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二十天

小说: [HP]独家日记 作者: 顾盼若浅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1:01 字数:3761 阅读进度:54/71

炙热的阳光透过遮阳伞之后变得温暖起来,刚刚才经历过一场暴风雨的海面显得格外的平静,小船晃晃悠悠,偶尔有海鱼咬住了鱼饵,哈利就兴奋的去扯鱼竿,几次下来反而一条鱼都没有钓到。

“耐心,哈利。”斯内普低声说,从船上坐了起来。小船微微晃动几下就又平静了下来,哈利这边重新在鱼钩上上了鱼饵,然后有模有样的甩钩等着浮标在海面漂浮这才放下了鱼竿,然后转头看向斯内普,“可是上次晚了,鱼饵就被吃没了,鱼也不见踪影。”

斯内普无奈的摇头,放弃了跟一个格兰芬多讲道理的想法,决定用实际行动让这个不服输的格兰芬多看看,有些事情确实是他没有天赋的。

他接手钓鱼之后,哈利就斜靠在一边看着海面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年轻的脸上不时的露出沉思的神色,有时候还会皱起眉头。

斯内普几乎是不能控制的偷偷去注意到哈利的一举一动,不过就算这样,在天分面前有些成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哈利能闭着眼睛抓到金色飞贼,而斯内普分着神钓出来几尾海鱼,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过哈利倒是不服气的许久,等到他们回家的时候,忍不住嘟囔说是傍晚的时候再来比试。

斯内普对他这种略微孩子气的说法只能够无奈的摇头,然而看着映着正午的阳光,笑得毫无负担的哈利,突然就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西弗勒斯?”哈利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他微微摇头,“或许,我们应该进行保守治疗,这样你就不用……”迟疑了一下,“我可以等,而且你这样的情况,有格兰杰和韦斯莱在一旁,上学也是没问题的。”

“可是,我不愿意等。”哈利皱眉,“你之前就是在烦恼这个事情?”在需要的时候,他还是很敏锐的。“西弗勒斯,有关治疗上面,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难道说,有什么不好的负面影响?”

既然开了口,斯内普当然不会就这么含糊过去,而且哈利也不会真的允许他这么暧昧不明的态度。两个人回了房子,把钓到的海鱼交给洛洛处理,然后就重新坐在了二楼的小会客室中。

“那么,”哈利给他们两个人倒了茶,按照口味加了奶和糖,这才坐在了斯内普的对面,“究竟是什么事情?你昨天找了麦格教授,为的也是这个?”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跟哈利·波特的角色会来一个对调。斯内普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对面,一脸严肃的等待着他回答的哈利,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如果我拒绝说呢?”他轻飘飘的说,“你准备怎么样?”

哈利愣了一下,难道要说拒绝治疗?按照斯内普之前说的话,只怕是巴不得他现在停止治疗呢。想了一下,他咬牙说:“那我这就冲下去把那一锅魔药给喝了……”

斯内普几乎要假笑起来,这样的威胁,还真是一个格兰芬多能够做出来的。

“你以为我在乎?”他缓慢地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哈利,那锅魔药,本来就是要给你喝的。”

“但是你不确定喝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不是吗?”哈利狡黠的说。斯内普摇头,“你在用你的健康,来威胁我?”他怀疑地看着哈利,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在说,他为了哈利的智商而着急。

哈利不确定的皱起了眉头,目光在斯内普的脸上扫了几遍,然后肯定的点头。

“是的,没错。如果你不说实话,我现在就去喝了那一锅魔药。”他肯定的说,并且在斯内普发火之前让自己看起来更诚恳和成熟一点。“西弗勒斯,我很明白你关心我,同样的,我也关心你。我不想你一个人承受压力,就像邓布利多曾经对你做的。你应该知道,最起码,我还是值得你信任的。”

“信任。”斯内普吐了一口气,“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他说,一双漆黑的眼睛就如同深潭一样盯着哈利,“也许,我根本无法承受你的信任,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哈利迟疑的摇头,“我不确信你会真的伤害我。你在很多时候都让我不好过,但是如果真的危害到我的时候,你总是那个站出来的人——只要你知道。”

“真荣幸被‘救世主’这么信任。”斯内普嘲讽,刻薄的话让哈利几乎忍不住发火。

“西弗勒斯!”他大声叫道:“西弗勒斯·斯内普!如果有一天你收起你身上的尖锐,难道就会死吗?”

斯内普脸上的嘲讽在一瞬间变成了空白,哈利在喊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对不起,但是,我是说,难道你就不能够好好的跟我交谈。我们是伴侣,西弗勒斯。”哈利低声说,试探着伸手碰触着斯内普的指尖,“如果有问题,我们一起寻求解决的办法不是比一个人苦恼好的多?”

“我是一个自私的斯莱特林,波特。”斯内普说,却抓住了哈利的手。他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我希望你能够知道这点,也许有时候,我为了达成自己的某个目的,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一些东西。或者是,付出我觉得可以忍受的代价。”

“而这代价……”哈利扬眉,直视着斯内普,“有时候包括伤害我?”他敏锐的意识到了一部分事情的真相,“你在为了这个而内疚,而不是生我的气?”

斯内普露出了挣扎了神色,最后在哈利那双翠绿眼睛的注视下艰难的点了一下头。

“是的。”他声音干涩,承认了哈利的猜测。

手心中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斯内普松了一下手,然后又用力握紧。他避开了哈利的目光,却没有选择松开手。而哈利,在挣扎了一下之后就任由着他几乎要捏断自己的手指。

两个人难堪地沉默着,就算是承认了自己心中最阴暗的想法,可是斯内普还是不愿意松手。他知道他想要得到什么,而且也知道,只要他坚持……哈利也许会生气,但是最终还是会接受这点的。就算他不接受……斯内普眼神黯了一下,然后又坚定起来。

他可以接受莉莉最后成为了波特,但是对于哈利,也许早就已经超越了他对莉莉的那种爱。既然他还活着,既然他已经从阿兹卡班出来,甚至看到了恢复名誉的希望。有时候,占有欲就会随着渴望的复苏而越来越强烈。

他爱他,而且他也只能够爱他!

“那么……”哈利皱着眉头看着斯内普握着他手的手,疼痛的感觉迫使他开口,“除了赫敏告诉我的,最后一战你让我去‘送死’之外,你还‘牺牲’或者说‘伤害’了我什么?”

他的声音让斯内普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他略微松了一下越收缩越紧的手,然后才抬头看向哈利。

“有关你的病情。”他说,“实际上,如果一直用魔药慢慢的温养灵魂,半年之后,你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之前不是说是九月份之前就能够治好我?”哈利怀疑地看着斯内普,“难道,你骗了赫敏他们?”

“不,我没有骗他们。只是,我没有告诉他们,让你快速恢复之前,是需要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的……”斯内普苦笑,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哈利。

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恢复记忆,甚至还想利用赫敏曾经告诉过他的消息……而当他越来越喜欢哈利,甚至为此恢复了记忆之后,却一直都在犹豫着,自我否定着,也被之前设想的一切诱惑着。

只要哈利承受过了那样的痛苦,恢复了健康,那么他就会出席审判恢复他的名誉和自由,甚至于他还能够回去霍格沃茨。

他一直假装对于这个无动于衷,但是却停不下来自己的动作。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渴望着这一切,自由、名誉,还有霍格沃茨……他说服自己,哈利只是需要承受痛苦就能够迅速的得到这一切,不用等待半年,不用一直被魔法部怀疑,不用无法光明正大的走在阳光下面……

他甚至说服自己,把这当成是邓布利多给自己的另外一个痛苦的命令……

斯内普抬头看着哈利,“我的自私……我始终是一个斯莱特林……哈利,你明白吗?”他说着,松开了一直紧握着哈利的手。

哈利的手从他手心中滑落,只觉得手下的桌子一片冰凉。

哈利·波特的日记(二十)

据说是1998年08月11日 暴雨转晴

斯内普是一个斯莱特林,就算他是“混血王子”他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斯莱特林……我不该忘记这个的。

分院帽对于学院的定义是正确的,它说——“也许你会进斯莱特林,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斯内普到底是不是“狡诈阴险之辈”我不确定,可是,他确实做到了“不顾一切手段,去达到他的目的”。

我无法欺骗或者说是安慰自己,最起码他还是爱我的,并且因为爱我而坦诚了这一切。虽然我的目的也是尽早恢复,然后帮着他得到他应该得到的一切。

只是,这种感觉不一样。

可是,我会因此而讨厌他,甚至是恨他吗?

我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是“背叛”,可是被伤害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锐和疼痛。我想到了邓布利多的死……如果需要,我相信,我身体里面属于斯莱特林的那一部分,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就像当初邓布利多命令我喂他喝毒药一样,我做到了……

我不想像一个姑娘一样哭哭啼啼的说“你为什么这么对我,西弗勒斯?”,可是,我也不能假装这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相信整个下午我都过的格外混乱,不知道这样的情绪是不是就如同斯内普说的那样会影响到我,我竟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我想到了斯内普的“死亡”。

毫无疑问,我爱他,可是,那个时候,我丢下了即将死亡了他,只是为了看他给我的记忆,重要到可以杀死伏地魔的记忆。

有时候,我们做出的决定毫无疑问会伤害到对方,然而,为了活着,我们必须伤害彼此……

哈利·波特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

写的时候很带感~~~~

我爬下去继续复习了~~~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