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罪骨销(完)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21 21:18:59 字数:1821 阅读进度:214/219

冲天的灵气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光柱,几乎可以比拟在太上仙宗时的那一次苍生剑的失控。

十方震慑。

白决一边警惕着四方蜂拥而来的阴邪之物,一边注视着那冲天而起的光柱。

这是……成魔的先兆啊……

难道是有什么邪物混进了船里?

白决摇了摇头,有李维尘跟牧尘两个人在,哪怕是当真有什么邪物混入,那也应该是极强的存在断不会等到现在方才发作。

现在发作,那不是等着同归于尽么?

可是,等白决抬头之时,他才发觉,原来凌空出现在那里的人竟然是谢秉心。

那个恢复了原样的谢秉心。

“这可真是……”

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只见谢秉心周身八尺尽皆逸散而出的灵气,耀眼的光芒如同月光一般铺撒开来,就像是他这个人一样,仿若永恒的明月,清风千古不变。

“苏钰!”

“牧尘!”

谢秉心一连喊了两声,带着声嘶力竭的味道。

牧尘突然回头,自然是听见了谢秉心喊他的声音。但是,他们之间隔着千军万马,隔着牛鬼蛇神,隔着命运与时间。

白决在看到这个的时候,忍不住也回头看了一眼自家的师弟,眼神温和而纯然。

他给云深流传音道:“这可就尴尬了。”

云深流笑了笑,也回了他一句:“是啊。”

“若是他们两个人都死了,那我们岂不是千古罪人了吗?”白决淡淡道。

云深流:“我陪你。”

白决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了一下,也未曾注意什么场合,反而直接飞回了云深流的身边,定定地看着他。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的,师兄。”

“我是说,我选择在清澴七十二洞天云海里顺从你的安排嫁给你,不是我的本意。”

云深流笑了笑,分外风轻云淡地说到:“我知道。”

这三个字,好像无足轻重,又好像沉重到了骨子里,让人说不出口。

白决亲手抚养了云深流二三十年,不仅把他当兄弟,还把他当自家的弟弟,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怕凉了,却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兄长。

“师兄的心太软,我也知道。”云深流一脸的笑意,然而配合着这漫天的阴风怒号,无端得让人心酸。

白决看着他。

“若是师兄死了,我大约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独活的。”云深流浅笑,“没意思。”

白决想了想,摇头道:“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哪里有谁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呢?你该向前看。”

他这个时候难免想起来了当年像个疯子一样禁锢了自己的那个西陆魔界尊主,便又干脆补充了一句:“深流,不要再执着于仇恨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东西值得你去追求。比如说,人世间的生灵。又比如说,未曾经历过的许多事情。”

云深流继续笑着,颔首道:“师兄说得对。”

白决见他顺从,也不好再就这个问题深究下去,于是他也点了点头,接着朝牧尘的那一边看过去。

“你说——谢秉心能够追得上牧尘吗?”

云深流果断地回答道:“追不上。”

“为何?”

“因为被上天接受了的祭品,就断然没有让它给吐出来的可能。”

白决闻言,奇异地看着云深流,便是问了一句:“难道……这是——”

“就是师兄想的那样。”云深流不动声色,淡淡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尤为的意味深长,“不过,师兄这一回不想要救一救这位牧宗主的命么?”

白决:“我为什么要救他?”

“我以为,按照师兄的性子,必然是要出手救一救的,哪怕明知道救不了也要试上一试的。”云深流道,一语尽,意千重。

白决摇了摇头:“我早已不是当年的我了,就如同你也不是当年的你了一般。既然明知道救不了他,我倒还不如直接静静地旁观,也落得一个干脆痛快。”

“师兄,我这些年变了很多。”

“知道了。”

白决胡乱地答应着,私底下却在向春秋匪解追问到关于这种“深渊”的事情。

我不相信能够改变什么吗?

既然如此,你还问这个问题做什么呢?

白决皱了皱眉。

我当然想知道。

未曾。

白决想了想,心里回答到:没有。

为什么?

白决不知道春秋匪解想要说什么。

春秋匪解的一席话说完,便不再开口,然而,它在一旁空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白决向他继续询问。

白决看着远处渐渐落入深渊之中的牧尘,心绪平稳若初冬的镜湖。

我为什么要生气?

这个世界上的骗子很多,骗术层出不穷。至少现在我知道了,原来师尊不是平白无故地收我为徒的。

白决这个时候摊开了那一团牧尘最后塞给自己的纸条,纸条揉成皱巴巴的一团,字迹也潦草,好像在匆忙之中写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