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帮她洗干净身子

小说: 堕落,钱色门 作者: 没见过的东家 更新时间:2015-01-09 00:34:48 字数:2263 阅读进度:35/634

“洗洗好,抱上来吧。”单冰亚面无表情的说,“啪”的一声手里狮头镶钻的火机被打开,一股青红的火焰蹿出来,移向他红唇上轻叼的雪茄。

他狭眸轻眯,优雅地吸了一口,吐出青色的烟圈。一股烟草的香味霎时充盈满整间浴室。

藤南川一手托住伊百合的腰身,一手抚上她的身体,在她胸前留连了半天,手指渐渐下移——

“啊!”伊百合敏感的并拢双腿,又羞又气让她的脸整个红了。

“别动,让我检查一下宝贝洗的干不干净!”藤南川咬着她的耳垂,双手撑开她的腿。

感到男子身上灼热的温度,伊百合立即就乖乖的不动了,她咬着唇,仍由他们在她全身上下检查着。

“宝贝,这就乖了!”言泽寺拨开她一缕黑发,拇指滑过她苍白纤嫩的小脸儿,吻上她的泪痕:“你最好乖乖顺从我们,男人都是受不了刺激的,一受了刺激,就会变得很强大,那时就不知道你能不能够承受后果……”

伊百合打了个寒颤,嘴唇轻轻颤抖着。

她好害怕,怕极了眼前这三个恶魔般的少年,他们三个容貌美丽的如同天使,可是身体

里却流淌着魔鬼的血液。

藤南川拿起一只白金的喷头,按动上边可以控制水流的按钮,一只凌利的水柱“嗡”地喷出来,由于极大的压力,水柱射出很远。

他调整了角度,让细长的水柱在伊百合奶白色的身体上游移着。

柔软的水从喷嘴里出来后,带着冰冷的温度持续地喷洒在伊百合柔嫩的身体上,她感觉到一股寒意浸入到身体表皮直至内脏。

“啊~啊~啊~”她咬紧牙关,水柱所到之处,引来身体的一阵阵痉挛。

疼痛,冰冷,颤栗下却升起令人可耻的快感,所有的感官刺激一遍遍地折磨着伊百合,她抽泣着,下意识地挺起了身子。

三个少年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眼里升起了浓重的**。

“呜……放、放了我……求你了……”伊百合声音轻细带着软软的哭音,煞是可怜。

言泽寺俯身,轻轻吸住她的唇,“乖,只要你乖乖的,我们会很温柔的待你。”

说完,他将伊百合从水里捞出来,毫不费力地跳出水池,将伊百合扔给不远处的单冰亚。

单冰亚很技巧地接住她轻盈的身子,嘴里斜叼着烟,黑眸扫过湿漉饱涨的柔美和滑润的小腹、以及修长的美腿。

伊百合经花容失色,被烟气呛的咳嗽起来。

单冰亚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继而捏住她的下巴,湿润的烟嘴抵着伊百合的下颚,明灭的烟头离她的脸只差半寸,烟雾袅袅飘入她的鼻孔,她又连声咳起来。

“如果寺扔过来的时候,我的手臂没伸出去,后果会怎么样?”

伊百合的咳嗽声戛然而止,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张比恶魔还俊美邪恶的脸。

单冰亚感到长臂环绕下的纤美身体剧烈地抖动,唇角却忍不住轻轻掀起,“记得要听话,不会讨喜也无所谓,最重要的就是要装出一幅乖巧的样子,因为乖巧的宠物永远不会惹主人反感,那样它的命会更长久一些。”

他夹着香烟的手掌慢慢磨过她细嫩的颊,粗糙温淡。

“嗯……”伊百合的嘴里逸出轻细的啜泣,一颗无助的泪珠掉进单冰亚的掌心。

此时她缩在他的怀里,像一只被猎人俘虏的纯洁的小白兔,等待她的只有被屠宰的命运。

单冰亚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唇角勾起邪恶的弧度。从见她的第一眼,他就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越是强大就越衷情于征服弱小,越是魔魅就越喜欢摧毁纯洁的东西,而且乐在其中。

他将伊百合抱进卧室,放在那张宽大的大床上,俯下身来,阴阴的说:“躺好,双腿打开,膝盖曲起来,我要给你上药。”

单冰亚黑眸中的冷酷让伊百合打了一个灵激,立即就照着他的话做了。

藤南川扯过浴巾围在腰间,一头华缎般的金色长发,此时已经湿漉漉

地贴在他颊边和裸背上,像一条条杂乱缭绕的金色水藻,透着致命的性感。

他光裸着上半身,跟言泽寺一前一后走进卧室,手里拿着医药箱。

单冰亚从藤南川手中的医药箱里拿过透明的药膏,抹在指端一点一点在伊百合身上的淤青处涂抹,而言泽寺则负责涂她的大腿。

那些药膏冰凉细腻,抹在身上格外舒服,伊百合已没有力气挣扎,只得任他们涂抹,慢慢的一股睡意侵过来,她的意识渐渐模糊。

涂完了,看着伊百合闭着眼睛,睫毛轻轻地颤动着,三个男人对视一笑。

“亚,你昨晚太用力了,她都流血了。”藤南川细心的检查伊百合身上的伤口,不满的抱怨。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滋味!”单冰亚眼神一滞,咬牙切齿:“表面上永远一幅纯洁处子的样子,骨子里却淫荡万分,还这么小就这么骚,真恨不能……搞死她!”

“搞什么搞?你也知道百合现在才多大,她肯定是经受不起我们三个的,要真正得到她,也得等她长大一点再说吧,你看昨天把她累得,你们以后都要轻柔一点。”言泽寺心疼的看着伊百合嘴上、身上的吻痕跟淤青,落下一个个轻柔的吻。

伊百合迷迷糊糊的睡着,整个人已经瘫软的虚脱在床上。

昏睡中,被身体传来的一种又冷又热的感觉所惊醒,她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藤南川跟言泽寺一前一后抱着她热吻着、挑逗着、按摩着的情景。

“啊!你们……”她又气又恼,可是身体却忠实地对他们的举动有了反应,洁白的小腹剧烈地起伏着。

“亚说的没错,你真是骚啊。”言泽寺轻轻在她耳边说,把她的脸扭过来,吻住她的嘴唇。

伊百合没有挣扎,两行泪落下来,汇入他们纠缠的唇里。

就这样,伊百合在两个男人身体中间剧烈地颤抖着,直到单冰亚穿着笔挺的西装走进来,上半身衣冠楚楚,下半身却什么都没穿。

“好了,宝贝被你们弄的也够累了,我给她做了午餐,先让她吃点东西,再陪我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