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章节 80(高潮)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19 字数:11062 阅读进度:81/634

“妖媚儿!妖媚儿!妖媚儿!”台下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呼,现场所有的男士全部都站了起来,大声的呐喊着。

伊百合很自然的站在了跳钢管舞的台子上,对她来说,这些欢呼都是理所当然的。

只见她高傲的仰着头,没有把在场的一个男人放在眼里。

伊百合总是这样,能入她眼的男人很少,选择男人她也是有自己独特的标准的,那就是这个男人身上必须有可以让她沉迷的兴奋点,也许是男人身上的特有的体香,也许是男人俊美的脸庞,反正总要能有一处可以吸引她的地方。

台下的男人看着伊百合,都高呼着,只有角落里一个人喝酒的寒澈表情淡漠,这个女人跟他在其它夜总会里见过的女人也没什么两样,他有些失望,端着酒杯想喝完这杯酒就要离开了。

极具诱惑的音乐声慢慢发出,只见台上的妖媚儿开始慢慢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她边跳舞边向四周仔细的观察着,希望今晚可以找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男人,好度过着漫漫长夜,一个又一个的诱惑动作惹得台下的男人很是兴奋。

隐匿在暗处的炎琨看着台上伊百合的表演,很是激动,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上次因为藤南川的阻碍,他没有吃到她,今晚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个妖精,他在台下痴迷又兴奋的看着,整个人沉浸在妖媚儿的诱惑之中。

寒澈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夜总会里的侍应生叫住了他:“先生,这好戏还没开始,你就要走了?”

寒澈听着侍应生的话转过身来,有些纳闷的问:“好戏?”

侍应生笑着说:“你不是专门为妖媚儿来的,就这样走了?你等着吧,好戏还在后面呢?”

寒澈听了服务员的话自然又坐了下来,他想看看侍应生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

伊百合在台子上做着一个又一个的高难度动作,每个动作都极具诱惑力,身材完美的暴露在外,修长白皙的腿更是显得十分的柔美,那黑色短裙刚好在大腿处,一些动作刚好让下面若隐若现。

台下的男人像是疯了一样,很多人还吹着口哨,其中一些男子直呼自己快受不了了,这个妖媚儿真是个骚女人。

伊百合的内心很是满足,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男人天生就是犯贱,就该是被她拿来玩,她听着底下男人们的欢呼声更加兴奋了,动作撩人的从裙子里面慢慢脱下自己的黑色丝袜,然后边跳着钢管舞边甩着手里的黑色丝袜。

“啊,啊,啊!”场面更加震撼了,有许多男人纷纷在台下高呼:“妖媚儿,我爱你,我太爱你了,妖媚儿,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王!”

一阵欢呼声过后,伊百合扔下了手里的黑丝到台下,妩媚的抛出几个飞吻,完成了表演。

因为膝盖受了伤,今晚只能表演一小段。

她站在舞台上向四周望着,视线了落在了vip座位上的熟悉身影身上。

糟糕,这个“恋尸癖”的烂人,怎么也在这里?

炎琨头上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理着干净利落头顶发丝略长还被造型产品弄得根根直立的贝克汉姆头,全身上下都是名牌,黑色坎肩配一条黑色长裤,胸前的衬衣开了好几个扣子,看上去狂野不羁,这个男人身上处处散发的都是迷人且危险的气息。

伊百合可没功夫打量炎琨这个变态男人伤势好了之后,这样的装扮是有多酷。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特意找上门来报复自己的。

上次在咖啡馆里,若不是藤南川及时出现,她就要被炎琨这个变态恶少给活生生的掐死了。

这种后台背景强硬,又天不怕地不怕的二世祖,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她还是少去招惹他为妙!

伊百合看了炎琨一眼之后,直接跳过来他,在夜总会的一个角落,她的眼神停了下来。

一个穿白色衬衣的干净男人在这个昏暗的氛围中看起来特别的打眼,这个男人正是寒澈,寒澈也毫不避讳伊百合的眼光,直盯着她看。

伊百合远远的看着他,似乎是记起这个白色衬衣的男人是跟炎琨一道的,他们之前在包厢里碰过面,这个皮肤白皙,长相像小生的男人似

乎对她的印象还不错。

这时候一个手持麦克风的男子走上台来开口说话了:“下面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候要到了!今晚在场的男士到底哪一位会赢得我们妖媚儿小姐的心呢?”

男子这句话一出整个夜总会又开始沸腾了,台下的男子纷纷大声叫着:“妖媚儿,选我,我很棒的,会让你很舒服的。”

有的男子一听连忙更加积极的争取:“妖媚儿,选我,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台下的男子越说越露骨,倒是伊百合刚看着的那个墙角的白皙男子表现得很漠然,还是一个人喝着酒。

炎琨自然是显得很积极,目光邪恶的坏笑,跟那些男子没什么两样。

伊百合在炫舞这些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在她眼里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床上就跟禽兽无异,换来换去都是那几个样,实在没什么意思。

她也很想找个新鲜的、刺激的、与众不同的男子玩玩新。

于是伊百合往后面走去,小声对着拿着麦克风的男人说着什么,下面的男人都屏住了呼吸,像是在等待着一个重要的宣判一般。

男子拿起麦克风大声地说:“今晚!今晚!今晚下半夜可以和妖媚儿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呢?大家想知道是谁吗?”

男子故意吊着台下所有男人的口味,炎琨边看边骂着男子快说。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呢?他,他,他,就是坐在角落那边的那位白色衬衣先生!”男子话音刚落,台下所有男人的眼光都向角落那边望去。

寒澈一看不对劲,怎么大家看向了自己,站在他旁边的夜总会侍应生笑着说:“先生,恭喜你了,你好运了。”

寒澈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衣,指着自己说着:“难道是我?!”

说着看着远处的妖媚儿,伊百合对他笑笑,这个皮肤白皙的男子的确是高大英俊帅气,但他身上独特的气质才是她选中他的原因,何况他是炎琨的朋友,她选择了他,炎琨自然不好找他们什么麻烦。

伊百合慢慢从人潮中向寒澈走过来,寒澈漠然的看着慢慢走近的伊百合。

未等他答应,伊百合直接挽上寒澈的手臂。

寒澈的动作有些僵硬,但是最终没有甩掉。

伊百合在心里暗笑,这个男人定然是没有多和女人打过交道,都不懂得怎么拒绝。

炫舞这个地方,她混了这么久,几乎是她的老巢了。

今晚她待在这里,和这个有趣的男人一起,一定是不寂寞了。

伊百合本想调戏一下寒澈这种不常来欢场玩的男人,正打算带他去她的专属包厢,这时一个人影冲上来,拨开人群,一下子就拉住了伊百合的手。

“今晚陪我,我不准你跟这个男人在一起!”霸道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怒气。

伊百合抬起头来,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熟悉的俊脸。

她有些意外会在这里见到言泽寺,还以为冲出来捣乱的男人会是炎琨,没想到竟是他!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知道我在炫舞等了你多久,你居然出来钓小白脸?”言泽寺不满的大吼,如此没有礼貌,除了他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伊百合有些莫名其妙,眉梢挑起:“不好意思言总,我有说让你等我吗?我又不是你老婆,也不是你女朋友,你干嘛管我?”

说完,不顾言泽寺愤怒扭曲的脸,拉着寒澈就要离开。

谁知言泽寺如身畔夹杂着如此凄彻的风,阻挡在两人的面前,他的眼底结着一层薄薄的冰,而冰层下,是那般炽热的火焰。

“不许走!”他的眼神嫉恨的盯着伊百合拉着寒澈的胳膊,愤怒的吼道:“你放开他!”

“他今晚是我妖媚儿的上宾,你凭什么让我放开他?”伊百合抿嘴一笑,不但没有放开,反而还搂得寒澈更紧了些。

“妖媚儿?”许多年了,言泽寺却依旧像个孩子,他眼底的火焰冲破了那层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薄冰,他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伊百合另一只手,巨大的力量如同野兽:“你明明就是伊百合,是百合,百合,我的

,我的!”

“这位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一旁的寒澈见伊百合脸色有些难看,展现他优雅的风度为她挡驾。

“误会的人是你!”言泽寺蛮不讲理的将伊百合拉入自己的臂弯,挑衅的望着寒澈:“她是我的。”

“可这位小姐刚刚选的人是我。”寒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就这样跟言泽寺对上了,另一只手也揪住伊百合的不放。

寒澈没想到自己会被妖媚儿看上,本来还想着自己下半夜还有个艳遇,没想到就被冲出来的言泽寺搅合了。

刚刚他听那个侍应生说妖媚儿挑选男人都是很苛刻的,如果当晚没有她看得上的男人,她宁愿结束游戏也不愿随便找个男人了事,自己在这么多男人中被她选上,看来他还是挺有魅力的,而且这个妖媚儿看上去也挺不错的,他正想着跟她来个深入了解,怎么肯轻易放手。

言泽寺有些激动了,竟然有人敢不自量力的跟他抢女人?

他双手一起抱住伊百合,直接朝寒澈脸上打了一拳,两个男人就这样纠缠在一起,打了起来。

伊百合双手抱臂,站在一边很是淡然,男人为她打架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惹上言泽寺这家伙,她突然觉得很不耐烦,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由于人太多,掉了自己脚上的一只红色高跟鞋。

这一幕全数落在不远处的炎琨眼中。

他从捡起地上掉的那只红色高跟鞋,放在鼻端嗅了嗅,眼睛瞄向伊百合离开的方向,目光里闪过一抹精光。

本来伊百合今晚挑选了寒澈正中他的下怀,他知道这个小妖精有意避开自己,而寒澈高大英俊的形象一般女人都喜欢,他就故意借口来炫舞谈生意,特意带上寒澈,放他在大厅里喝酒,自己则隐匿在暗处观察。

他料想有寒澈出马,伊百合一定会选择寒澈,他跟寒澈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到时候两人一起分享美人,还可以来个双龙戏凤。

没想到原本一个完美的计划,竟然被横空杀出的言泽寺搅乱了。

炎琨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言泽寺这样身份的男人竟然会出现在炫舞,还当众要带走伊百合,甚至不惜为了她跟寒澈大打出手。

有意思,有意思,实在太有意思了!

炎琨本来以为,伊百合只是夹在单冰亚跟藤南川之间左右逢源,现在看来被她钓到的男人,远不止这么两个人,连言泽寺也参和进来了,可见这个女人不一般啊。

真是太好玩了,炎琨摸着下巴,挑眉的一记轻笑。

看来他真的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舞女,现在不仅是报她胆敢打自己之仇了,他现在更有兴趣想知道,她和单冰亚、藤南川、言泽寺这三个不简单的男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伊百合从夜总会里出来,靠在墙上不断的喘着气。

那个言泽寺是不是疯了?居然当众跟人打架,还高呼出她的真实名字。

要知道,干她们舞女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被客人知晓真名,那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正打算就这样回去了,这时一个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伊百合自然知道来人是谁,想挣扎开来,言泽寺却越抱越紧,低声在她耳边说:“不管你是妖媚儿,还是伊百合,都是我的。”

伊百合听着感到很好笑,言泽寺永远也改不掉他霸气的毛病,他一向如此,占有欲如此强大,不论对方是否心甘情愿。

伊百合使劲挣扎着推开他,很凶恶的朝言泽寺大骂着:“你还真恶心,我怎么就是你的了。”

言泽寺的眼神依旧执着,他完全顾不了那么多,刚刚才在夜总会里面打了架有些激动,他还没等伊百合说完,双手便抱住她的头,一张嘴直接堵了上来,加重了他全身的力量在伊百合的嘴上不断的吸允着。

伊百合努力的挣扎根本无法与他的蛮力相抗衡,他逮住她的唇,男性的气息一再的袭击她的大脑。

两人的呼吸都越来越重,彼此的渴望也越来越多,喘息声夹杂着阵阵汗液味,两个人都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彼此呼吸都开始困难了,两个人才松开了嘴,言泽寺气喘吁吁的看

着满脸绯红的伊百合,他轻抚着她发烫的脸问着:“你还想要吗?”

伊百合嘴角微微骄傲的说:“到底是你想要还是我想要?”

她妖媚儿从没有主动想要一个男人的时候,都是那些男人求着急迫的想要她。

言泽寺笑着说:“其实我们彼此都想要吧。”说着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伊百合假装推开他,瞥了他一眼说:“对不起,我不想要。”

这招欲拒还迎,一定能杀个回马枪,她敢堵是男人都会再追上来。

果然言泽寺走上前,再次抱住了她。

伊百合很冷淡的说:“你想干嘛?”说着想再次推开他。

言泽寺一只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另一手也开始转进她的裙子底下,嘴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今晚给我,我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伊百合媚笑着拒绝:“别以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不是所有男人都入得了我的眼的!”

“哈哈~!你还真变得有点意思?怎么?难道你是想反过来泡我?我愿意啊!只要今晚晚上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愿意被你当作牛郎泡一回。”言泽寺大言不惭的说着,想上前去抓住她的手。

伊百合听着他的话心里很是满足,本来她是真的不想理会他的,没想到言泽寺这个堂堂言氏集团的总裁、言家的指定接班人,为了可以得到自己,居然愿意被她当作牛郎,反过来让她瞟?

真是太好笑了,这要是传出去了,多半会被人笑掉大牙。

“就算是你倒贴给我,我也不想要,今天我想要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你!”伊百合冷冷一笑,轻蔑的口气说。

“但是我今晚想要的女人可是你呀!我都在炫舞等了你这么多天了,你今晚就行行好,跟我在一起吧?”言泽寺央求着伊百合,眼里是孩子气的占有。

如果他以为她伊百合还是曾经那个任他为所欲为的小女孩,那么他就大错特错了。

“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的男人,我是不会要的。”伊百合故意这样说,就是想打击一下这个男人。

“别呀,百合,不然我给你钱……”言泽寺有些焦急了,生怕伊百合再次从他身边溜走。

“都说了不是钱的问题,我伊百合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要的!”伊百合大声的反驳,假装想离开这里,言泽寺见状立马拉过她的手,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别这样!”他温柔的对着怀里的伊百合说,手臂越收越紧。

此时此刻,言泽寺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小孩。

有一瞬间,伊百合想起了小时候的时光,那些懵懂的岁月。

一个玩泥巴的脏兮兮的小男孩,将手里的泥巴恶意的粘在穿着粉色衣裙小女孩的漂亮裙子上。

小女孩被他欺负的哭了,小男孩不知所措的用他那脏兮兮的手,给小女孩擦干眼泪,用他那暖暖的身子拥住她、哄慰她。

那些时光如此单纯,不夹带爱与恨的力量。

长大,真的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无可奈何的悲伤……

“够了,放开我!”伊百合挣脱开他的怀抱,这样一直抱着,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可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臭小子。

而此时的言泽寺全身发烫起来,他真想马上要了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想着他直接拉着伊百合往他的车走去。

“你干嘛!放开我!”伊百合挣扎着,想表现得逼真一些。

“你别这样,配合一点不好吗?”言泽寺说着直接把伊百合推进了他的跑车里。

现在他需要的就是一张可以让他翻云覆雨的大床,言泽寺突然想起言氏集团旗下的酒店好像有一家就在这附近,他立即驱车赶到这家超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你干嘛!”伊百合看着言泽寺的眼神流露出的渴望,明白了他的意图,微微眯眼,仍由他拉着自己的手下车,直接上了酒店电梯。

电梯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人,不断的发出上行的声音,言泽

寺侧过头看着伊百合红润绯红的脸颊,那精美小巧的锁骨下正是一对诱人的果实,他不由咽了下口水,恨不得马上扒开她的裙子,啃噬这个妖精。

出了电梯,言泽寺带着她向走廊里最里面的一间走去,伊百合看着这些房间,都没有编码,她有些奇怪,这些房间怎么会没有编码。

只见言泽寺从口袋里拿出了张卡刷开了房间的大门,伊百合想着这小子对这房间还挺熟悉的,这房间应该是他的根据地吧。

言泽寺站在门口坐了一个弯腰的姿势说:“伊小姐,请!”

伊百合想着尼玛现在玩什么,明明是个流氓还装什么绅士,伊小姐,呵呵,还真搞笑。

屋子里黑漆漆一片,言泽寺触碰到开关,打开灯,顿时整个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

伊百合的眼睛朝房间里面望去,顿时整个人惊呆了!

那里有一个像球一样的钢架床,床上铺着巨大的白色床单,钢架上有着手铐、鞭子、面具,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情趣房吗?

在旁边她还看见了一套白色的薄纱裙子,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曾经她也穿过那样的裙子,给那三个恶魔玩弄。

仿佛是触景生情,伊百合的大脑‘懵’了一下,脸色有些发白。

言泽寺从侧面走过来搂住她,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怎么了?这种玩意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还害羞吗?”

伊百合嘴角僵滞的扯了扯,整个人有点兴趣缺缺,似笑非笑的说:“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改不了当年的嗜好!”

话语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但是言泽寺并没有在意。

他直接脱下裤子,整个人光着身子在伊百合面前,毫不避讳的一把搂过她的双肩,仿佛他们是很久没见的旧情人一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洗?”

“你先洗吧。”伊百合瞥了瞥嘴道,她才不要跟他一起洗。

言泽寺笑着走进浴室,伊百合把高跟鞋脱了,光着脚慢慢走向那张床,仔细研究起床边这么些玩意来。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弄的?

伊百合环顾四周发现还有一个插座连着这张床,线上还有一个指示板,上面写着上、下、晃动、震动、摇动、45度、90度。

她蹲下身看着,按了晃动的按钮,整张床就开始晃动起来。

“哈哈,真好玩。”伊百合坐在床上,顿时来了兴趣,这种床还真有意思。

她再按了上,这时床的一边开始摇上了起来,“啊!”

浴室里的宫泽泉听到她的叫声连忙跑了出来,看见伊百合在床上被高高的抬了起来。

“我还没洗完澡,你就等不及了吗?”言泽寺将她从摇晃的床上抱了下来,戏谑道。

听着他那嘲弄的口气,伊百合心里是那样的不服输,侧过头想躲开他的指尖在她脸上的移动。

“怎么?这样就生气了?”言泽寺问着,慢慢撩开遮住她眼前的头发。

“你平时也是这么玩?”伊百合转过脸来问他,眼里闪过一抹诡谲。

“这玩意我都快玩腻了,以后会有更刺激的,你肯定没玩过,今晚哥哥教教你怎么玩。”说着抬起伊百合的下颚来。

“哎呀,言哥哥,你好坏啊。”伊百合一副娇滴滴的害羞表情,欲拒还迎的说:“不过我们事先可要说好了,今晚可是你心甘情愿给我上的?你可不要后悔哦!”

言泽寺勾起唇角:“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上你,还是你上我,不都一样吗?你要喜欢,上我多少次都行,来吧宝贝,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说完,他一把将伊百合再次抱起来。

“放下我!”伊百合被他突然来的抱起,吓得措手不及。

“别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放心,哥哥我会对你很温柔的。”说完直接把她扔向了那张奇怪的大床上。

“你就是个坏男人!坏哥哥。”伊百合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视线,说话时每一个咬字都是那么狠。

言泽寺站在

床边,邪肆的眸子盯着伊百合,嘴角坏笑着说:“你们女人不都喜欢坏男人吗?”

伊百合轻蔑的口气撇唇道:“那都是贱女人喜欢。”

然后她试图坐起来,可是床却摇晃了起来,“啊!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床摇晃的速度越来越大,伊百合整个身体躺在了上面,爬不起来。

“我没干什么!”言泽寺双手摊开,装乖的说。

“快,快给我停下来!”不停的摇晃让伊百合感觉很不习惯。

“干嘛停下来,就是要这种感觉。”言泽寺说着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体上。

伊百合努力的想推开他,嘴里正准备对他破口大骂,一张嘴直接压了上来,在她的推推攘攘时,言泽寺强势的动作让她不再反抗。

衣襟开始慢慢散落在地上,伊百合很快被他脱的只剩下一件单薄的内衣。

男人身上淡淡的古龙香弥漫在整个床周围,言泽寺低下头扯开挡着他的束缚,嘴从她的脖子开始慢慢往下移动着,随后是光滑圆润的肩膀,乖巧的锁骨,诱人的柔白,一路往下……

他的手在她的小腹,轻轻来回抚摸,不断的在围绕肚脐的四周打圈。

“嗯……”伊百合难以抑制的低呤,言泽寺嘴角微微上扬,感受着她的享受。

继续撩拨挑逗,直到她的身体开始发烫,他无数的吻落在她身体的各个地方。

言泽寺再也忍不住了,迫不及待的想去品尝这个他遗失了五年的女人。

扯下她最后的防线,深深占有……

在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感觉这是自己在做梦,言泽寺不敢相信,躺在他身下的人真的是她。

于是他加紧力道,痴迷的看着那凌乱头发下的黑色双眸。

“你就是个妖精!”言泽寺挑起眉笑,轻佻的口气说:“这么骚!”

“男人不都喜欢骚女人吗?”伊百合故意狠狠加重了那个骚字,眼神里透露出些许的邪恶。

她突然翻转了一个身子,将言泽寺压在身下,长发散落在白皙的肩头:“下面换我来要你!”

言泽寺邪肆的一笑,对她做出一副请君品尝的表情。

伊百合嘴角扬起一抹坏意,她突然踢了一下床边的一个机关,只听‘嗖’的一声,床上赫然伸出四个钢环,卡住了言泽寺的手与脚。

“你?”言泽寺挣了挣,没有挣脱,表情惊讶的看着伊百合。

伊百合笑得甜美之极:“言哥哥,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

当年她还是那个单纯不懂事的女孩子的时候,可是被他们三个恶魔在床上折磨的很惨呢。

她对这些s。m的工具可是恨之入骨,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陪他上床呢?

伊百合刚刚故意装作不懂的样子,就是让言泽寺放松警惕,好落入她的圈套。

此时伊百合的眼里尽是捉弄之光:“言哥哥,你说我们先从哪一个步骤开始呢?要不然,我们先玩玩这个?”

边说着边从床边矮几上放着各种s。m的工具里,拔出一根燃烧着的蜡烛靠近了他。

“百合,你要干什么?你冷静点……”言泽寺眸子里一闪而过一抹惊慌。

他本以为今天能跟她在床上好好的翻云覆雨,爽一个晚上。

哪里知道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他,设了个美人计陷阱,眼睁睁的看着他往里面跳。

这间房里的s。m的工具,全都是他平日里玩弄女人用的,言泽寺有一大嗜好,就是和女人在床上玩s。m。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女人压制在床上,对他玩sm。

而这个女人还不是别人,竟然是他从小就喜欢欺负的伊百合?

“冷静?我为什么要冷静?是你自己说只要我愿意跟你上床,即使是我嫖你,你也不会介意的?何况我刚刚也提醒过你,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你不会后悔的呢。”伊百合巧笑嫣然,伸出手指对他鄙夷的摇了摇头。

“我是答应……你……可是,你这个女人……”言泽寺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了,表情也很着急。

他的确是亲口答应给她嫖的,可是那不过是男人哄女人上床的一种把戏罢了,真正上了床,谁嫖谁还不都是一样?

他哪里会想到,伊百合现在竟然会有这么一手,跟他一样喜欢在床上玩sm。

早知道如此,他是断不敢轻易招惹她的,至少事先应该有所防备。

而不是等到,他堂堂言大少爷,被一个女人这样设计陷害,躺在床上无能为力,只有等着被蹂躏的份!

“不要可是了,我们赶紧开始吧。”伊百合弯腰俯在言泽寺耳边轻轻细咬,感觉到他的颤抖,媚笑道:“言哥哥你不是害怕了吧?那可就不好玩咯!”

“我……怎么会怕……啊!”言泽寺刚还想逞强的说几句,却见伊百合手中的蜡烛忽然一歪,几滴滚烫的蜡烛油骤然滴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啊——”他大叫一声,烧灼的疼痛让他愤怒:“伊百合,你快给我住手!”

“住手?”伊百合冷哼一声,再次歪手将几滴滚烫的蜡烛油滴在他的胸前。

“当初我求你们住手,放了我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要停手?”她记恨的吼道。

言泽寺痛得尖叫连连,伊百合的心头却有说不出的快意。

也许她手段是有些过激了,可是想想当年她才不过是个孩子,却被他们三个恶魔凌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他们何尝想到对她住手,放她一马?

如果今生不能报此仇,叫她如何咽得下心底的这口恶气?

“喂,百合,你是在报复吗?”言泽寺吹鼻子瞪眼的模样很可爱,眼里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但,她不能心软!

曾经的往事浮上心头,一例一例,历历在目。

她恨,恨的刻骨铭心,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有这样的仇恨,那是一种被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隐痛。

“我不是在报复你,我是在调教你!”伊百合玩完滴蜡后,又换上了鞭子,狠狠的抽打在言泽寺的身上。

她咬牙切齿的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欺负女人!”

“不敢了,不敢了,我以后都听你了,好不好?老婆,饶了我吧?”言泽寺的嗓音变成了孩子气的讨好。

伊百合不吃他这一套,继续惩罚:“谁是你老婆啊,住嘴,不许你这么叫我!”

“你就是我老婆啊,俗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你不是我老婆你干嘛打我啊?”言泽寺开始耍无赖。

但这一招对伊百合也没有用,她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一丝狡诈。

她知道这个家伙是不会轻易服软的,伊百合跟他从小一起长大,她太了解他了。

言泽寺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原始生物,他生来含着金钥匙,有着过好的天命。

不用花费自己的脑细胞,一样呼风唤雨,做事完全凭借自己的推断和感觉,蛮横无理,霸道专政,就像一只草原上无拘无束的野豹,喜欢上了什么样的猎物,都会不惜一切叼在自己口中。

伊百合知道,不是自己拿鞭子抽他几下,就会改变这个男人的本性。

但毕竟这么多年的怨恨压抑在心头,她暂时又不能像单冰亚他们报复,既然言泽寺这家伙主动送上门来,她不狠狠惩罚他一顿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只不过用这样的方式,一开始还挺有效果的,到后面伊百合却失算了。

因为言泽寺这家伙渐渐的爱上了这样的惩罚方式。

他大少爷从小被家里人宠惯了,周围人又都是奉承自己,基本上没有人敢像伊百合这样‘虐待’他。

言泽寺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虐待,叫喊声也由一开始的愤怒、不服气、求饶到最后享受的申呤。

伊百合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力气根本不够大,即使打在他身上也是在给他按摩,难怪言泽寺会如此享受了。

直到她打累了,趴在床边喘息的休息,言泽寺却突然挣开了钢环,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伊百合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骗了。

“小妖精,玩够了么?”他盯着她的眼,呼吸浊重,眼里蓄满的柔情,几乎要把她融化。

“你……你不是?”伊百合的惊讶声被他的吻吞没。

言泽寺边吻边再次得到她,邪眸似火,轻笑:“我自己设的机关,岂能那么容易被你困住?”

“……”

他箍住伊百合的纤腰,不允许她逃开,也不再纵容她的小伎俩。

一夜狂乱,言泽寺索求无度,却是满住的笑着将她拥进怀里。

天还没亮的时候,伊百合就醒了,而言泽寺做完最后一次,刚睡着。

虽然昨晚后来是他主动的,但总得来说她还是占了上风,一看言泽寺身上布满的那些大大小小被她凌虐的痕迹,伊百合也就不觉得亏了。

至少教训了他一顿!

她快速下床,穿戴整齐,看着还在睡梦中的言泽寺说:“你慢慢休息,我走了哟。”

伊百合想到既然是故意整他才跟他玩的,不如给他点钱,于是从包里拿出了一百块用笔在上面写着:“你的服务我很满意。”

写完后轻轻放在了他床边的桌子上,又恶作剧的拿走了言泽寺的内ku,露出一个奸笑的表情。

出了酒店,一看时间都早上6点了,伊百合迅速招下出租车赶回单家别墅。

她可不想让别墅里的佣人发现,她居然一夜未归!

只是伊百合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回到单家别墅的时候,单冰亚已经搭乘昨夜的飞机从国外飞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