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君未言,何人敢言

小说: 对不起,我无敌了十亿年 作者: 一只小醉倾 更新时间:2019-03-29 21:12:16 字数:2569 阅读进度:6/1107

所有人,一个个惊得瞪大了眼珠。

这还是人吗!

刚刚那种攻势,堪比一颗能碾碎数十座别墅的导弹啊!

他,竟然还一点事没有!

普通人类,能强到这种地步吗?

匪夷所思,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谢东豪、屈天原、陆酒贤等顶尖权贵,此时目光都呆傻一样,他们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感觉一阵刺骨的寒冷,冷入骨髓。

陈道极这位武道宗师。

他的神情异常愕然,随即脸上满是哭笑。

想想也是这种结果。

八十年前,那两位神榜至尊,无数武者仰望的存在。

在这位面前,还不是如尘埃一般。

挥挥手。

就烟消云散了!

刚刚他内心竟然会质疑,这真是太可笑了。

“这……这不可能!”

屈凡玄嘴唇剧烈颤抖,瞪大眼眸,无比骇然的看着这颠覆自己认知的一幕。

他那前世神榜至尊第一的力量。

无人能挡!

足以能荡平一个国家。

他有足够的信心,便是如今位列神榜之上的至尊境,他都可以能以一敌六!

然而。

为什么?

为什么面前的这个男人,能强大到已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高度?!

不要说杀死对方。

便是对方所站的那座湖心桥。

竟然在他的剑气之下,也纹丝不动,毫无一点破碎!

恐怖!

恐惧!

自他屈凡玄重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不!

应该说即便在上一世,他朝着神榜第一问鼎之际,面对那数十位至尊境强者围攻之时,他内心都没有一丝畏惧。

然而。

在这个男人面前,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惊悚!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至尊境实力在他的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

此时。

屈凡玄不敢问。

也不敢出声。

这瘦西湖酒宴之中,苏扬地界八市,所有到场的顶级权贵,也不敢说话。

这一刻。

仿佛就连空气,都安静了许多。

偌大的酒宴会场,缕缕冷风吹过,似乎都因楚凌霄的存在,无形之中,透着一股萧瑟、孤寂之感。

常言道:

我不出声,你敢动吗?

答曰:

不敢动,不敢动。

……

“唉。”

突然,一声叹息传来,如同一颗石子,坠入冷寂的湖面之中,带着沧桑甚至是有厚重的气息,就这么传荡开来,让屈凡玄身体瞬间发僵。

此前。

楚凌霄未再出手,也未再出声。

然而此时。

仅仅一道微叹。

屈凡玄身体发寒,贵为神榜至尊第一的他,却从头凉到脚,有一种惊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不禁瞪大了眼球:

“他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

哪怕动用前世的力量,对楚凌霄无可奈何,但他此时也根本不敢相信,一道叹息声,竟差点让他身体崩溃。

“这……这是夹杂着超越天劫的力量!”

屈凡玄内心都觉得一阵冰寒,一阵发瘆。

而周围所有豪门权贵。

在听到这道叹息之后,一个个再次瞪大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他们眼前,看到了各自不相同的画面。

那竟是自己出生时的画面,如光影流动,画面之中,居然开始演绎他们今后的人生。

一幕幕画面。

从他们视线之中掠过,与他们此前经历,竟丝毫不差!

时间。

如白驹过隙,一去不复返。

“镜花水月,浮生若梦,任不敌岁月冲刷。”

诗中有云: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时间不可逆转。

然而此时。

竟有人仿佛拨动了时间轮盘,逆流而上!

这是什么手段?

所有人都懵了。

陈道极目光呆滞,喃喃自语:

“这……还是武道吗?”

“武道,能做到这般吗?”

……

突然。

屈凡玄失态大叫起来,眼中无神,犹如受了莫大刺激一般:

“这……这不可能!”

“这是假的!假的!即便是传说中的仙人,也不可能做到逆转时间!”

“你骗人!你到底耍了什么把戏!你这是在骗我!”

屈凡玄一下子从空中跌落,口吐鲜血不止,头发散乱的坐在地上。

一瞬间功夫。

他的头发,竟变得无比苍白。

这一幕,直让众人内心无比发冷,忍不住全都打了一个寒颤。

“假的,你骗我!”

屈凡玄摇着头,脸上尽显痛苦,他难以接受刚刚所看到的画面:

“难道我的结局,早已在上一世便注定了?”

“那又为何,让我重生!”

他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

如何从一个豪门废材,那个所有人眼中唾弃的私生子,崛起于华夏之巅,成为万众瞩目,高高在上的神榜第一。

同样。

他也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

如何陨灭于天劫,然后重生再活一世。

然而。

重生之后的最后一幕。

到现在为止,于此时此刻。

在这瘦西湖豪门酒宴之中,所将要发生的情景,竟一点不差!

“道家曾言,冥冥之中早已注定,那为何还要让我重生!”

屈凡玄的声音越大越大,声音之中充满了困惑,最后朝着湖心桥上的楚凌霄,他放声大叫,看起来无比凄凉:

“你说啊!为何!”

“为何上天既让我重生,又最后让我落得如此下场!”

“难道这就是天道吗!这就是宿命吗!!!”

到了此时。

屈凡玄内心对楚凌霄,已经没有多少恨意。

即使是死。

他现在,也只想要一个答案。

……

“在你上一世如苍龙一般,俯视蚁虫时,是否曾想过,也有苍龙在俯视你?”

湖心桥之上,幽远而带着寂静气息的声音传来,冷,高处不胜寒,带着负手而立于山巅,周围除了自己,空无一人的孤独。

众目睽睽之下。

楚凌霄遥望月空,他从始至终未看屈凡玄一眼,目光之中透着淡淡孤寂:

“这,便是你要的答案!”

尾字落下。

屈凡玄身体,轰然破碎,从下到上化为光影,一点点消散。

弥留之际。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带着一丝不甘,缓缓闭上了双眼。

而另一边的谢东豪。

则是连惨叫声,都未来得及发出,身体便直接炸裂。

那位屈家二少爷,虽没死。

然而。

他的四肢凭空断裂,凄惨叫声,极其声嘶力竭。

顿时。

响彻整个瘦西湖酒宴会场。

整个会场的豪门权贵,一个个更是直吓的呆若木鸡,心里直发毛。

最后。

当屈天原,因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整个瘦西湖酒宴会场,这才回到刚刚寂静无声的样子。

满堂看尽权贵门,却闻无声,此为何?

答曰:

“君未言,何人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