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摔了国公爷的笔洗?

小说: 嫡女贵嫁 作者: 帘霜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5:17 字数:3333 阅读进度:229/318

居然是祖父身边的人。

祖父有什么事找祖母,但为什么不进去,偷偷摸摸的干什么,而且手里似乎有什么,莫不是祖父拿给祖母看的?

柳景玉虽然诧异,但也没放在心上,这时候有更重要的事情,依旧抬腿往外走。

躲在暗影中的小厮往里缩了缩,小心的避开柳景玉的目光,依旧等在这里,他方才过来的,也没看到要等的人出来。

曲莫影安安静静的坐在太夫人的身后,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帕子,随意的听着花厅里几位夫人说话的声音。

“四妹妹,四妹妹。”右侧的衣袖被拉动了一下,曲莫影抬眸看向曲雪芯。

曲雪芯的头凑了过来,对她低声的道:“四妹妹陪我去更衣可好?”

曲莫影点点头。

曲雪芯对太夫人低声说了一声,太夫人点头,姐妹两个人从众人的身后绕过去,从侧面出了花厅,待得出了花厅,叫过一个丫环引路,一起往外行去,暗影中的小厮动了一下,跟了出来。

丫环引着曲雪芯进了一处,曲莫影则在外面等着,忽然一个小厮从边上过来,竟似乎要撞过来,雨冬急忙上前一挡,小厮也拼命的住脚,没有撞过来,自己重重的摔倒在地,手中捧着的一件东西打碎在曲莫影的脚下。

“啊,笔洗。”小厮慌得蹲了下来,声音都变了,“国公爷的笔洗。”

曲莫影低下头细看一下,还真是一个笔洗,既便摔碎了,也可以看得出是一件精品。

“这位小姐,这……这是我们国公爷的笔洗……”小厮呜呜的哭了起来,抹起了眼泪,看着年纪也不大。

“你不会讹我们小姐撞的吧?”雨冬一听他话里的意思就恼了。

“奴才不敢,奴才是想让小姐给奴才做个证。”小厮哭道。

“做什么证?”曲莫影温和的问道。

“想让小姐给奴才在国公爷面前做个证,就说这个笔洗不是奴才故意摔碎的,是奴才不小心差点撞到小姐,自己没站稳摔坏的。”小厮一边哭一边道,看起来委实的可怜。

话里也没有任何推委的意思。

“我是女眷,不便去往前面。”曲莫影柔和的道。

“不必去前院,国公爷就在不远处的亭子里,原本是有事要问夫人,暂时不急,就等在前面的亭子里。”小厮急忙道,伸手往前面指了指,从曲莫影的这个角度看过去,还真的隐隐看到一处亭子,亭子里似乎有人。

“小姐,您就帮帮奴才,如果让国公爷以为奴才是有意摔坏的,奴才……会挨罚的。”小厮哭的眼睛都红了。

“好。”曲莫影点点头。

小厮大喜,一边抹眼泪一边引着曲莫影往前走,竟是连碎在地上的笔洗都顾不得捡起来了。

看着挺近的,但其实也绕了一点路,待到了亭子前,看到亭子里果然坐着一个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既便上了年纪,看起来也龙精虎猛,很是威严,这应当就是齐国公了,听闻齐国公是位老将。

现在虽然不再管事了,但必竟曾经为武将,上过战场,这一身的威猛,就是跟文官不同。

小厮让曲莫影在外面稍等,他先进去说明,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这位齐国公把目光转向曲莫影,稍稍点了点头。

小厮又继续说了些什么,离的稍稍远了一些,而且小厮的声音也低,既便是雨冬也没听到他们具体说的话,只依稀是这位老国公爷发出的:“嗯”“好”“可以”

小厮把话说完之后,又听这位国公爷说了几句话,转身小跑着到曲莫影面前,脸上笑容推开了:“这位小姐,我们国公爷请您过去。”

曲莫影点头,既然来了这里,看到这位齐国公,自然是要过来拜见的。

跟着小厮上前,来到亭子里,对着这位老国公爷盈盈一拜:“见过齐国公。”

“你是曲侍郎府上的四小姐?”齐国公的目光落在曲莫影的身上,审视了许久之后才,才缓缓的道,“免礼!”

曲莫影站直身子目光落在她面前的地面上,“是!”

她的样子太明显了,一条长长的眼纱,把脸缚住这么多,老远就能看得出来,这京城里也算是独一号的,但凡听说过她的,更容易认出她。

“听小厮说,他的笔洗是不小心砸的,差一点撞到你?”齐国公缓缓的问道,声音不高不低,但透着几分威严。

“正是!”曲莫影点点头,应声。

能感觉到这位齐国公的目光依旧在上下打量着她,她也只是静静的站着。

“没撞到吧?”齐国公问道。

“无碍的。”曲莫影道。齐国公的目光又落在她身上,看了又看的感觉,亭子里安静了下来,安静的时间过长了一些,曲莫影有些不自在的蹙了蹙眉头,这位老国公爷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上一世,她为季寒月的时候,也没见过这位国公爷,都说这位国公爷现在不管事情了,喜欢去城外的庄子里养老,京城里的宅子里基本上见不到他,没想到第一次来就在齐国公府见到这位隐退了的老国公。

不是说,很少在府里的吗?

“你母亲是越氏的女儿,你外祖父跟我关系极好,这以后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直接找到齐国公府相助。”齐国公终于开口了,轻缓的道。

“多谢国公爷。”曲莫影又是侧身一礼。

齐国公点点头,站起身,又深深的看了看曲莫影一眼,而后背着手缓步离开,小厮急忙跟上。

待得脚步声远去,曲莫影才缓缓抬头,看向齐国公的背影,柳眉轻轻的蹙了起来,很怪异的感觉,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总觉得这里面有些失和,这位齐国公不会特意来看自己的吧?

这个想法很突兀,但随既又让她自己给拍散在脑海里,这是不可能的,她可以肯定,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老国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交集,那就是自己的那个便宜父亲,或者说自己的娘亲的缘由吗?

“小姐,那个笔洗怎么没有收拾?”雨冬看了看齐国公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她们之前过来的方向,这个方向很明显是两个方向,那个小厮怎么也没让人收拾掉,就这么跟着齐国公走了,满满的违合感。

“可能有人会收拾的吧!”曲莫影不确定的道,缓步往之前的地方过去。

果然到了那里,地面上的笔洗已经收拾了干净,周围却不见齐国公府的丫环,可见已经走了许久。

自己过去再过来,也没多久吧?

“四妹妹!”耳边传来曲雪芯的声音,曲莫影才回过神,看到曲雪芯站到了她的身边,微微一笑点点头。

“走吧!”

两个人一起往回走。

“四妹妹,方才季侧妃为什么要找你?”曲雪芯一边走一边问道。

“问问表姐的事情。”曲莫影含糊的答道。

“太子妃?太子妃的什么事情需要问过你的?”曲雪芯越发的惊讶了,随口问道,待得问完才觉得失礼,马上带着几分歉意的道,“四妹妹,我不是故意打听什么,只是怕这位季侧妃对你不利,我看这位季侧妃也不象是真的对你好。”

“大姐看出了什么?”曲莫影一转眸,看向自己这位温婉的大小姐。

“看倒是没看出什么来,就是……”曲雪芯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答道,“就是觉得太子府里她最大,那么凌安伯府里也应当如此,她却独独来问你,总觉得有些违和。”

“只是问一些表姐以往来看我的事情。”曲莫影顿了一下答道。

曲雪芯用力的缓了一口气,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那位季侧妃看你不顺眼什么的,那可就麻烦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从侧边进门后,重新绕到曲太夫人的身后坐下,听着花厅里其他夫人的说话。

又过了一会,柳景玉走了进来,脸色温温和和,看人的时候一脸的笑意,仿佛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曲莫影却品出几分不同,至少这位景玉县主眼角时不时的闪过一丝沉冷,可见这位景玉县主的心情这个时候并不美丽。

可想而知,季悠然今天来的目地很明想,就是来威慑的,这位想当太子妃的景玉县君高兴得起来才怪。

对上柳景玉,季悠然看起来也是棋逢对手,这对自己倒是有好处,有柳景玉牵制了季悠然,有些事情,自己也可以放开手脚了。

又说了一会话,就开宴了,就设在边上的另一间大的花厅里,全是女眷,人数也不多,大家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倒也快乐。

年轻的小姐并不多,大家索性就坐到了一些,曲秋燕是和她的闺密坐在一起的,并没有跟曲雪芯和曲莫影一起坐,自打进了齐国公府后,曲秋燕就没有再跟她们姐妹两个一起,看得出很是嫌弃她们。

曲莫影落落大方的坐下,一边是曲雪芯,另一边却是一个空位,丫环们特意把这个位置留出,不一会儿柳景玉匆匆的过来,正巧坐在了这个位置上面,看了看一边的曲莫影,柳景玉笑语盈盈:“曲四小姐。”

“景玉县君。”曲莫影站起来一礼。

“曲四小姐请坐,正有事想请教曲四小姐。”柳景玉温和的笑着,态度亲和自然,没有一丝厌恶,仿佛以往曲莫影看到的都是错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