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万物不为刍狗

小说: 帝王序列 作者: 何时秋风悲画扇 更新时间:2020-08-01 17:57:15 字数:2410 阅读进度:28/43

州府名叫汉州。

小城。

汉王封地,汉王刘彻世袭罔替之后,觉得汉州不能满足战略需求,于是奏请朝堂,适时先帝垂暮,皇权没落,只能由着汉王刘彻将藩地移到另外一处重镇。

汉州便萧条下来。

出汉州,穿过汉王藩地后,进入宋王藩地的一角,再径直穿过去,循着官道一路东去,一月左右可抵京畿。

大骊开国之后,太祖着令户部拨款,在全国境界修缮官道,是以大骊的官道在历朝历代之中,最为宽敞平整。

骑马去京畿。

这是个难题。

好在朱一山城府够深,不想在这些事上为难赵楚仙,让人准备了一匹矮马,又着人花了两日时间教习赵楚仙,他才能骑马上路。

然而第一天下来,两胯依然火辣红肿。

赵楚仙咬牙坚持。

欲要逐鹿天下,少不了沙场厮杀,连马都不会骑,谈何冲锋陷阵。

两日后,抵达汉王藩地边境。

出了铁脊关,便入宋地。

虽然当下的大势是藩镇割据,京畿那边又因为皇室藩王帅兵去争夺皇位,地方势力可以无法无天,不过毕竟没有天下大乱。

大骊京畿颁发的通关文书依然有效。

何况大骊的众多藩王,其实都不反感清异司,毕竟清异司只针对异人,所以这几年一直有个说法,不论天下是谁的,清异司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出关。

朱一山和赵楚仙并骑前行。

因为垂帘村一事,朱一山清异司三大主司之一的身份暴露,也没在掩饰,索性穿上了主司官袍,青袍绣蛟蛇而披大红氅,腰间佩狭刀,颇有点厂公的气势。

又容易让人联想起锦衣卫和绣春刀。

极帅。

在两人身后,四十余清异司缇骑大风卷平岗,威势汹汹。

皆是寻常缇骑。

赵楚仙问过朱一山,问他那位擅长暗杀的九甲缇骑怎么不见踪影,朱一山没好气的说既然擅长暗杀,岂会轻易露面。

那位九甲缇骑是天下最谨慎的人,别说同僚,就是清异司三大主司,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晓。

只有一个人知晓。

东宫娘娘。

出关十里,便是折柳亭。

有人负手立亭中。

一身白衣飘飘。

朱一山和赵楚仙勒住马缰,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按住刀剑上前,身后有四十余清异司缇骑,暗中还有一位九甲缇骑,根本无惧王仙之。

王仙之看着两人,叹道:“我果然没猜错,赵楚仙将要去京畿受封罢。”

朱一山笑了笑,“所以呢。”

王仙之沉默了一阵,道:“你确定东宫娘娘会登基为帝?”

朱一山反问,“当然。”

王仙之当不会信,朱一山越是如此说,他越不信,要知道先帝驾崩已有一两月之久,京畿那边吵得不可开交,皇室藩王重兵陈列各处,与帝军对峙。

京畿之中,太子虽然登基,但东宫娘娘迟迟不敢说出那四个字。

垂帘听政。

轻声道:“汉王让我来此,若是东宫娘娘必然登基为帝,则今日必杀赵楚仙,若东宫娘娘登基存在变数,可杀可不杀。”

朱一山笑了,“你杀得了?”

心中暗凛。

没想到汉王刘彻竟然如此忌惮娘娘,将是最可怕的敌人。

王仙之缓缓的道:“有四十余清异司缇骑,暗中还有一位擅长暗杀的九甲缇骑,但如此力量,真能护住赵楚仙?”

杀意渐浓。

不要小看任何一位九甲缇骑。

王仙之有绝对信心。

他能与人群之中取赵楚仙的头颅,只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即可。

因为有绝对可靠的消息,显示垂帘村的那位裴先生早已离开,没了剑圣裴旻,天下无人可挡他王仙之的拳头。

赵楚仙按剑,冷笑,“你大可试试。”

王仙之盯了赵楚仙许久,才道:“裴先生教不出你这样的人,赵楚仙,我今日不杀你,但想问你一句,你是异人否?”

这是一句废话。

无论赵楚仙是不是异人,他都只会得到否定的答案。

但这一句话必须问。

因为这一句话说出来后,赵楚仙和清异司之间就会存在着猜疑,换言之,东宫娘娘今后会猜疑赵楚仙,从而削弱垂帘村的布局。

上兵伐谋,便是指此。

赵楚仙哈哈一笑,淡然反击,“你凭什么知道裴先生教不出我这样的弟子来,你熟知裴先生么?”

王仙之笑而不语。

转身离去。

朱一山若有所思。

赵楚仙微微叹气。

气氛有些凝重。

许久,朱一山才深呼吸一口气,“走罢。”

无论赵楚仙是不是异人,都已经不重要了,垂帘村的棋子必须落下去,从异人王振口中知道过北境秦王、汉王、燕王和宋王四人身份后,朱一山就知道,这天下最大的隐患,便是前三者。

宋王得往后稍稍。

所以暂时不用管赵楚仙的身份,等东宫娘娘涤清天下,就算赵楚仙是异人,也一样不得不臣服,不足为惧。

两人继续并骑而行。

赵楚仙忽然开口问道:“朱主司,一直有点好奇,清异司成立十年,势力遍布天下,十年间杀了无数异人,难道就没能活捉一个,就无法从异人口中知道其他异人的信息?”

这很重要。

如果清异司捉到一名清末的异人,那么清末以前所有异人都无法藏匿身份,如果捉到一名和自己一样的异人,那么……

朱一山看着远方,浮起一抹亦苦亦幸的笑意,“异人也有掣肘之处。”

赵楚仙不解,“什么掣肘?”

朱一山缓缓的道:“异人但说异人时,必有天雷至。”

所以异人之间可以彼此心知肚明,但绝对不敢说出彼此的身份,也正因为如此,当年从异人王振口中撬出那些信息,清异司付出了惨重代价。

包括一名九甲缇骑的性命!

何以挡惊雷?

唯有刀剑和血肉之躯。

然后异人王振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死。

赵楚仙暗暗惊心。

旋即释怀。

异人横行的世界,总会有平衡的规则,武道拔高是一道规则,惊雷亦应是一道规则,要不然这个世界会乱套,所有的信仰和文化都会崩溃,然后经历漫长的混乱才能重新建立秩序。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此间天下,天道很仁。

一路东行。

一月时间,无风无雨也无晴。

抵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