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五天(上)

小说: [HP]独家日记 作者: 顾盼若浅 更新时间:2015-03-16 00:40:17 字数:3315 阅读进度:11/71

哈利安静地坐在客厅靠落地窗的地方,阳光洒在他的身上,黑色的头发朝着四面八方翘起来,映着阳光闪闪发光。

斯内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边,然后才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纳西莎·布莱克·马尔福。

“一个很安静的男孩,不是吗?”纳西莎低声说,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西弗勒斯,还没有对你说一声恭喜。恭喜你离开那个……鬼地方。”

她说了一句一个得体的马尔福绝对不会说话词,然后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神色。

斯内普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他刚刚进入霍格沃茨的时候,那个活泼的斯莱特林级长。

他露出了一个细微的笑容,“谢谢,纳西莎。”微微闭了下眼睛,等到斯内普再次看向纳西莎·马尔福的时候,目光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我想,你明白这次我们见面的意义。我需要知道,有关那天晚上的一切……”

纳茜莎点了下头,她脸色苍白可是神色坚定。“我很高兴能帮上忙,当然也很高兴你能帮上忙。”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工作,纳茜莎努力语调平静地讲述那天的事情,斯内普只顾着低头记录,偶尔问一两个问题。

“……我很快就意识到身边的少年还有呼吸,他还活着。可是,我不关心这个,不管是黑魔王还是魔法部或者其他势力。我担心德拉科担心的要死,而哈利波特是我唯一能够得到德拉科消息的来源。我假装检查他,然后欺骗黑魔王他死了……”纳茜莎停顿了一下,看向朝着他们看过来的哈利勉强微笑,“很抱歉我不是为了什么崇高的理由,我只是一个无助的母亲。”

从斯内普的视角去看,刚好能够看到哈利和纳茜莎两个人眼中都有些可疑的泪光。

这策略很成功。

纳茜莎马尔福用家庭的概念说服了哈利。

斯内普轻声咳了一下,等到拉回了他们的注意力,这才缓慢的提问。

“那么,在你接触哈利波特的时候,他是怎么样的反应?装死,又或者昏迷不醒?”

“我认为他之前是昏迷的,直到被我摇醒。”纳茜莎说,停了一下又补充,“我想,没有人被死咒击中而不会收到一点伤害或者是冲击的。”

“也许你是对的。”斯内普谨慎地说,在他的本子上记录了下来,然后才又问道,“那么,他醒了之后的反应是迟钝,还是灵敏?”

“我认为一开始是迟钝的,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灵敏,实际上他跟黑魔王战斗的时候是我所未见过的反应迅速。”

……

谈话进行的很顺利,最起码对于斯内普来说是的。他相信纳茜莎感觉很痛苦,因为他强迫着这个女人一遍又一遍的回忆当时最恐怖的过程。

等到他宣布“谈话”结束的时候,就算是一个马尔福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一旁一直用警惕的目光注视着斯内普的傲罗跟着纳茜莎一起离开了,他们走的时候热切地对哈利表达了敬意。

哈利似乎对一切都不适应。有些无措的看向斯内普。

斯内普对这一切都感觉到了嘲讽,等到傲罗失望的离开,他才回头看向哈利,露出讥讽的笑容。

“我说过,你是这里的名人。”

哈利摇头,“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是海格曾经说过的,还是你告诉我的……不过我意识到了,人们再为了一些我甚至不记得的事情而尊重我。”

“精确。”斯内普假笑,关上了门,“韦斯莱和格兰杰今天要忙碌霍格沃茨的事情。之前的傲罗传了信儿,他们要在晚饭的时候过来。”

“我听到了。”哈利跟在身后倔强的说,一双碧绿色的眼睛胡乱的瞄着四周,“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在这里——”他顿了一下,补充道:“跟你!”

斯内普停下脚步,哈利几乎要撞在他消瘦的后背上。

转身看着面前的少年,他皱起眉头,表情很不耐烦。

“波特,我明白对于你来说,昨天晚上你刚刚‘勇敢的’、非常格兰芬多的对付了一只山怪,但是这不意味着你的智商就跟山怪降低到了统一标准。我说的很清楚——”

斯内普冷哼了一声,“你在接受治疗。而我,很不幸,担任了你的私人治疗师。我相信对于这点,我们都不满意。不过,目前来看我们只有忍受彼此。”

哈利不确信地看着斯内普,“你在跟马尔福的母亲谈话,还有那些傲罗……而我之前……”他低头,看向了斯内普的腿。

斯内普有些茫然的注意到哈利目光在自己的身上移动。他不确信为什么哈利会看向自己的右腿,几乎是立刻,他明白过来。

一年级万圣节的那天晚上,他因为去查看海格的三头地狱犬而被咬伤了腿。

他下意识的抿起唇,原来在那个时候,波特就开始怀疑他了。邓布利多没有说错,哈利·波特有着很多的优点是他没有看到的。当然了,黑魔王的覆灭已经说明了一切。

偏见,是时候被抛开了。

很明显,眼前的少年身上有着太多他以前努力无视的东西。

想到这里,斯内普的神色略微缓和了一些。当然,对于哈利来说,那是一样的面无表情。只是,似乎一瞬间压力没有那么大了。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么我要先回自己的房间了,波特。”斯内普说,“当然了,按照魔法部的意思,这里是安全的,你最好不要出去。”

“我们实际上被关在了这里,是不是?”哈利敏锐到了让斯内普吃惊。难得的迟疑了一下,斯内普才摇头,“只是,我不想要陪你出去,波特。你的情况——”

他不客气的嗤笑了一声,“需要监护人。”

斯内普转身回去,听到身后响起跟随的脚步声,这才眯了一下眼睛。他应该庆幸,这样的环境让哈利·波特老实了不少。最起码,不会发生半夜夜游,挑战山怪又或者是冲进藏着魔法石的地下密室之类的事情。

只可惜,他的有些想法太过于天真的。

斯内普真不想用“天真”这个词,可是看着站在门口努力想要说服他出去的哈利,忍不住按了按鼻梁。

“我相信,一天晚上不洗头并不会影响你什么,波特。”他说,然后挑剔的看着哈利凌乱的头发。

“可是,教授,我们只是到前面的镇子里面一趟……”哈利瞪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斯内普:“我相信,我们还需要买另外一些生活必需品。”

“我相信,韦斯莱和格兰杰已经在这里为你准备好了足够多的生活用品,只要你能够找对地方。”斯内普压抑着怒火。他不确定到底是什么给了哈利·波特这样跟他说话的勇气。

之前在霍格沃茨的六年,哈利·波特从来不敢跟他这样说话。

是什么让眼前这个心理年龄只有十一岁半的少年,以为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的?

“那么,你呢?”哈利沉默了一会儿,就在斯内普以为他死心的时候突然开口了。

斯内普一瞬间几乎没有明白过来哈利话中的意思,然后他放下了手中的书皱起眉头。

“我想,我不是那个病到必须要人来照顾的人。”他生硬地说:“波特,要不然回去你的房间,要不然你可以选择在这个房子里面探险,除了我的房间之外!”

哈利终于放弃了,斯内普深深呼吸了几次,却再也看不下去手中的书。他把书放在了小圆桌上,看了一眼窗户外面的围墙,真的不确定他是不是能够自由的在这个房子里面出入。

最起码,他从来没有试过一个人从这里出去。

魔法部不会把一个危险的食死徒兼谋杀犯放在一个可以随时逃逸的环境中。他有理由相信,这个房子有着一些必须用魔法才能检测出来的防护。

以身犯险是不明智的。

一旦他轻举妄动,有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举动,只怕就会被立刻送回阿兹卡班。或者……等待他的将是摄魂怪那充满口气的“热吻”。

斯内普后退了一步,正想要离开窗前。一道黑影一闪而逝,他眨了一下眼睛,飞快地上前两步,几乎要贴着窗户。

他看着在外面骑着扫帚飞翔的人影。

哈利·波特!

那个少年绕着房子飞了一圈,斯内普可以肯定,在第二次从窗户前飞过的时候,扫帚上的人特意朝着他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那把飞天扫帚就朝着小别墅围墙的边缘飞去。

“格兰芬多!”斯内普轻声哼了一声。他意识到了之前哈利的要求只是一种试探,而现在骑着飞天扫帚试着能不能飞出去……他几乎可以肯定,不管是出于什么咒语,最起码哈利·波特是不能够一个人通过外面那个门的。

砰!

眼前突然闪现的魔法的光芒让斯内普眯了眯眼睛,他看到哈利骑着扫帚在空中翻了两个跟头,然后稳住了身形。

果然,这个房子是对外封闭的。

那个少年似乎并不死心,换了一个方向,再次慢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