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小说: 定时之恋 作者: 是今 更新时间:2016-12-23 18:02:18 字数:3168 阅读进度:23/73

不等他走上前,扶晓已经朝着他疾步走过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他一愣:“我的包被偷了。”

季脩筠的第一反应就是:“你报警了吗?”

“不用报案,钱包里没什么钱,只有身份证。”

扶晓咬着唇,她本就肤色雪白,此刻一急,便是脸颊米分色,唇色泛白。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却是一种着急上火的亮。

季脩筠直觉不对头,既然没钱,她为何跟丢了一个亿似的,一副天塌地陷的表情?他问:“还有别的吗?”

扶晓艰涩的回答:“有一块表。”

果然。季脩筠心里一沉:“名表?”

若是一块儿名表,可就价值不菲。

扶晓有气无力的说:“不是,是一块钟表。”

“古董吗?”

扶晓摇头,“不是古董,但是非常重要,找不到这个表,我就不能回家。”

丢了就不能回家,季脩筠的第一反应是家传的宝贝。

“是家里传下来的?”

扶晓点头嗯了一声,嗓子涩涩干干的想哭。找不到的话,这下可是彻底完了。

原来是家传之物,怪不得这么紧张。

季脩筠朝着前面的路口看了看,“在这儿丢的?你找了没有?”

“是在公交车上,两个小偷在这一站下的车,我紧跟着就过来,没追上。然后我沿路都找过了,没有发现。”

季脩筠拧起眉头,朝着附近四处查看,意外的发现路口有个烟酒店,门头上有个摄像头,他说了声跟我来,带着扶晓走过去。

老板还挺好说话,听说扶晓在路口丢了东西,便打开电脑帮忙调出来录像让扶晓和季脩筠查看。

扶晓一瞬不瞬的盯着屏幕,还真是拍到了那两个小偷,果然是一伙儿的。两人匆匆忙忙小跑着经过烟酒店门口,扶晓急忙说:“就是这两个人,那个瘦子手里拿的就是我的包。”

季脩筠截了图,用手机把两人的照片拍下来,只可惜是个侧脸,而且是动态的,看上去有些模糊。

“你别急,我找个朋友帮忙。”季脩筠说着,走到门外去打电话。

扶晓走出小卖部,靠着门框蹲下来,空荡荡的单肩包搁在膝盖上,下巴搁在包上,像是一个霜打的小茄子。

她现在比刚刚发现自己穿越了时间还惊慌,至少那会儿还有回去的希望,现在丢了时钟,回去无望,成为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扶晓,而且还是个冒牌货,想想都觉得可怕,而且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害怕。

季脩筠打完电话一回头,怔了怔。

小姑娘蹲在哪儿,缩成一团,肤白胜雪,眉目楚楚。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懂了被勾起保护欲是个什么意思。

她来到陌生的城市,他身为唯一的朋友,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更何况她还帮了他的大忙。更何况,她还很喜欢自己。

季脩筠轻步走到她跟前,也蹲下身子。

他比她高了不少,蹲下来刚好看见她的头顶,乌油油的头发,在日光下泛着黛青色的光。刘海略微有点乱,也有点湿,鼻尖上还有小小的汗珠。

他忍不住伸出手,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头顶,手立刻收回来,不敢使劲,担心稍微一用力她就要昏过去。丢了东西的小姑娘脆弱的像个瓷娃娃似的。

“我朋友是公交总队反扒大队的警察,我刚才给他打了电话。刚好他就在附近,一会儿过来,我把照片给他,说不定很快能找到那两人。”

“那也未必能找到。”

扶晓垂头丧气的低着头,刘海盖住了如雪如绸的一张小脸,从季脩筠的角度看,只露出一个尖尖的小鼻梁和一个小下巴,像一只小猫。

他有点无措,不知如何安慰,想了半天,小声小气说:“要不,我买一个赔你?”

扶晓挺感动他的好意,可是这东西绝对买不到啊。

她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下可好,她和周以檀一样,要开始流浪生活了。

现在,周以檀在六年后担惊受怕,她在六年前担惊受怕。时钟找不回来,他们俩都玩完。可是周以檀好歹还能买彩票中奖过日子。就算中大奖不能领奖,小奖也足够丰衣足食,她呢……想想简直想哭。

季脩筠一看小姑娘的眼圈都在泛红,愈发的无措。

除了外公,他生平没有哄过人,不过那是个老头,好哄。陪着下两盘棋,输得快一点,就把他乐得喜笑颜开。没哄过小姑娘。

据说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购物就能治愈。王哲的老婆一生气,他的策略就是清空老婆的淘宝购物车。可人家是夫妻。以他和扶晓目前的关系,自然行不通。

最实际的“哄”,莫过于解决她面临的问题。

扶晓强调丢了时钟不能回家,季脩筠自然而然的理解为这个表是家传的宝贝,找不到就无法回去对父母交代,所以也就打消了送她回芙蓉市的念头,至少现在不行,要等找到时钟之后再说。但扶晓留在通海,工作和住宿是当务之急的两大难题,身份证被偷了,是挺麻烦。

季脩筠斟酌了一会儿,说:“你如果对我比较放心,可以暂时住我那里。你要是不放心,我帮你订酒店。”

扶晓听见这句话,刷一下抬起眼帘,她睫毛长,像是一把扇子忽然展开,露出波光潋滟的眼。

季脩筠陷在眸光里,身体像是被定了一下。

扶晓没想到他这么仗义热心,意外,也感动,吸了口气说:“谢谢,住你家,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我家在郊区,为了上班方便,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公寓。”

“你自己一人住?”

季脩筠说了声是。

扶晓咬着唇,心里做起了思想斗争。

一直住酒店显然不合适,平白无故总不能让季脩筠替她出钱。住他家,也很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她宁愿在网吧对付一夜,也没张口。

可是今天和昨天情况不同,昨天想着很快就能找到包吃包住的地方,随意对付一夜就ok,今天算是彻底完了,没身份证连网吧都混不进去。

思前想后,比起露宿街头,脸皮也只好先放一边了。

季脩筠见她没说话,还以为她有顾虑,便问:“你害怕?”

害怕的话,那就住到外公家。话还没说出来,扶晓问:“怕什么?怕你啊”

季脩筠以眼神默认是这个意思。

扶晓说:“你又打不过我。”

怕伤他自尊心,声音放的很低。

季脩筠被这句话给逗得笑了一下,“我练过跆拳道你知道吗?不然那两人见到我会跑?”

扶晓道:“那也不怕。我相信你的人品。”也相信我的拳头。

季脩筠微微眯起眼眸,心情比较矛盾。

一方面觉得她的信任让他很愉悦,另一方又替她忧虑,怎么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工作关系他接触到很多社会阴暗面,心态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扶晓比他小两岁,还未出大学校门,在他面前,就像是个不谙世事不知人间险恶的小丫头。

他忍不住说:“不能对人无条件信任,懂吗?”

扶晓解释:“我又不是谁都信,因为是你,所以才信任。”

只不过这个信任他的原因她没法直说。

季脩筠默不作声望着这个对自己一见钟情的小姑娘,有些动容。因为喜欢,所以信任。嗯……不胜荣幸,也一定不负所望。

有了住的地方,扶晓心里安定许多,万幸的说:“幸好认识你,不然我要流落街头了。”

季脩筠笑:“那倒也不会,可以去救助站,警察会送你回家。”

扶晓没言语,心说,除了那个沙漏时钟,谁也不能送我“回去”。

“没事,有我呢。”

季脩筠说着,手不由自主的伸到她的头顶上,轻轻揉了一下。方才他碰了一下她的刘海,速度极快,动作也轻,这次不同。动作依然很轻,他的手停留的时间有点长,扶晓不由觉出一抹异样。

她抬起眼眸,和他的视线碰到一起。近到咫尺之间的距离,他瞳孔中的她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

她心里默默的吃了一惊,难以置信,他眼中映射出的那个脆弱的茫然的失魂落魄的人,竟然是自己。

她一向自诩坚强,就这么轻轻松松给打倒了?

扶晓被自己的熊包样子给惊到了,胡腾一下站起来,握着拳,挺起胸,然后像是给瘪了的自己打气一般连着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心里咬牙切齿的说:“别让老子抓到那个小贼。”

季脩筠也随之站起来,心里暗暗称奇,又暗暗好笑,刚才还是个霜打的小茄子,怎么一刻间又像是小斗鸡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