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其四·旁观者

小说: 冬境领主 作者: 剧场观众 更新时间:2019-09-09 06:08:02 字数:4465 阅读进度:205/214

琳娜的母亲并未解释什么,只是微微皱着眉,这使得她本不太明显的皱纹变得越加清晰。

女人帮着琳娜上好药,接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油纸包打开递给琳娜淡淡的说道:“把这些吃了。”

油纸包里除了两块干巴巴的仅有成人掌心大小的饼以外,还有几块看起来比较精致的糕点赛发着甜味,琳娜咽了口口水说道:“我不饿,你吃……”

肚子里“咕咕”的叫声却出卖了她。

“别假惺惺的了,赶紧吃吧。”女人脸色不变,似乎是为了让琳娜放心又补充道:“这些都是刚刚那个人带过来的,我在屋里已经吃过了。”

琳娜这才重新泛起了天真的笑容,想捧着绝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托着食物,想了想却没急着送进嘴里,而是率先取出一块递向了身边的亚修。

女人见状顿时脸色一冷,低声说道:“人都不够吃的,还有闲心喂那个畜生?现在还有的吃,等将来那一天快饿死了的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

琳娜立马怯怯的收回手,低着头不敢反驳,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定位,在有能力赚钱之前她都只是这个家的“蛀虫”、“吃干饭的”,哪里还敢向其他孩子一样撒娇,现在给她食物不过是为了让她赶紧长大,到时候接替自己母亲的“工作”罢了。

“那个混蛋今晚要么在赌坊要么在酒馆,估计是不会回来了,你吃完了就赶紧滚进来自己铺床睡在屋里。”

“真的吗?”琳娜的表情有些惊喜,似乎睡在屋里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嘉奖,不过她很快又吞吞吐吐的问道:“今天晚上……没有人来了吗?”

女人脸色微沉,似乎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冷冷的说道:“你不愿意也可以继续睡在外面!”

说完她就转身回屋了。

琳娜一直看着自己的母亲进了屋才一边偷偷的和亚修分吃食物,一边高兴地小声说:“太好了,今晚不用裹着被子睡在外面了。”

末了又满是犹豫的念叨:“哎呀,我都忘了还有你呢。本来还想和你一睡在外面晚上照顾你的,这下怎么办?”

一喜一忧,皆是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最终这点吃的大部分还是进了亚修的肚子,这是琳娜的“小心机”,她平时就吃的很少,而且除非是饿到头晕眼花的程度都会忍住不吃东西,理由很简单,她不想长大!

最终琳娜还是决定了睡到屋子里去,她已经太久没有享受过没有寒风的夜晚了。不过她还是找了个没用的纸箱,里面垫上了破旧的棉絮放在箱子角落,让亚修在里面休息。

屋子里就是琳娜的家,但其实小的只有一个房间大小,角落里堆着散发出不明臭味的垃圾,唯一一张桌子上也放着吃剩的食品盒和空酒瓶,没有厨房,想来家里也没人做饭。除此之外就是唯一的一张大床,此时她的母亲正背对着她躺在上面发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琳娜不敢惊醒自己的母亲,小心翼翼的把垃圾收拾起来丢了出去,清出了一块空地,然后铺上了属于自己的单薄被褥躺了进去。

夜还很长,但今晚毕竟暖和不是吗。

留在外面的亚修也没有任何不适,自己不惧怕寒冷这件事它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他很确定即便是没有任何遮挡曝露在寒风里都没有任何问题。

(是因为身上这层漆黑的皮毛吗?)

亚修缓缓闭上了眼睛,虽然恢复了不少力气,但毕竟有限,它现在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修养一段时间。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至少在亚修被吵醒时睁开眼发现周围还是漆黑的,天还没亮。

“嘘,不要说话,我带你进屋里去休息。”耳边传来了轻轻地声音,不是琳娜还会是谁?

“可以吗?你父母不是说……”

“没关系的,妈妈已经睡着了,而且现在都半夜了,爸爸估计今晚确实不会回来了,重要明天早上起早点,他们是不会发现的。”琳娜摸着黑抱起了亚修。

(会这么顺利吗?一般来说越是这么说,就越容易发生不好的事情吧?)

亚修突然愣住了,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想也不会说这种话的,一定是听其他人这么说过的。

那么,是谁呢?很熟悉,似乎经常会在自己耳边念叨,是谁?

不过琳娜抱着她蹑手蹑脚的动作打断了他的思绪,她就这样摸着黑回了屋里,并迅速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亚修其实并不想进来,但它现在做不了任何反抗。

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正常发展了,林娜的父亲不只是因为输光了还是喝酒花完了钱,酩酊大醉的突然回来了。

这个要钱时像孙子一样的男人此时重新捡起了一家之主的威严,进了门就冲到床上想和自己的妻子释放一下(倒不是琳娜或是她的母亲特意留门了,只不过琳娜出去找亚修回来时忘记关了)。毕竟睡自己老婆又不犯法,谁也管不着。

大半夜的,说的正香,突然就被一双冰冷的手又搂又摸,换做谁都会吓一跳的,林娜的母亲自然下意识的反抗了起来。

男人趁着酒劲生气了一阵无名火,点上灯就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哪知道一开灯就看到正蹑手蹑脚准备偷溜出去的琳娜,女孩的怀里还抱着一直脏兮兮的黑猫,于是这股无名之火有了更好的出气筒。

男人一把拉着琳娜的头发用力拽着,连脖子都应为愤怒变得赤红,嘴里喷吐着浓烈的酒气。

“谁让你把这东西倒进家里来的?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打死你吗?把它给我!”

疼痛和恐惧让琳娜嚎啕大哭了起来,安静的夜晚至此破碎,但她却倔强的不肯松手,反而看向了自己的母亲露出了求助的表情。

然而她的母亲只是颤抖着坐在床边无动于衷,只是谁都不知道她的手正慢慢的伸向枕头下,那里常年放着一把磨得锋利的剪刀。

“死丫头,现在就先不和你计较了,最后警告你一句,再不把这个畜生丢掉以后就不要进这个家门了。”

说完就拎着琳娜的领子像丢垃圾一般连人带猫丢到了门外并反锁了门,甚至没有给她穿衣服或者拿被子的机会。

之所以这么容易放过琳娜倒不是因为他还念及父女之情,只不过是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被周围的其他人听到罢了,况且他还急等着“办正事”呢!

琳娜抱着亚修站在夜幕下,一阵寒风吹过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哼哼唧唧的就走向了先前安置亚修的箱子,像个被遗弃的宠物一般缩在了里面……

第二天男人起床后就问起了琳娜有没有把亚修处理掉,不知道是因为休息了一晚上气消了,还是因为昨晚只是喝醉了而现在清醒了,他的语气还算平静。但眼角流露出来的冷漠还是透露了只要琳娜的回答让他不满意,他就会立刻变回昨晚的样子。

琳娜立刻畏畏缩缩的表示已经丢掉了,男人这才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而事实上林那只是把亚修带到了远一点的地方藏了起来,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经常节省下食物带过去给他。

亚修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住了多久了,在他的感觉里时间就好像握在手心里的水一般缓缓流逝,住在这里的生活片段就像跳跃着播放的歌剧一样没有任何体验可言,他也慢慢从一个经历者变成了旁观者。

没错,就是旁观者,他甚至感觉自己脱离了这这副“猫”的身体,站在一边冷眼看着周围的人或事不断发生、结束,白天黑夜交替。直到有一天,他和原属于他的身体--那只猫的眼睛,隔着不知道多少时间的距离对上了……视线。

而亚修也在这个时候正式确信,这不是他!

那他是谁?徘徊在此地,不愿意离开的幽灵吗?

亚修不清楚过去了多长时间,琳娜是知道的。距离她捡回“亚修”已经差不多过去三个月了。

而这天,她和往常一样揣好这一天份的食物就准备悄悄去见“亚修”,没想到刚出门就遇上了自己的父亲,现在还不到中午,按理说他刚出门没多久不可能这么快就回来的。

琳娜小心翼翼的放慢了脚步,企图在不引起对方注意的情况下离开。然而,只有一条路的小巷子想不引起注意又怎么可能呢?

“你去哪里?”

“我……我出去转换。”

男人的长脸顿时拉的更长了,冷声说道:“我看你是去喂那个小畜生吧!”

琳娜顿时慌张了起来,她并不擅长说谎,只是她还以为自己一直隐瞒的挺好,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却是一副早就猜到了的模样说出了这句话,她哪里还敢反驳什么。

“哼!”男人冷哼了一声,却突然一转神情温和的说道:“算了,你去把那只畜生也带过来吧,。我今天运气不错,赢了不少钱,所以买了一点吃的回来,我们一家人难得一起吃顿饭吧。”

琳娜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父亲手里还抱着一大包东西,显然是买了不少,顿时开心的点了点头。最近她父亲的“运气”一直不怎么样所以很久没有这么说过了,但事实上在以前偶尔能赢钱的时候他经常这么做的。

饭桌上,男人殷勤的给自己的妻子女儿夹菜,和平时的态度判若两人,就连对平时看一眼都会生气的猫,都特地拿了只盘子放在桌子边,不时还会丢一些吃的进去,看起来心情是真的很好。

就连很少会露出笑容的中年女人此刻都不吝啬自己的微笑,享受着难得的天伦之乐。

在场唯一表情冷淡的大概只有站在一边的亚修了,但其他人并不能看到他,不然一定会被这诡异的场景吓一大跳,特别是亚修越来越冷冽的眼神,触目惊心,说不是恶鬼都没人信。

酒足饭饱之后,男人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妻女,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愧疚的表情,然后起身离开了屋子并从外面锁上了门,带着钥匙来到了门外。

不远处站着四个表情急不可耐的男人,为首的穿着华丽体态圆润加上两撇小胡子模样滑稽,但剩下的三个人却不敢取笑他,这可是今天的金主。

小胡子身后站着的则是一脸谄媚的跟他搭着话的高大男人,这个人就是那天亚修刚来那天盯着琳娜看的男人。

剩下两个似乎是小胡子的下人,虽然满脸期待但并不敢表露出来。

“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小胡子不满的说道。

“估计快了,难道您还担心他敢骗您?再说了,好东西那是值得多花点时间等的,那对母女一起绝对是极品。”满脸横肉的男人笑着说道。

小胡子得意的点了点头,对方这句话可说到他心坎上了,他是个贵族,爵位虽不高只是个子爵,但在这个小镇子上那可是只手遮天的存在,旗下还经营者赌场花楼这些赚钱的娱乐场所,腰缠万贯,能享受的基本都玩腻了,但唯独有一个特殊的爱好一直戒不掉,那就是喜欢小女孩,特别是是十三岁以下的尤为痴迷,平时手下的人也是想着法满足他这个嗜好。

这个长相粗野的男人是他赌场里看场子的,作风凶悍深得他的重用,而这次更是为了献媚告诉了他自己赌场里的常客家里有个女儿长得不错,尤其是一头罕见的粉色头发很诱人。

而他偷偷过来看过一次之后就迷上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甚至不需要用贵族身份逼迫琳娜的父亲,只要在他的动些手脚,让他多输些钱,时间一长等他换不清在告诉他可以一笔勾销,甚至还能另外再给他不少钱,这件事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而且还不会给人抓到把柄,小胡子顿时对自己的聪明赞叹不已,多花点时间罢了,他等得起!

琳娜的父亲唯唯诺诺的走到了几人面前,扬了扬手里的门钥匙但并没有立刻交出去。

小胡子见状对手下点了点头,身后的人连忙取出一个塞得满满当当的钱袋递给过去换回了钥匙。

小胡子并不心疼,他敢打赌,这些钱不消三天就能在赌桌上拿回来。

男人接过钱袋,掂了掂分量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刻他脸上的愧疚早就被欣喜取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