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困兽之斗 上

小说: 帝国的鹰犬 作者: 黑猫不是好猫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3:37 字数:3391 阅读进度:64/70

第三十六章,困兽之斗(上)

半兽人剑圣,传说中的名号。

崛起与帝国边陲地带的原冒险者,曾跟随当年同为冒险者、雇佣兵的南境大公四处历险,被许多吟游诗人们传唱为“英雄”。

在护送曾经是不得宠皇长子返回帝都,重夺帝位中,立下汗马功劳,因而破天荒般被列为边境七大公爵之一。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英雄”功成身退,将作为帝国的贵族而在“法瑞希”安度人生之际。这位传奇人物却在册封的第二天,在无人知晓的状况下,将册封的诏书、印鉴,丢进了帝都护城河,从此行踪不定。

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这位传说人物依旧在世,只不过,显然他并不在乎荣华富贵。

然而,这位在世人眼中淡薄名利的传奇剑圣,非但并没有远离帝都,相反,隐身在了帝都的黑暗之中,成为了这座千年古都的“看家猫”。

而这一切,在萝丝的导师“卡文·辛德勒”看到那柄“黑刀·伊斯塔”时,立时明了。

“这个半兽人蛮子,居然像一个寻常人一样办起了餐厅酒店?过家家吗?”看似盛怒下的叫骂,实则是本能在试图隐藏自己此刻的强烈危机感。

不能慌乱!绝对不能!

只有冷静的大脑,才能在生死战斗中,争取到一线生机!这也是他厮杀多年总结的经验。

但是,正因如此,卡文·辛德勒才倍感困惑,甚至怀疑从头到尾,自己都是踏入圈套的愚者——纵然,因为自己过剩的求知欲,他自己也算是自愿踏入这个圈套。

只是,重点不在在于结果,而是理由。

卡文·辛德勒有一个颇为自得的魔法,能够释放自己的魔力,形成一个无形的巨大结界。当然,这个结界并没有任何攻击效果,乃至是隔绝效果。相反,此魔法最大的作用在于能够感应自己在结界内所有魔力反应。

任何魔法师身上,都有魔力反应,因为他们的魔法回路在每时每刻的转化着魔力。而这个能够随意感应魔力反应的结界,便是卡文·辛德勒能够在无数次魔法师斗法中胜利的绝技。

而这就是他在行动之前是那般自信的源头。因为,他几乎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应到那些同样觊觎于人造人的非法魔法师身在何处,而他们,却无法感知自己的存在。

然而,这项本是他骄傲的技艺,此刻却不断送来可怕的消息——那些同自己一样窥视着猫餐厅的众多魔力反应点,都在极短的时间内急速消散。

是的,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无踪。难道是能够瞬间移动的空间魔法?

空间魔法是极为高等的魔法,纵然是卡文·辛德勒自身,也不曾有幸习得。就算这些非法魔法师中偶然有几人能够瞬移,可是,这近乎一百余处的魔力点消失,难道会是空间魔法在帝国烂大街了吗?

这自然不可能。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魔力反应点的消失,一位这死亡……不,准确的说,是暗杀。

是的,有一批神秘人在半兽人剑圣大张旗鼓追杀几位目标较为明显的可怜虫之际,这群神秘人则在所有非法魔法师被转移注意力的档口,进行了有纪律、高效率的暗杀。

那么,纵观整个帝都之内

谁有能力如此有纪律、有计划,且高效的进行暗杀活动,而且还如此的配合半兽人剑圣的行动?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帝国的鹰犬,传闻中的“邪心贵族”。

这个是一个特殊的组织,在帝国境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这也仅限于名号而已。

实际上,这个只效忠与皇帝,宛如饿狼猎鹰般,游离与帝国法律之外的组织,根本就没有外人能够对其有那般十分之一的了解。

至少,卡文·辛德勒进入帝国以来,只闻其名。他的那位雇主贵族,也根本毫无线索。只是,一直以来在雇主的庇护下,从未面对过邪心贵族的威胁,以至于他几乎都遗忘了这个恐怖的鹰犬组织。

然而,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领教这个组织的可怕。

百余位非法魔法师,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内,已经被屠戮一空。而更加教人心惊胆战的是,这群鹰犬明明探知了我所在的方位,却非但没有进行围剿,反而绕道离开。

难道,是惧怕于这位非法魔法师的危险程度?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因为,卡文·辛德勒很快就发现,这群该死的鹰犬,只是把一条大鱼送给了那只真正恐怖的“看家猫”……

而此时此刻,猫人,便在他所在的房屋之外不远处,正宛如无事的长辈般,正与那位银发的人造人孩童交谈着什么。

卡文·辛德勒躲在楼阁的花窗之后,窥探着这位极度危险的传奇剑客,只感觉喉咙干咳,想要喝水——这是过度紧张而产生的不能反应。

但是,他没有去喝水。因为,越是喝水,在紧张之时,手心便更容易出汗,一旦因手汗而不慎没有抓紧的魔杖,那么必将死路一条。

“…………”

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那个正在焦急收拾这仪器、书册的随从弟子,萝丝。这个可怜的少女,宛如奴隶般一直兢兢业业,还要侍奉自己这个杀父杀母的仇人,甚至成为过试验品,这可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遭受的待遇。

卡文·辛德勒当然并不是在为这位少女担心。他只是对少女在惊恐中忙手忙脚的行为,感到厌烦。

真愚蠢,现在的状况,收拾这些死物有何意义?现下应该全力对敌才是。

然而,再好的习惯也是留给活人准备的。而对于弱小、将死之人,又何必过于苛责呢?

是了,这个魔法学徒,不,魔法奴隶,或许今夜在在劫难逃了。

至于卡文·辛德勒自己?面对传闻中恐怖的半兽人剑圣,他自己同样生机不多。但是,与他的随从不同,卡文·辛德勒在极度紧张中,思维反而愈发冷静——这是“战士”的本能,往往只有经历过多次生死搏杀,才会养成的战斗本能。

而冷静,才能从仅有的机会中,寻找到生门所在。

他思考这对策,也思考着蹊跷古怪之地。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窥视人造人就能让半兽人剑圣如此大张旗鼓的追击?甚至动用邪心贵族?

他们这些非法魔法师,配吗?

答案很明显,他们不够格。从邪心贵族如此高效率的暗杀来看,非法魔法师非但构不成威胁,甚至于是在邪心贵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况下,被默许存在的。

那么,既然如此,被帝国的黑暗秩序所默许存在的非法魔法师们,为何会被诱骗至此,遭受如此围剿?

“剑圣会”中传来人造人的消息——猫人对于觊觎着的追击——鹰犬们的暗杀,以及,“被人造人诱惑而来的魔法师”。

这些讯息若是整合在一起思考,未免有些巧合,甚至是颇为刻意。

以人造人为诱饵,无差别的击杀因觊觎而来的魔法师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是什么?

这些疑问,卡文·辛德勒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有一样,他明白了:猫人,正在无差别的减少帝都内部的非法魔法师数量,至少对于这些非法魔法师,他没有任何有深意的目的,仅仅只是无差别的屠戮。

也就是说,为了猫人那未知的目的,这些非法魔法师,包括卡文·辛德勒在内,都将宛如纸面上是数字一样,被人轻描淡写的划掉。

没人会在意,因为那仅仅只是数字而已。

想到这里,卡文·辛德勒感到前所未有羞辱,愤怒与憎恨,涌上心头,与名为恐惧的情绪混合在一起,转为莫名的复杂情绪。

望向身边那位在自己眼中生死根本不重要的少女随从。

而此时此刻,他卡文·辛德勒在猫人眼中,又何尝不是如此。

但是,越是这般想,便越是无法接受,强烈的不甘情绪在心绪中快速的蔓延。

他透过花窗,凝望着那对伫立在楼阁之外的两人。

该死的猫人剑士,以及那个人造人小鬼。

毫无疑问,他确信银发的男孩确实是人造人。因为,在这个距离内,他能清楚的感应到这个男孩身体的特殊之处——确实不是正常人类。

这是诱惑自己一步步踏入这个并不精心设计的阳谋中的诱饵。准确的说,就算明白这是阴谋、阳谋,这些早就被求知欲所操控的人,根本不会介意其中的危险。

卡文·辛德勒也是其中之一。

只不过,即便明白了如今的处境,他依旧觉得这个诱饵是如此的“美味”。

他不甘心,是的,不甘心冒这么大的风险,却一无所获的死去。

这个人造人男孩,他抢定!

既然面对半兽人剑圣九死一生,那么,又何必只想着逃跑?

这个人造人男孩,以及其背后所代表的人造人魔导学,他依旧是如此的如饥似渴!!

……

是了,正如女剑士凯瑟琳所想的那般,这群非法魔法师,是被“求知欲”所操控的人形机器,为了满足自身的欲望,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践踏法律,自然也会毫无芥蒂的藐视生命,包括他自己的生命。

在抛下这些道德束缚后,这些异国魔法师,才会展现其最具危险性的一面……宛如一头正在困兽之斗的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