chapter章节 87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344 阅读进度:88/634

伊百合直接按了挂机,佯装无事的笑笑:“不太熟的人!”

她知道在一个男人面前提另一个男人,绝对是个禁忌,何况昨晚单冰亚吃了藤南川不少的醋,她可不想因此弄巧成拙了。

单冰亚似乎不信,挑眉等待她进一步的解释。

伊百合却噤了口,自顾自的泡了杯咖啡,慢悠悠的喝着。

两分钟后,电话又一次的响了,还是藤南川打来的。

伊百合依然没有接。

单冰亚的眼神显然更加质疑了。

人在他人屋檐下,伊百合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终于开了口,“不想接。”

她边说边看他,单冰亚的眼神不经意间飘向别处,似乎并不以为意。

于是伊百合只能编了一个小谎:“以前炫舞的一个客户,不知道怎么有了我的手机号,都拒绝了,还是不断的打扰我!”

她说的时候表情为难的看着手机,其实是不敢看他的目光,怕被拆穿。

单冰亚也不知道信了没有,只是恩了一声,也就没再问。

伊百合也就顺带说:“虽然我们昨晚上床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定的自由空间!”

说完这句话后,伊百合料定单冰亚会生气,会黑脸,但是他没有。

她不得不再次感慨,这男人的心难以捉摸。

单冰亚眼神深了深,笑道:“我明白!”

伊百合揉了揉眉心:“你明白就好!”说完就要上楼去了。

她刚走了一个阶梯,单冰亚却在身后叫住她:“百合!”

伊百合转过头看他。

“昨晚,你感觉怎么样?”

伊百合想了想,便答:“还不错,我挺享受的。”

单冰亚笑了声:“我们以后继续?”

伊百合想也没想便答:“行!”

她目前对这段关系并不反感,多陪他上几次床也没什么,反正这也是她情妇的职责之一。

单冰亚意味深长地一笑。

顿时,伊百合有种自愿掉进狼窝的感觉。

回到房间的时候,伊百合趁单冰亚不在,就立即给藤南川回了个电话,可惜电话那边迟迟没有人接。

伊百合有些担心,毕竟昨晚是她主动拉着藤南川去参加伊氏的年终会的,万一他中招了,凌波丽没有害成她,反而连累了他,她的心里会很愧疚。

怎么说藤南川都是在帮她,虽然他以前对她做了那样的事,但昨晚的事明显是她不对。

伊百合不放心的又打了几个电话过去,终于在第三次铃声响了半分钟的时候,电话那边被人接起了。

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子,伊百合怔了一下,心中不好的预感在扩大。

只听见那女孩娇滴滴地说:“你好,他在浴室呢……有什么需要我转告的吗?”

如果只是单纯帮忙接电话,可以说‘没空’、‘正在忙’等等理由,为什么要点明藤南川在浴室呢?何况藤南川的手机并不是随便一个女人都能拿得到的。

伊百合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女人跟藤南川的关系不一般。

也许藤南川昨晚中了招,却也找到了很好的解药。

她了然于心的松了口气,毕竟像藤南川这样的身份,主动送上门来一度**的女人会很多,她或许并不该为他担心。

伊百合淡然的对着电话说:“嗯,那我待会再给他打电话,谢谢你了!”

说完撂下了电话,心里在揣测着藤南川跟这个女人的关系。

不多时,藤南川很快又把电话回了过来:“百合?刚才牛奶洒在了衣服上,我去换了一件。”藤南川回过来的电话,头一句话就是跟伊百合解释。

伊百合却觉得意外,听他清冷的声音似乎正在生气,

她笑了笑:“怎么语气硬邦邦的,美人在怀应该高兴才对啊!”

“百合,你别误会!”鲜少听见藤南川这么急切,“沈小姐只是来送文件的,她……哎。”

“我知道的,没误会……”伊百合的声音沉静的让人意外。

毕竟藤南川又不是她的什么人,他完全没有必要向她解释,她也没那个立场干涉他的私生活。

“对了,你刚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伊百合想了想,还是恢复正题。

“我就是想问你昨晚有没有事?”藤南川的声音亦如既往的透着关心。

伊百合听了心一沉,连忙问:“我没事……”

“凌波丽给我们敬的那杯酒里有问题。”藤南川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头深深皱起:“我也是喝下去之后才知道的!”

“……”伊百合有些无语,看来她真是猜对了,还好昨晚她没喝那杯酒。

只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跟藤南川解释了。

她没喝那杯酒,他却喝了,她怀疑了却没有告诉他,甚至一走了之,伊百合总觉得心里亏欠了藤南川一个很大的人情。

“你……没事吧?”她试探性的问。

藤南川倒也没怪她不讲义气,只是道:“昨晚一个人去医院打了吊水,今早才回来!”

伊百合听了心里更加不好受了,她可不想亏欠一个男人太多。

虽然藤南川也欠了她,但昨晚的事,并不是她有心想要报复他的。

“你现在在家里吗?要不要我过来看看你?”伊百合顺口就这样问了。

“嗯。”藤南川想也不想就点头,想起他们是在打电话,又立即应了一声。

“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过来。”伊百合说完便撂下了电话。

刚一转头,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她的背后,吓得伊百合身子一颤,差点站立不稳。

“你在跟谁打电话?”单冰亚冷冷的问,步子一步步的逼近。

伊百合万万没有想到,单冰亚会跟着她上了楼,她还以为他会直接去公司,或者处理什么别的其他事。

现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刚刚她跟藤南川的那通电话,他又偷听了多少?

伊百合慢慢向后退去,无视他像刀子一样的眼神:“没什么,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单冰亚似乎打算刨根问底了,越来越贴近她。

“普通朋友!”伊百合避开他灼热如火的目光,却被单冰亚直接按在了墙上,他的双臂禁锢着她,将她困在他跟墙壁之间。

“你干什么?放开我!”伊百合大力的推着他靠近过来的身子,却不料单冰亚并没有碰她,而是直接伸手从她的手机夺了过去。

“还给我!”伊百合想要去抢,却没有够着。

单冰亚将她的手机举得高高的,翻看了她的通话记录后,脸色一点点的冷了下去。

他恨的咬牙,声音怒气冲冲的:“昨晚我没有满足你吗?为什么还要瞒着我,跟藤南川联系?”

伊百合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她有些反感男人这样直接拿走手机翻看她的通话记录,那是对她的一种极度不尊重。

“单总,我想你应该搞清楚,我们只是情人关系,你没有必要干涉我的私生活,管我跟哪些人交朋友!”伊百合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的说。

单冰亚的神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伊百合只是淡淡的挑眉:“难道我说的不对?是单大总裁亲口说要包养我的,我们本来就没什么私下感情,最多也就算是身体之间的感情,何况你刚刚自己也答应过我,会给我自由的空间?”

单冰亚咬牙切齿:“对,很对!”

伊百合笑了:“既然这样,你还介意什么呢?别忘了,你的未婚妻是乔妍玉,不是我!”

她微笑着提醒他,唇边浮现几不可见的嘲弄。

nbsp;单冰亚神色颇冷,眼底的冰冷像是刀子一样剜着她。

见状,伊百合思考了一番她刚说过的话,也不觉有什么不妥,单冰亚这么大的反应兴许是她一语道破了事实。

本以为她以为他会气愤的甩门而去,或者冷落她好些日子,没想到过了一会,单冰亚竟然笑了。

他倾身过来,在她耳垂上惩罚性的咬了一口,目光紧紧的盯住她:“这么说,只要你做了我的未婚妻,我就可以管你了?”

伊百合别开眼去,凉凉的一笑:“为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单总的未婚妻位置,你还是留给别人吧,我可不想再被人下一次药了!”

她以退为进,眸心清冷,语调很好的挑起了他的征服欲跟疑问。

果然,单冰亚脸色一变,黑眸里闪现一抹疑惑:“下什么药?发生什么事了?”

伊百合状似无奈的耸耸肩,妩媚的小脸上有着忧愁的神伤:“其实也没什么事,我不就是跟一个有妇之夫纠缠吗?被人家警告也很正常。”

“什么有妇之夫?你又跟那个男人扯上了?”单冰亚浓密的眉头再次皱起,声音又冷又硬。

“我还能跟那个有妇之夫纠缠啊?不就是我那个同父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吗?我现在没名没分的跟他在一起,他误会我是想利用他就算了,我那个姐姐为了拆散我们,还故意给我跟另一个男人下药,想要陷害我,结果这个有妇之夫不但不帮我,还责怪我背着他跟那个男人有联系?”伊百合故意用这样的方式吼出自己的委屈,盈盈秋波涌出哀戚的神色,又气又恨的说道。

滴泪就那么啪的落在衣襟上,接着两滴、三滴……越来越多的滴落下来。

古语说的好,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对付男人,尤其是像单冰亚这种强悍的,不容易轻易搞定的,唯一的对策便是示弱示柔。

你强必然强不过他,不能用鸡蛋去碰了坚硬的石头,你粉身碎骨,对方却不痛不痒,所以,唯有以柔克刚才是正解。

伊百合哭得无声无息的,反而更显得楚楚可怜的委屈。

单冰亚显然是听懂了,他目光震惊的看着她:“你是说乔妍玉对你跟藤南川下了药?”

伊百合咬唇点点头,依旧泪痕点点。

一时间,房间里很安静,只剩伊百合抑制不住的轻轻的抽泣声,和单冰亚仿佛胸口压了块大石头般浓重的喘息声。

单冰亚显然已气极,胸口剧烈的起伏,像强压着什么。嘴唇青白,不见血色,满腔怒火无处可发。

他伸出手臂想要拥住她,伊百合却装作赌气一样躲开,不理会他。

单冰亚有些抓狂了,看着她像看恶人似的看他,心里更是百爪闹心似的难受,手一扬,狠狠的在墙壁上捶了一拳。

伊百合的心随着他的动作提了下心,从没想到表面看来这么冷静沉稳的男人,也会有这么暴戾怒气的举动。

看来,单冰亚是真的生气了。

乔妍玉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

过了很久,单冰亚终于开口,“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她来伤害你了。”

声音显然还是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从他的神色中可以发现一种下定决心的决然,跟以前只是在试探她的反应不一样,这一次他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伊百合努力的再挤出几滴眼泪,泪眼朦胧的望着他,带着希冀和期盼:“亚,谢谢你!”

这是她第一次唤他亚,而不是单总,证明她在心理上已经开始渐渐为他打开心扉了。

至少单冰亚是这么认为的,这也更坚定了他要跟乔妍玉分手的想法。

他伸出手臂,将伊百合拥入怀中,抱的紧紧的。这个女人,从今往后,纳入他的羽翼之下,由他单冰亚来保护。

伊百合顺势倚在单冰亚的怀里,娇娇媚媚的样子,让人怜惜心疼不已,眼底却一闪而过的划过一抹诡谲。

她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单冰亚很快就会为了她跟乔妍玉真正的断了。

其实单冰亚能这么快下定决心也是她没有想到的,要怪也只能

怪乔妍玉那对母女太心急了,居然直接在宴会上给她下药。

她们一定没有料到,原本想要陷害她跟藤南川的春药,到头来不但促成了她跟单冰亚的好事,还因此让单冰亚看清了乔家那一家人的本质,伊百合反而在无形间博得了他的同情分,再加上她擅于跟男人演戏,三分情七分真,还不逼的单冰亚非甩了乔妍玉那个女人不可。

哈哈,伊百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随机应变能力这么强,居然能把劣势变优势。

现在,她就等着看乔妍玉她们母女落败伤心的好戏吧!

午后的阳光,暖暖得照得一室碎金,他们就这样静静的拥着,再看,已经夕阳西下,再过半刻就连最后一丝光亮都会消失殆尽了。

伊百合想起中招的藤南川,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她答应过会去他家看他的。

单冰亚也不好再阻止伊百合,毕竟是乔妍玉给他们下的药,他没有保护好她,也是他的责任。

但是伊百合离开前他还是跟她约法三章,规定了她跟藤南川见面的时间,还特别要求她在晚餐前一定要赶回来陪他一起用餐。

伊百合自然是先敷衍着答应了。

按照藤南川发给她的地址,她独自开车出了门。

路上想起藤南川说他一夜都在医院,刚回的家,她又兜去西南角打包了一碗热腾腾的粥,再往他住的地方开去。

藤南川住的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别墅区,依山畔水,风景怡人。

他就一个人住,只聘请了不多的几个佣人定时过来打扫。

这些年藤南川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习惯自己照顾自己,生活独立,不喜欢佣人经常在身边伺候。

藤氏家族主要的豪宅都在英国,国内只有藤南川跟藤子婷兄妹两个人,但他们兄妹俩一向都各忙各的,平时也不经常见面。

半个小时后,伊百合的车停在了藤南川别墅的门口。

从外往里往去,可以看见那修饰精美的园林景致,开阔的大片绿茵草地,和欧式的风味花园。

别墅的对面便是无敌海景,望之心旷神怡。

伊百合下了车,按响了门铃,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什么动静。

她以为藤南川等了好久不见她来,已经有事先离开了,只能转身上车。

正准备开车回去时,伊百合的手机响了起来。

打开来一看,是藤南川的。她犹豫了下,接通了。

藤南川急迫的声音传了过来,“百合,你别走。站在那儿不要动。”

伊百合微微愣了下,紧接着,电话里头响起喘气声和匆匆的脚步声。

她一回头,就见藤南川穿着单薄的浴袍站在她的身后,他的头发**,发梢处还有些泡沫。他手里握着手机,胸膛一起一伏的,重重地喘着气。

伊百合本来想说些客套话就回去的,可是看到他这副模样,一下子便有些不忍。

她冲着藤南川笑了笑,“刚从医院出来,怎么还穿这么少?”

藤南川妖孽的俊脸上从看到伊百合那一瞬起,就挂着惊喜,他连忙解释:“刚在洗头,所以没听见门铃声。后来我从窗户一看,就看到了你的车。”

伊百合失笑道:“这么冷,你怎么还把窗打开来洗头?”

“你刚电话里说,你要来看我。我昨晚在医院里没来得及换洗,又担心等不到你,所以就把窗给开了。”

藤南川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想必是昨晚那春药的药效,让他全身燥热,连嗓子都哑了,伊百合心里微微有些过意不去。

“我们先进去再说吧,这里冷。”藤南川主动邀请她进去,伊百合再也不好推辞。

穿过别墅院子里花园景致的一大片绿茵草地,绕过碧波涟涟的露天游泳池,藤南川带着她走进别墅里面。

门口有一条舒适的通道,铺着浅米色的地毯,地毯上有着欧氏风格的图案。

一看,便知道主人对西方的风情,浸染极

深。

主要的色调是米色和浅粉色的配合,看得人舒服之极。

周围同样洋溢着米色灯光,一盏一盏,如同银河霄汉。

墙壁上挂着各种风格的画框,画框里面的油画十分雅致,带着西方风味的风景画浮世绘,令人身心愉悦。

伊百合一看就知道那都是大师作品。

价格不可限量。

跟在藤南川的身后,穿过走廊来到正厅,伊百合忍不住轻呼一声。

好美!

光鉴照人的墨色大理石地面将人影映照得带些神秘莫测,各式家具明明是华丽的欧洲洛可可风格,镶嵌着各类珍贵宝石的大小摆设,尊贵时尚揉合了纤巧和华美。

然而在花纹和帷帘,以及随处可见的镜子运用下又透出东方迷幻美,竹木结构运用得恰到好处,仿若走进一个不辨时空的梦境,太虚幻境。

这间别墅里的装潢不愧是藤南川特别请他在英国的著名设计师朋友为他量身设计的,果然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奢华唯美的感觉。

伊百合在藤南川的带领下,在他的别墅里参观了一圈。

经过餐厅的时候,她留意到餐桌上余有残渣的西式餐盘,伊百合见状便知道他已经吃过饭了,她手里的粥似乎也无用武之地了。

“原来你已经吃过了。”

藤南川点了点头,他的目光移到伊百合的手上,妖孽的脸上倏地有了几分欣喜,“你给我带了粥?”

“嗯,不过看样子你已经吃过了,我忘了你只爱吃西餐,帮你打包的粥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这样吧,我帮你把粥先放到冰箱里去,你明天若是想试试中餐,再拿出来尝一尝。”

这么多年没见了,伊百合确实忘记藤南川的喜好了。

他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这些年又一直在西方生活,养成西式的饮食习惯很正常。

何况她打包的这种粥,是中国特色美食,他不一定吃得习惯。

伊百合说着就往冰箱那儿走去,藤南川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别,我待会吃就好。刚刚我没吃多少。”

伊百合瞥了眼餐桌上足足有她的脸那么大的餐盘,而且从残渣可以看出,他刚刚应该是吃了自己煎的一大块牛排,他还有肚子吃得下吗?

“真的?”伊百合的语气里多少有些质疑。

“真的。”藤南川连连点头,笑的妖异魅惑,他一边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一边说:“百合,我给你泡杯热牛奶驱驱风寒,你先在沙发上坐坐。”

伊百合抓住他的手,“你先别忙了,让我来吧。你的头发上还有泡沫。现在你去洗干净,我去给你把粥给蒸热了。”

藤南川灰蓝色的眼瞳里闪过一道光亮:“好!”

他反握住伊百合的手,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百合,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真的。”

伊百合推了推他,“去吧。别说这么多话,小心又着凉了。”

她转身在厨房里给他热粥,不到一会,就听到藤南川的脚步声在她身后停下,“百合,你买了什么粥?”

“瘦肉粥。”

藤南川凑前闻了下,俊脸蛊惑:“真香,在西南角买的?”

伊百合惊讶:“你吃过?”

“我的助理曾经给我买过一次。”藤南川答道。

伊百合笑了笑:“是刚刚电话里的那个沈小姐?”

藤南川脸色微漾,立即解释:“百合,我跟沈小姐不是你想的,昨天晚上我……”

“对不起!”伊百合打断他的话,突然诚恳的跟他道歉。

他的春药到底是怎么解的,她没兴趣知道,也没有立场知道。

但昨晚的事,真的是她对不起他,她有必要好跟他说声对不起。

伊百合知道乔烟玉跟凌波丽都恨透了她,不可能那么好心会主动给他们敬酒,所以她下意识地没有

喝乔妍玉的那杯酒。

但,她实在没有办法阻止藤南川去饮下那杯酒!

藤氏家族在商场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单冰亚未婚妻的敬酒,自然是不好退却的。

何况昨晚藤南川是自己抢着先喝了,就算她有心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现在看来,那杯酒,一定已经被下了春药!

凌波丽给乔妍玉出的这招真够阴毒的。

想尽办法让她跟藤南川喝下了药的酒,想必她们的下一步计划就是拍下他们‘情难自制’、‘欲海翻滚’的照片拿给单冰亚看。

幸好,她警惕高才没有中她们的诡计,但是却连累了藤南川。

“不是你的错,是那杯酒里有问题。”藤南川声音温柔的宽慰,担忧的问:“昨晚,你有没有事?”

伊百合媚眼闪烁:“放心吧,藤哥哥,我没有喝!”

只不过虽然她没有喝那杯酒,却跟单冰亚发生了关系,这恐怕就连乔妍玉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你没有喝,那太好了……”藤南川蓝灰色的眸子里露出欢喜的神情,他突然拉过伊百合的手,一双凤眼,半明半寐,牢牢地盯住她:“昨晚幸好你先离开了,不然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会伤害你。”

伊百合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一股热流划过。

没有想到他这么在乎她的感受……

她定定的看着藤南川这张妖孽的俊脸,干净、温柔、成熟,魅力逼人。

他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她?

是伪装,还是天性使然?

“怎么,你不相信我?”藤南川看着她质疑的表情,挑了挑眉,轻笑。

“不,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要帮我?难道你不怪我吗?”伊百合眼底掠过一抹惊疑不定,不安的表情。

藤南川笑了笑,眼中点亮了小小的温柔的光晕。

在他的眸心深处,伊百合似乎看见一场樱花雨缓缓落下。

“怪你?我只怪我不能阻止你!”藤南川看似懊恼的摇摇头,言语温润如玉:“虽然我劝过你,让你不要接近单冰亚,但是你一心想回到伊家,报复乔家那些人,我也不能阻止。乔妍玉跟凌波丽她们都不是好对付的人,我是不愿意看到你陷入被动尴尬的境地。”

听到他说的这番话,伊百合只觉得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一下,如果藤南川说的这番话都是真的,她或许应该重新认识下他这个人。

但她毕竟不是三岁小孩,知道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藤南川这样对她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究竟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他越是掩饰的不易察觉,她就越想看个清楚。

“你这样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伊百合故作困惑的一笑,有意试探他道。

如果他另有目的,就一定会借此发挥。

可是藤南川却是温柔的看着她,眸光深邃惑人:“想报答我的话,今晚就留下来陪陪我好了?”

“嗯?”

不待伊百合回答,他顿了顿,又急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一个人住这么大间房子,寂寞了些……”

伊百合想了想,虽然答应单冰亚要早点回去,但藤南川的这个人情也不能不还,反正只是陪陪他而已,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他。

藤南川高兴得一直弯着眉毛,妖孽的俊颜上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晚上,伊百合陪藤南川一同吃完饭,两人又聊了一会,她便回了藤南川给她特意安排的房间里。

这个房间里的布置很漂亮,清新淡雅,是她以前很喜欢的风格。

伊百合留意到,房间里床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一张素描,而非相片。

伊百合只看了那张素描一眼,便愣住了,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那是一张女子侧面的素描。

r>

画的很好。

虽然只有寥寥几笔,却可以看出绘者的用心。

每一笔,似乎都行云流水,充满灵气。

女孩有着削瘦的脸颊,一双闪闪动人的明亮眼睛,鼻梁挺直,嘴角精巧地弯着。

她笑得很美,就好似一朵含苞绽放的纯洁的百合花。

但是,不知怎么的,却又带了些忧愁的韵味……

伊百合看呆了。

手指轻轻在相框上面滑过。

这张素描上的女孩,不正是自己吗?

这……是藤南川给她画的画像?

什么时候,她怎么不知道?

借着月光,她发现素描的女孩旁边,有一行细细的小字母。

那行字母是……ybh,i,love,you!

意思是,伊百合,我爱你!

难道……藤南川以前真的有喜欢过她?

要不然,这张素描上的她,他怎么会把她画的这么逼真。

一颦一笑,每一笔一画,都这么惟妙惟肖,用尽心思,观察的细致入微。

小时候,她跟藤南川、单冰亚、言泽寺四个人一起长大,却各有各的兴趣跟喜好。

藤南川天生喜欢画画,而且素描画的很好,是遗传了他母亲的绘画基因。

但是藤南川不常作画,因为他是大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对他们这种身份的少年来说,不应该有自己的私人乐趣,他唯一的兴趣就应该是经济和管理。

以前每次藤南川画了一幅自认为很好的画,在藤家都得不到认同,他很伤心低落,都是伊百合来劝他的。

所以她很了解他,他是天生的画家,却因为后天家族的关系,不能一展所长。

渐渐的,他不再喜欢作画,甚至放弃了从小当画家的梦想。

伊百合不知道什么时候,藤南川曾经亲自为她作过这张画像。

真的很逼真……

这应该是他的画意生涯中,为数不多的一部作品吧?

她正静静端详着,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风,像是有人进了这个房间。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敏锐的。

此时房间里并没有开灯,但正对着一缕如泣如诉的银色月光。

月光轻柔地勾勒出每一件家具的轮廓,所以伊百合才能借着光看清楚面前的这张放在相框里的素描。

但是房间里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人?

难道是窃贼?

有人入室抢劫?

若是寻常女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叫。

但是伊百合毕竟不是普通女人,她只用了半秒钟的时间,便反应过来了。

若真的是窃贼,哪里可能在黑暗中静静地站了那么久,早就去翻箱倒柜了,而且这严防死守的别墅,又怎么可能容许窃贼进入?

这个人,绝不可能是别人。

他一定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伊百合缓缓转头,不出意外地看见藤南川那高大身影,正站在她身后的黑暗之中。

他的一双妖孽的凤眸,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好似,一直这样看了许久。

伊百合悚然一惊!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手上捧着那个相框,里面素描的女人正是自己……

伊百合,只觉得一瞬间心跳得很快很快。

一下一下,在胸腔里面,怦怦地跳动着。

藤南川到底什么时候来的?

为什么他连说也不说一声?

他怎么可能出现的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

伊百合正困惑着,就见藤南川突然迈开了步子,缓缓的朝她走来。

他蓝灰色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异样的光芒;俊美的轮廓,流利而极富男人味;唇角,带着些不明所以的魅惑笑意;脖颈和肩膀的肌肉,强悍而俊美。

最惹眼的是他那一头华丽的金色长发,一缕缕淡金如缎,披散在肩头,有几缚飘落在他的颊边,使他看起来格外性感。

伊百合看得不禁愣住了,这才注意到藤南川只穿着一件浴衣,像是刚刚沐浴后的模样,多了种妖艳和勾魂的韵味,有一种妖孽一般的野性和内敛。

宽阔的肩膀,栗色肌肤被浴衣衬托得更加充满男性的力量。

伊百合不禁感叹,一件浴衣而已,他竟然可以穿的这么美!

不愧是混血儿,长得就是比常人好看,在月光下的藤南川就像是一个魅力四射的妖精!

如果他是女人的话,伊百合相信自己一定会嫉妒他的。

藤南川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近。

伊百合突然觉得好似丢掉了呼吸,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手里的相框差点都要拿不稳了!

她承认自己对美男没有抗拒力,正所谓,食、色,性也。

她伊百合终究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的人,在面对如此秀色可餐的男人时,心中会颇为荡漾也是正常中的正常。

拢了拢头发,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一步,将相框放在床头柜上。

藤南川的目光仿佛被那个相框吸引到了,他伸手绕过伊百合,将那个相框拿到身边来看了看,然后又放了回去。

“这五年来,我都是靠着这张素描相,来思念你的,我的百合!”

他魅惑的眸子如星星般闪亮,俊美的脸上轮廓深刻,鬼斧神工,声音轻柔低沉却又似透着一股哀怨。

“我把这张你的素描放进相框里,摆放在床头柜边,就好像我每天晚上睡觉前,你都在我身边陪着我一样!”

伊百合怔怔的看着他,此时藤南川蓝灰色的眸子迷离,带着一种神秘的性感。

这世上,大概没有女人能够抗拒这样的眼神吧。

温柔,魅惑,又带着一种微微祈求的味道……

下一秒,藤南川突然将她狠狠地拥进怀中!

伊百合下意识地无法思考,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她的心跳得好快,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个梦!

他到底想干什么?不是说好她只是单纯的留下来陪他的吗?

“而如今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藤南川突然启齿,双手轻轻的捧起伊百合的脸颊,柔和的蓝眸中带着一丝执着:“因为你回来了,我的百合,你终于回来了,回到我的身边了!”

话音未落,藤南川已经在黑暗中吻上了伊百合的额头!

一路继续向下,沿着流利挺直的鼻梁,稍稍犹豫,便好似蝴蝶一般停留在她樱桃一般的唇边。

伊百合的心猛地一颤,下意识地转头避开他:“藤哥哥——”

“不要拒绝我。”

藤南川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的味道。

沐浴后的他,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带着妖孽帝王的霸气,丝毫不允许她逃脱。

他身上潜意识里的恶魔因子,好像被激发出来了!

可是伊百合下意识地觉得不妥,又不好直接拒绝他,只能用双臂勉强环住他的腰,试图找个支点再逃掉……

藤南川的眼中带了些渴求的味道:“不要拒绝我……我等了太久……太久……好不好,百合?我的小女人,你真像一个梦……一个我遥不可及的梦……”

“藤南川,你冷静点!”伊百合皱起眉头,拍打着他的背,可是他却依然不放松她!

br>藤南川哪里还愿意放开?

怀中伊百合的身体,温暖,芳香,腰肢纤细无比,令得他心境荡漾。

多久了……等了多久……期待了多久……

藤南川霸道地向前俯身,迫得伊百合不得不缓缓向后仰去。

纤细腰身,几乎快要拗断。

他的整个身体缓缓成钝角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