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二十三天

小说: [HP]独家日记 作者: 顾盼若浅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10 字数:3473 阅读进度:62/71

用过午餐之后,德拉科明确的表示他需要回去一趟。而赫敏也拉着不情愿的罗恩说要去一趟霍格沃茨,罗恩似乎想要留下来跟哈利说会儿话,不过被赫敏一个眼神阻止不情愿的离开了格里莫广场十二号。

所有的人似乎在一瞬间就从餐桌上消失了。哈利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斯内普,然后站起来说:“我去煮茶?”

“你以为克利切在做什么?”斯内普愉悦的假笑,嘲讽了他一句,然后才正色道:“坐,哈利。”

哈利在他的注视下僵硬的坐了下来,目光在餐桌上来回的飘移,似乎打定了主意不去看他。这种心虚的表现让斯内普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太过于明显的表现反而让他怀疑眼前这个年轻爱人的目的。

他沉默着,直到哈利忍不住抬头才目光冰冷的看了过去。

“呃!”哈利尴尬的笑了一下,“我真的没事。”

“我看出来了。”斯内普懒洋洋地说:“从你午餐的饭量就可以推测出来,阿兹卡班之旅只是让你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毫不客气的嘲讽让哈利脸上的尴尬更加多了一点,“我只是不希望出什么意外。”他说,“而且,我也见到了那些以后我们需要对付的人——我是说,在你的审判上。”

“你不用这么……”斯内普扬了一下眉毛,“逼迫你自己。我们还有时间……”

“我只是想要做好最充足的准备,在我的‘敌人’还没有意识到我的能力的时候。”哈利耸肩,克利切为他们端上了茶,“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战胜伏地魔。这是我习惯?”

他把最后一句话变成了疑惑,斯内普点头。

“好吧,我承认,你比我所想的更加善于思考和利用自己的优势。”他停顿了一下,“那么,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只是很惊讶,乌姆里奇竟然还在魔法部……”说到这个,哈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我以为在战争之后,她应该被清理出去。”

“如果连马尔福一家都被从阿兹卡班释放,那么一个非食死徒的前任魔法部官员还留在那里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斯内普明确的指出,“虽然有些人的邪恶并不是用食死徒的身份来区别的。”

哈利往自己的茶里面加了奶和糖,然后才看向斯内普,“这就是政治。”他说,“所以我讨厌这个,我不认为我以后能够在魔法部工作,尽管我曾经想要当一个傲罗。”

斯内普忍住了询问哈利毕业以后究竟想要做什么的冲动,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那么,在阿兹卡班的那个‘西弗勒斯·斯内普’,究竟怎么样?”

“如果不是知道你在这里,我甚至以为……”哈利脸上带着心有余悸的表情,“所以一旦能够从魔法部离开,我就直接来了这里。我甚至不知道金斯莱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人……还有你的,嗯,身体的一部分……”

斯内普却想起了他离开魔法部之前的那次洗澡。他以为那是赫敏和罗恩愿意给他更多的尊重,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已经预备了有这一天。浴室里面肯定有他掉落的头发,而如果收集了这个,服用复方汤剂的那个人甚至就跟当时已经在阿兹卡班待了半年的他一模一样。

真的是一点破绽都没有的伪装。

论起政治上的斗争,就算斯内普也只能够承认,金斯莱做的很好,并且考虑到了所有的方面。

等他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中回过神,就看到哈利正直直地看着他。“怎么?”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他略微避开哈利的目光,“有什么问题?”

“没有。”哈利说,然后在斯内普怀疑的目光下才又迟疑的开口,“我已经不记得最初见你的时候,你的样子了。”

斯内普扬眉,立刻意识到了哈利说的“最初”是指他们在海边的房子门口见面的情形。

他回想起最初离开阿兹卡班时的情形,不过是短短的二十多天,竟然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个时候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里面喜欢上哈利,并且爱上他。甚至,他都没有意识到,他曾经欠缺的那份记忆是多么的重要。

“我只能够通过当时的日记,猜测着你那个时候有多么的狼狈……”哈利低声说:“而今天,我真的在阿兹卡班看到了你……摄魂怪对我的影响甚至比不上看到‘你’的时候的那种震撼……”

“我以为你现在的样子已经足够的糟糕了,可是那个时候的‘你’,看起来就像是‘地狱’……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竟然会因为出了意外而让你陷入那么糟糕的境地,我应该完成这一切的……对不起,我没有做到。”

斯内普忍不住发出了嗤笑声,“你真的善于把所有的一切责任都归结到你自己的身上,不是吗?”

“对于我关心的人,我才会这样。”哈利大声反驳,“我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关心整个世界究竟怎么样?我为战争中死去的人伤心,但是更多的是因为我失去的那些我所熟悉,认识的人……我,”他最后迟疑着承认,“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好。我只关心我所关心的……”

“让人惊讶。”斯内普低声说,“很多人是不会承认这个的,他们关心的是所有人,愿意为了其他人的利益而服务。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他不客气的嘲讽着那些政治人物,然后对着哈利伸出手,“我想你需要的是休息,或者再来一杯热巧克力。”

哈利起身饶过了桌子,拉住了斯内普的手:“我想是因为你不在,我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好。如果你愿意陪我午睡的话……”

“只是午睡?”斯内普跟他确认,而哈利点了下头,“实际上,我精疲力尽,西弗勒斯。”

斯内普看着他,从那张年轻的脸上第一次看到了软弱和无助。

哈利·波特的日记(二十二)

据说是1998年08月13日晴

我今天第一次进入了阿兹卡班,这个小天狼星曾经被关押了十二年,西弗勒斯待过半年的地方。还没有上那个孤立在海边的岛屿,我就感觉到了冰冷。空气中弥漫着实质性的雾气,我猜测那是因为过多的摄魂怪存在的原因。

阴冷的感觉让人忍不住颤抖,感谢之前金斯莱提醒我准备了厚厚的斗篷,最起码这抵御了一部□体上的寒冷。

在摄魂怪接近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面闪过了太多的画面。我父母死之前的话,被霍格沃茨的学生当成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还有邓布利多的死,斯内普那个时候对我冰冷的嘲讽……有那么一瞬间,我只是勉强控制着自己跟在所有人的中间,而脑子几乎不能够进行任何的思考。

之所以没有倒下去,可能是因为那只一直绕在我身边,带来一丝希望和温暖的鹿——我的守护神。

只是,这一切都在我看到牢房之中的“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身后被瓦解了,我的理智几乎完全消失。感谢阿兹卡班的阴冷,让我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等到我意识到金斯莱在旁边叫我的时候,我已经重新控制住了一部分的自己。

我提醒着自己,那不是西弗勒斯。真正的他在格里莫广场,安全而且温暖——如果不是炎热的话。

这简直是最痛苦、最煎熬的经历,就算意识到了那不是西弗勒斯,可是我的目光还是无法从那个人身上移开,知道金斯莱来着我走开,我还下意识的想要回头看去。

接下来的路程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的,连贝拉特里克斯都无法让我真的集中精神,那个女人是一个彻底的疯子,她竟然骄傲于杀死了自己的堂弟……

一旦能够从魔法部的所有人面前消失,我就立刻幻影移形到了格里莫广场。看着那栋现在属于我的房子出现在视线中,我立刻走上了台阶然后打开门。

甚至我还没有关上身后的门,一个人就出现在了走廊玄关的尽头。

跟阿兹卡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一个消瘦,但是健康了不少的西弗勒斯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不敢告诉任何人,那个时候我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

又感动又内疚。

感动于西弗勒斯还好好的活着,内疚于我甚至不记得他最初出现在海边那个房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也许比阿兹卡班的那个“斯内普”更加狼狈而且落魄……

就像是一种背叛,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什么都不记得。甚至不记得,他曾经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了多少,而把他丢在阿兹卡班。

这当然不是我的责任,可是,这是我的爱人!而我,被称之为“救世主”却到现在都不能够救我的爱人,并且让他自由的生活在阳光下。

因为,我还是一个病人。

西弗勒斯的怀抱温暖而让人放心,他身上带着浓浓的魔药味道,有点苦涩,有点催眠。躺在他的身边午睡让这一天的磨难都变得值得……

哈利·波特

PS:西弗勒斯说,明天我们将要回到霍格沃茨,然后在那里过夜,并且我将进行最后的治疗。而我甚至不知道究竟这到底该怎么进行。只是,从他谨慎的态度,我分析,这对我“伤害”很大。

PPS:一切都为了最终的胜利!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晚上八点多到家,洗了个早,然后竟然找不到放存稿的U盘了……

一阵兵荒马乱~~~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更新了~~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