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她的原谅

小说: 毒宠小谋妃 作者: 南边阿籽 更新时间:2019-04-27 13:11:35 字数:2295 阅读进度:429/496

容澈看向了屋子里,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他的听力极好,里面很是安静,所以他也知道纪颜宁应该还是在休息。

“我明天再过来看她。”容澈说道,转身离开了。

两个侍卫相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其实他们对容澈还是很有好感的,当初他那么听信辛祭的话,对大小姐如此忽视,不过是因为中了蛊毒罢了。

只是大小姐如今这般,自然是少不了他的错。

就看大小姐愿不愿意原谅他了,不过众人都很清楚,若是大小姐不愿意原谅他,自然是不会割自己的血来救容澈的。

容澈第二一早过来的时候,纪颜宁已经醒了。

他问了几句,珍珠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对容澈说道:“小姐让殿下进去。”

容澈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的欣喜,随即抬步走进了纪颜宁的房间。

只是当他看见躺在床上的纪颜宁,心中愧疚不已。

他知道纪颜宁用自己的血当药引救下了自己,所以他的心里更是难受不已。

纪颜宁看着容澈走到了床边,没有说话。

“对不起。”容澈开口道。

他没有保护好纪颜宁,还伤害了她,而且还让她让为了救自己受了伤。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

“没关系。”纪颜宁说道,又道,“反正以后我们各走各路,帮你解毒,就当做是给你的封口费,莫要和旁人说起我的身份。”

听到纪颜宁这么说,容澈有些惊诧地抬头看着她。

容澈心里有些慌:“颜宁,你在骗我对不对?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我本意不是如此的!”

纪颜宁看向了容澈这慌张的模样,说道:“你不用道歉,是我的错。你贵为王爷,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应该强求的,所以我选择放弃。”

“你不能放弃。”容澈认真地说道,“我不会有别人,我只要你一个。”

纪颜宁苦笑:“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以后谁知道呢。”

听到纪颜宁的话,容澈的眸子里满是失落:“难道你都不相信我吗?”

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纪颜宁应该很清楚。

他只想要纪颜宁一个人。

纪颜宁说道:“等我身子再好些,我就离开黔州,案子就不再过问了,本王就是与我无关的事情。”

容澈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看见了她手腕上的纱布。

他心里被刺痛,想到飞鹰说纪颜宁硬是流了一碗血,他就忍不住觉得心口发疼。

“我不会让你走的。”容澈说道,“就算是走,也要和我一起走。”

纪颜宁说道:“你拦不住我的,何必呢?”

容澈坚定地说道:“我认定的人,是绝无可能放手的。只要你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纪颜宁看着他这副模样,没有说话。

容澈继续说道:“我不可能让你有机会嫁给别人的,若是有人敢打你的主意,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总之你只能是我的王妃!”

纪颜宁苦笑:“你……就那么喜欢我?”

“嗯。”容澈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我以为你会知道的,这颗心是属于你的。”

“肉麻。”纪颜宁撇嘴道,“油嘴滑舌。”

看见纪颜宁眼角的点点笑意,容澈知道她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便俯身在纪颜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容澈说道:“你好好养伤,我会抓住辛渊的。”

纪颜宁道:“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左不过这两天应该就能知道了。”容澈说道,“不是南诏郡就是圭州。”

纪颜宁说道:“辛渊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的人手段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对付起来很难,一不小心还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

容澈听到纪颜宁的话,却是轻轻一笑,对她说道:“你放心,我还要活着回来,娶你当我的王妃。”

纪颜宁听着他三句不离王妃,苦笑起来,这人脑子里就整天想着她当王妃吗?

不过她倒是没有反驳,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容澈更是心花怒放。

珍珠端着补血的汤药进来,容澈直接接了过来,亲自给纪颜宁喂汤药。

珍珠识趣地站在了一旁,现在王爷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她倒是没有什么怨言了。

只是心里还是很心疼自家小姐。

纪颜宁身体虚弱,醒了没多久又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日早上的时候,前往圭州查探的侍卫已经快马赶了回来,在圭州的总督府中倒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杨总督的发妻已死,继室是个县令的女儿,身份并没有问题,而且府中没有其他的女人,他做事沉稳,向来得百姓心意,所以根本就不符合条件。

容澈点了点头,那么现在目标只剩下了南诏郡的穆远大将军。

果不其然,晚上的时候,前去南诏郡打探的侍卫也已经回来了。

南诏郡镇守将军穆远的府中确实有些苗头,穆夫人是两年前死的。

穆夫人刚死穆将军就扶正了府中的辛姨娘,而且这个辛姨娘处处针对穆将军的嫡长子,现在穆将军的后宅已经是由那个辛姨娘接管,听闻穆将军对辛姨娘格外的宠爱,自从这个辛姨娘怀孕,穆将军连自己的儿子都有些不顾了,将穆小公子直接扔去了一个小营里,说好听些是历练。

听到侍卫传回来的消息,现在容澈已经可以肯定了。

这个所谓的辛姨娘,就是辛祭的姐姐。

辛渊现在手头上人手不足,对付不了自己,所以只能前去南诏郡躲他。

或许还能将穆家的兵权直接抢到自己的手中,到时候的他,有兵权又有钱财,怎么可能还会怕什么暄王。

容澈就算是有势力,势力也不在西南这一带,若是辛渊设伏,利用穆远来对付自己,或许还真的很难招架。

“拿着本王的令牌,传话去圭州。告诉杨总督,南诏穆远将军意图叛变,还请杨总督派兵支持本王镇压。”容澈对侍卫说道。

侍卫拱手:“是,属下一定完成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