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欢场就是逢场作戏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09 00:34:48 字数:2310 阅读进度:41/634

“是你?”

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面孔,伊百合不由的一怔,随即又了然的一笑。

他不就是刚刚那个在她住的小区门口堵她,捧着一束玫瑰花说要追她,喜欢她像丁香一样纯洁忧郁的气质的富二代小开嘛。

呵,这世界还真是小了。他们刚才还在纯洁的谈情说爱,一转眼两人就在这种地方碰着面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张义阳难以置信的看着伊百合,一脸的错愕。

那表情仿佛就在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你不是纯洁的如丁香一样忧郁的女人吗?

伊百合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连责骂都显得那么多余跟不屑。

“你能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伊百合好笑的反问。

她早就警告过他了,她可不是他心目中以为的像丁香花一样纯洁忧郁的姑娘,一直是他把自己认为是那种传统保守的女人,现在大跌眼镜了,怎么能怪她?

再说了,在‘炫舞’这种地方又怎么了?她就是来这卖的,舞女就是她的职业,怎么就碍着他的眼了?

难道说只准男人来这里**,就不准女人来这卖了?那男人还瞟什么劲啊。

“你在这里干什么?”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一样,张义阳神色古怪的呼出一口闷气,突然一把抓住伊百合的手腕,眼眸像两片切割细致的柳叶,此时绽放出的锐利光芒:“跟她们一样吗?在这里卖?”

他看上的女人不是只穿着纯白色的简朴校服,害羞的低垂着眸子的女大学生吗?

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穿着暴露却性感至极,懂得如何诱惑男人的妖精呢?

她们明明就是两个人,她在出门前,和在这里的打扮分明就是两种感觉,可这一前一后的女人,的的确确都是她伊百合啊。

张义阳这才想起了,炎琨告诉过他,来这种地方玩女人有很多种玩法,比如口口、比如角色扮演、再比如sm。

而刚刚他在小区门口见到的她,应该就是角色扮演中的制服诱惑。

该死的,他竟然连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没有搞清楚,此时张义阳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插进一般还狠狠的转了一圈。

“放手!关你什么事?”伊百合皱起秀眉,努力的挣脱。张义阳的问题令她觉得莫名其妙,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管那么多干嘛,在‘炫舞’她只认钱不认人。

但是下一瞬间她的重心突然转移,人已经被对方拦腰抱起顺势放倒在了旁边的床上。

“你也是在这里卖的吗?告诉我你是不是!”

压着她的双手,张义阳伏在伊百合的身上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脸上有着难堪的失望与伤心。

出来卖的?!那还会是什么好女人?

张义阳是个标准的富二代,家里有的是钱,从小受到良好的高等教育的他,对于出入夜总会这样场合的女人,是打心眼里鄙夷跟瞧不起的,在他心目中这样的女人就是下贱,是自甘堕落,是天生淫荡的。

可是他自己呢,竟然栽到了这种女人手里。此时张义阳的心里是又怒又恨,虽然早该有所料,但是男人的心总是会天真的以为自己看上的女孩都是全世界最纯情最可爱的。

该死的,他居然还在她家小区门口逗留了将近大半个月,还计划着要怎么跟她约会,想着要怎么跟她交往……可是她居然是这种身份的下作女人!

“是……又怎么样?”

感觉到对方所呈现出的太过明显的鄙夷,伊百合对看不起自己这个职业的男人也表现不出太多的善意。

王八蛋!他凭什么看不起她?

他自己出入这种场合,跟炎琨那样的大少爷在这里玩这种变态恶俗的游戏,又比她们这种在这里卖身赚钱的舞女,高尚到哪里去?

横眉冷对着对方的逼问,伊百合展颜露出勾人却带点轻佻的一笑。

“怎么,大失所望了?你不是想要我吗?只要你付得起钱,今晚我就是你的啊。”

看到对方越

来越黑暗的脸色,伊百合反而对他露出一抹公事化的笑容。

她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虽然这个富二代小开打心眼里看不起她,但这些年她在夜总会这种地方混,遭受的白眼跟鄙夷那还少了,哪一个来这里的男人,心里会瞧得起她们这些女人呢?尽管他们一向是笑容满面的来,满意尽兴的归。

但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虚伪的,明明有些事自己也干了,可就是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干。

又或者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有些地方男人就能自由出入,美其名曰‘谈生意’,而女人若是在那种地方出现,就成了下贱、堕落的代名词。

“婊子!”

恨恨的唾骂了一声,张义阳发丝凌乱的最后瞪了伊百合一眼,就仓皇的向包厢外逃去……

也许对于一个出生在名门世家的公子哥而言,和如此不体面的女人纠缠原本就是一件太过忌讳的事。

所以张义阳狼狈的逃走了,仿佛在这里多待一秒,都会被人认为是肮脏、嫌恶的一样。

伊百合幽幽叹了口气,并没有被张义阳离开时的厌恶表情刺激到,反而觉得这男人有点搞笑。

明明是花钱来这里玩女人的,却在这见到一个不算太熟的女人她后,就仓皇的逃跑了。这男人还真是有意思,男人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寻开心嘛,大家逢场作戏,何必那么认真呢?

伊百合耸肩想着,这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小慧惨烈的呼救声。

“救我……呜呜……百合姐……救命!”

小慧大声的哭着,一边咿咿呀呀的叫着,刚被炎琨蹂躏过的身体,此时全身上下赤果着,发丝凌乱、满脸是泪,竟然比街边最便宜的应招女处境还要悲惨。

喝醉了酒的炎大少,全身上下施虐的因子,都被激发了出来。

他拈起一张簇新的百元大钞,将那锋利的边缘移动到了女人娇豔欲滴的柔白顶端,轻轻一划。那稚嫩的樱红便就这样被割开了一个小口,恐怖的渗出刺眼的血珠来。

“啊!”

房间里传出小慧的一声尖叫。

“哭什么哭,再敢哭一声爷保证会让你更痛。”

英俊的脸上掠过邪恶的影像,炎琨漫不经心的移动着手中的钱轻轻刮过小慧颤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