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说: 殿下息怒(上下合集) 作者: 莫颜 更新时间:2019-01-16 01:23:53 字数:3238 阅读进度:16/22

毕竟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严煜目光扫向场中女子;见她们目光羞涩和脸上红,仅是嘴角谈谈一扯,眼中闪过不耐。

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是不会有这种举止的;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发现可疑之人。

随着众女轮番表演,叫好不断,但总谈不上惊艳,就算赞美,也多少看在对方的家世面子上。

在各家贵女和宫妃献艺完毕后;皇后缓缓起身;向皇上福了福;抬起美眸;闪着妩媚倾慕的光芒。

「皇上;臣妾斗胆准备了一个惊喜,要献给皇上。」

「喔?什么惊喜?」皇上饶有兴味的问,其它王爷臣子们,也将注意力放在皇后身上。

「臣妾请了一位舞伶;这是舞伶是名动江南的舞姬朱燕儿。」

闻言,皇上的眉毛挑了挑,目光也闪过一抹亮。

皇后见了心喜;其它宫妃却变了脸色;尤以懿贵纪为最,因为她们明白;皇后找朱燕儿表演,是要故意砸懿贵纪的面子,因为懿贵妃适才表演的,便是最自毫的舞艺。打从春宴开始,皇上虽然联角带笑,皇后却知道,没有表洧能让皇上看进心里,毕竟各宫妃贵女才艺都相差不多,皇上早就见惯生腻了。

这是皇后的心思,她才不会让其它妃子有机会讨好皇上;成为宴中焦点;与其如此,不如她自己搜罗才色双绝的美人。

皇上对皇后朗笑。「皇后有心了;朕很期待看到这惊喜。」

「臣妾遵旨。」皇后娉婷婀娜地再度福了福。

众人的目光全在自己身上,那感觉真是许久不曾有了,就连皇上也关注起她来,怎不令她欣喜若狂。

皇后容光焕发;朝一旁的宫女看去;宫女对她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准备妥当了;皇后便往前一步;举起双手啪啪两声。

她指令一下;乐声立即响起;随着乐声飘扬;一群女子鱼贯而出;她们一出现,众人的目光便亮了。

不同于宫中舞姬;这些女子跳得更加冶艳;而且服装也不同,果然令在场男子目光大亮。

严煜并未和其它男入一样目眩色迷;只是微微皱眉,思忖着那女人会不会易容成舞姬?

南宫凌脸上依然淡笑;看似也饶富兴味,实际上却专注在每一个舞姬的眼神中,想要找出异样。

不过这些女子还只是小角色;那闻名江南的朱燕儿尚未出场,倘若连这些小舞姬都这么迷人,那位舞魁就更令人期待了。

当一支舞跳完后,陕着音乐转折;众人明白,接下来便是朱燕儿要出场了。

正当众人引颈期待时;天空撒下片片花瓣,这花瓣轻如飘絮,但并不四散而飞,而是集中在一处,随着花瓣飘落,一抹芳影从天而降。那降落的姿态,如仙女下凡,缓缓而下。

众人一阵惊呼,看这美态;便已有惊艳之感;更加期待朱燕儿的美貌,是否也同样让人惊艳。

当众人瞧清楚朱燕儿,因为她脸上涂满鲜艳色彩,却又合情合理;因为她身上的彩衣配上适才翩然而降的身姿,她有着小巧的瓜子脸;绘饰的色彩遮住容颜,;可确定是个美人儿;男人们暗叫可惜;没能看到她的真容,却发现涂了色彩的她;更添神秘韵味。

皇上也挑了眉;坐直身子;显现出强烈的兴趣。

刚出场;尚未舞一段风花雪月;这朱燕儿便引起男人们的兴趣;然而严煜却更加把目光扫向四周。

正是歹人下手的时机,他行鍕打仗多年,警觉性强,众人皆被朱燕儿吸走注意力,他偏要扫向不显眼的太监和宫女,或是任何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人身。

偏偏;这朱燕儿正是梅初雪扮的她选择这种出场方式;便是要引得全场瞩目;如此一来;才能进行计划。

其实众人的目光有没有在她身上,她并不在乎,她只在乎皇上的目光;因为她是冲着皇上来的。

她转了圈;蝶裙飞扬,如梦似幻身段软,彷佛媚骨天成,而当裙摆飘起时,曲线若隐若现;实际上只是一晃眼,什么都看不到;却勾起众人的心猿意马。

梅初雪缓缓走在红毯上;这红毯一直延伸到皇上和皇后的龙凤座,她光着还可以听到挂在脚踝上的清脆铃铛声。

莲步来到皇上跟前;她缓缓一福。

「彩蝶仙朱燕儿;带着上天的祝福;前来叩见皇上和皇后娘娘。」

身后的那些舞姬也是盈盈福;云时真如彩蝶群聚;向皇上皇后献福。

看惯龙凤呈祥的皇上;有此彩蝶献福,还真感到新鲜皇上脸上溢满笑容,显然被逗乐了。「彩蝶仙平身,今日,你要为朕和皇后献上什么舞?」

「自然是独一无二的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一番话回答得恰到好处,梅初雪眼中闪过一抹皎洁的精芒,她低着脸,用那清润悦耳的嗓音;传到在座每个人的耳中。

「禀皇上,这独一无二的舞,还须搭配独一无二的曲子才行。」

「喔?」皇上挑了挑眉。

不等皇上问;她又接着说:「这首曲子的诗词和乐谱;是出自宫里的娘娘所作呢。」

不只皇上听了意外;在座众人更是讶异;目光扫向那些宫妃。朱燕儿适才一出场就艳惊四座,因此更加期待她那独一无二的舞姿;也猜测着是谁作了这首独一无二的曲子?皇后听了,眼中闪过惊谅和快怒;怎么这件事她没听说过?这个该死的朱燕儿,居然藏了这么一手。

可惜如今龙颜大悦,她只能把不满藏在笑容后,心思一转;忙道:「这正是臣妾要给皇上的惊喜呢。」

她故意这么么一来功劳仍然归她;果然得到皇上青睐。

「皇后有心了,不知是哪一位爱妃作的曲子?」

皇后心中一喜;她当然不知是谁,因此装模作样向悔初雪下令。「你还不向皇上呈报。」

梅初雪神秘一笑,她早料到皇后会把功劳抢去,正好落人她的圈套。

她低着头,用清脆温润的嗓音,一字一句,清楚传到众人耳中。

「禀皇上和皇后;作这首曲子的,正是洛妃娘娘。」

这番话语出惊人,不但众人一阵错愕,连皇后也变了脸,皇上更是沉下脸色。

原本对歌舞没兴趣的严煜和南宫凌,这时也把注意力移过来。

「来人。」严煜低声命令。

一名随身伺候的宫女赶忙上前。

「在。」

「众人因何变脸?」

他会这么问,是因为他从不知后宫之事,也没兴趣知道,皇兄的妻关他什么事?他只想的知道气氛僵凝的原因。—宫女小心翼翼地回答七王爷」」洛妃娘娘乃是被拘于冷宫的妃子,严煜一听便明白了,原来是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却不经意被提起,还是由一名什么都不蒙的舞姬口中说出?

他瞟了一眼皇兄失宠的妃子他没兴趣,更不想些无谓的是是非非,坐在这里己是百般无聊,那个可恶的女人到底藏在哪里?若非想追査,这种宴会他是没送趣参加。

在众人脸色各异的王也是一脸看热闹,心下为此叹息,可怜的朱燕儿,看来免不了要遭罪了。

皇后见皇上沉下脸色,一颗心慌了,她刚刚才说这是自己安排的。她指着梅初雪斥责「大胆!你说要准备独一无二的曲子,怎么没告诉本宫是谁作的?

梅初雪抬起头,故作惊惶「皇后娘娘,这……您不是说交给民女全权处理吗?您只交代民女定要准备惊喜献给皇上,民女想来想去,世人皆说皇上重才,而洛纪娘娘那首曲子确实是世间少有、天下难得,非洛纪娘娘识奏,足以给皇上惊喜,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恕罪。」

诚恐地伏在地上;在没人看见时;她的眼底却是带着笑意的。

想要我当替死鬼;我偏拉你下水!哼!

原本沉着脸色的皇上;在听到她说自己重才;还有那句「世间少有;天下难得」八个字后;暂时压下怒意,又听她说此曲除了洛妃,无人能奏;反而更加好奇。

皇后厉声道:「大胆!你惹得皇上不高兴,来人啊,把她」

「慢。」

皇后的指示才要下,却突然被皇上截住话;她的话全卡在喉间;惶恐地看向皇上。

众人也全看向皇上;就听得皇上沉声问道:「你说这曲子世间少有、天下难得,当真只有洛妃能奏?」

皇上果然起了兴趣,梅初雪立刻应声回答。「是的;禀皇上;这首曲子,只有洛妃娘娘能弹奏。」

「宫中乐府里的师傅皆是一等一的好手;就不能弹奏吗?」

梅初雪斩钉截铁地道:「若只是将曲子弹出;自然可以、但其中意境,只有洛纪娘娘的巧手才能奏出。」

。(https:///book/65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