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琉璃雕菩提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21 21:19:00 字数:2217 阅读进度:215/219

出云寺,老茶树开着雪白的花朵,漫天飞舞着淡淡的金色功德。

白决站在山门内的大殿之外,只见满目的琳琅。

“吱嘎”

有人从外推开了大殿的大门,虔诚地弓着腰背,颔首而出,像是最谦逊的行者。

“这位施主,我们尽力了。”

那个人淡淡地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白决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来看着他。

“谢观主的心魔积怨已久,绝非我等区区可以化解的。若是施主一定要问我等如何才能将谢观主心中的执念化解,大约也就只有昔年的那一位从我山门里走出去的十二师了。”

白决笑了笑:“所以,谢秉心无药可救了,是吗?”

那个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亦是含笑道:“是。”

“救不了就算了,大不了……我带他去西陆。”白决将视线从那一扇大门处移开,神情淡漠,眼眸冰冷。,“天大地大,总没有一条绝人之路。”

那个人扫了扫衣袖,俯身拾取了一片落在堪堪门前的荼蘼花瓣,不经意道:“人世间都说,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可是,谁又能够想到,老天爷是没有断绝人族的生路的道理,可是天却有绝你我之路。”

白决没有接话。

春秋匪解这个时候在他的心底狂笑不止,他说“听到没有?禅宗有大智慧的人都在劝你,你还要执迷不悟?”

“清上人,您又何必如此悲观?”白决想了想还是出声道。

这位上人将掌心的洁白花瓣往远处一吹,只见这一瓣悠悠地飘远了,接着又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不再动作。

“既然白前辈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世了,那我也不妨直言一句。”清上人面目慈悲地从门内彻彻底底地走了出来,朝着白决行礼道,“前辈是千百年来唯一一个闯过我出云须弥间的大能,可见前辈的心中已将天地一同,堪称臻至化境了。但是,我有一事不明,既然前辈臻至化境,又为何浮游于红尘之间,久久地留恋不去?”

白决长叹了一口气:“你想问的应该是我为什么可以过你们出云的须弥间吧?”

他顿了顿,按着自己的胸口道:“因为我没有心,没有七情六欲。”

“一个没有心、没有七情六欲的人,能够过须弥间,实在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那么,施主又是为何会没有心呢?”清上人继续问到,“我查遍世间典籍,从未见过有一个人是没有心的。”

白决微微一笑:“那你今个儿总算是长见识了,见过了我这样没有心的人,也算是不虚此生。”

清上人:“……”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前辈,您”

“谢秉心就交给你们了,送他到此已经是我尽力了,接下来”白决看着他。

“接下来,我们会将他送进罪沉湖底。”清上人道,“您要跟我一块去吗?”

白决沉吟了一会儿,道:“好。”

待到里面沉默的几位上人将昏迷不醒的谢秉心送出来的时候,白决还特意地多看了两眼,昏得很沉,大约是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的。

“白前辈。”

白决听见清上人在喊他的名字,不假思索地就回身道:“你想说什么?”

清上人颔首道:“前辈知道罪沉湖底曾经呆过谁吗?”

白决看着他反问道:“谁?”

“西陆尊主。”

白决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想了想问到:“可是,这与我又有什么干系呢?”

“前辈不关心吗?毕竟,他跟前辈可是有白头的姻缘线的。”清上人笑眯眯道。

“你想告诉我什么?”

清上人浅笑道:“百年前,尊主阁下不是被天庭的天君封印的。他是自己沉入湖底的”

“自剜双目,自废修为,自堕凡尘。”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

听在白决的心上,倒有几分自己经历过的味道了。

若是云深流就是西陆尊主的话,那些事情倒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了。他当初注意到白决的理由根本就不可能是白决的功德道身份,反而可能是因为,不,应该可以肯定就是因为白决是他的师兄,化身西陆魔界尊主的云深流才会这样关注白决。

最终步步为营,直接将白决囚于身侧。

“别想逃,别想逃……你别想逃……”

“我原先只不过是一个在山门口负责洒扫的小徒,谁成想,有一天人心惶惶的,东陆百家仙门的上层修士早就奔赴朔方原,进行着在他们预料之中的决一死战。然而,我正在给山门外的青石板除苔藓的时候,他、他竟然从对了,就是魔界尊主,他一个人从天上摔落下来,轰然一声,几乎将出云的山门砸出了一个大坑。我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山门都给人砸坏了,我总不能上去看一看,也好寻个物证,证明一下不是自己弄出来的事情。”

“可是我刚刚走到那个深坑近前,西陆魔界的尊主就从底下钻了出来。”

“哦,那几年西陆跟东陆打得厉害,修真界几乎是人手一张尊主的人像,我见得多了自然也就记住了,当下就认出来了他究竟是谁。”

“我傻在了原地,就这样看着尊主从底下忽然间爬了出来,连身上的尘土都不拍一下,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眼睛当时还在流血,黑洞洞的,一点儿都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东西。”

“他问我了一句:这里就是出云寺?,我吓住了,自然是回答他:这里确实是出云。。”

“他听了我的话当时连道三声好,接着就让我告诉他哪里是罪沉湖。”

“最后,他从湖上跳进了湖底,放出了底下封印的所有妖魔,将自己关在了最里面。”

白决渐渐地跟着清上人走进了湖底最深处,骤然停住了脚步。

“你们想要连我一起困在这里,简直是做梦。”

清上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里可是连西陆魔界的尊主都被困住了!”

白决摇了摇头:“云深流想要被困住,所以罪沉湖能够困住他。”

“可是我并没有被困住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