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罪骨销(十九)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21 21:18:59 字数:2185 阅读进度:213/219

谢秉心是个很好的人,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只有李维尘知道,谢秉心的为人究竟好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他就是被他的这位谢师兄给从杂役堆里给捡回去的。

那个时候的谢秉心尚且还是老观主的记名弟子,虽然入道晚,但因为勤奋刻苦,却是修为与日俱增,堪称是一代天骄,连带着老观主在许多事情上做决定的时候都会稍稍地询问一下他的建议,不是青霞观首徒,却胜似青霞观首徒。

谢秉心把遍体鳞伤的李维尘从杂役堆里捡了回来。

那个时候的李维尘空有上好的灵感却根本就没有修习青霞观道法的天赋,所以才会被挑选的管事给丢到杂役堆里去。然而,青霞观里的杂役大都是年纪足的人,根本就没有李维尘这种连少年都算不上的孩子。

所以,与他们一般的任务被放在了李维尘的头上那当真就是刁难了。

谢秉心把人给带出来的时候,就对李维尘说过他只是一时的恻隐之心。

他说,看到还是半大孩子的李维尘在受苦,就好像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弟弟。

人皆有恻隐之心。

何况他谢秉心乎?

李维尘那个时候的年纪不大,却也知道谢秉心是个好人,他用记名弟子的身份在观中修炼,本就有些不能够说出口的尴尬,如今收留了一个自己,那便是尴尬上又添了尴尬,不是一般的尴尬。

他本向谢秉心请辞,希望他让自己离观,不再“碍”众人的眼。

谁知道谢秉心居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找出了一本书,对着李维尘一字一句道:“你难道不想要变得强大吗?”

谢秉心在收留李维尘的时候就知道了李维尘在凡俗之中的身世——他也是个孤儿,父母都死在妖道的手下,家财散尽,一无所有。

所以,李维尘无比地渴望变得强大。

因为变得强大了以后,他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免受生离死别之苦。

谢秉心拿出来的那一本书就是青霞观已经尘封近千年的无上剑道,剑道毕竟与道法不同,李维尘学不会道法,却未必连剑道都一窍不通。

在李维尘接受了无上剑道以后,第二天,谢秉心便拜入了老观主的门下,成为了青霞观的大弟子。

即便是如今看来仿若天成的无上剑道修习者李维尘,他在初始修炼这一门功法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无从下手的。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当真是众人口中的那个“废物点心”,一度想要放弃修炼。

这句话便是谢秉心在那个时候对他说的,李维尘站在崩溃的边缘,身旁便是绝望的万丈深渊。

当然拉回他的并不是谢秉心的话语,而是老观主出面求来的给他专门的剑道指点的白上仙。

但是,李维尘一直都很感激谢秉心。

没有谢秉心,就不可能有他今日在无上剑道上的成就。

直到老观主快要咽气的时候,他才屏退了所有人,独独留下一个李维尘,对他说:“青霞观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李维尘愣了一下。

他问为什么不是他的师兄谢秉心继承青霞观观主的衣钵。

老观主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告诉他,青霞观不能够让一个寿数不过百余年的人来做观主,接着就咽了气。

羽化登仙。

其实是死了,魂归无望海。

从那个时候开始,李维尘就一点一点地知道了谢秉心为什么会被老观主收为徒弟。因为谢秉心的身上,承载着晓山院的全部气运。

原本的谢秉心应该会流落秦国边境,身不由己地隐居山中数十年,接着被外边涌进来的流民惨状所惊动,方才毅然出山成就一代贤相,洗清晓山院的罪名,可谓是沉冤昭雪苦尽甘来的美好结局。

然而,他的命数在老观主收留他的时候便被改变了。

他身上承载着的那一份属于晓山院的气运,被老观主用在了稳固青霞观的气运之上,也正是一次的改变,导致了秩行渊的帝王命数变得飘忽不定,才被白决在一个破落镇子上给捡到。

可是,改命以后的谢秉心依然面临着一次大劫。

李维尘虽然修习的不是道法,但是这种粗浅的知识他还是知道的。

毕竟,老观主教过他们,人间劫数九种,生老病死惊离散风月。

而谢秉心面临的这一劫便是死劫,避无可避,插翅难逃。

不过,李维尘并没有如老观主的愿,他在走出老观主的洞府以后,朝着所有人宣布,谢秉心就是下一任的观主。

“放手。”

谢秉心冷冰冰的两个字成功地令李维尘回神,他看着怀里的这个师兄,心想:师兄的心太软,以后没了他撑场子,大约是要过一段苦日子了。

李维尘想着,摇了摇头,道:“谢师兄,谢谢你。”

“但是,现在,请恕我不能从命。”

他说着,将谢秉心强行抱回了船上的楼阁之中,另寻了一处安全之地将人给捆绑好,免得他乱跑,便离开了。

谢秉心一时之间怒上心头,眼睛都瞪红了,在他的那个位置能够依稀隔着纱窗看见一些外面的黑云翻墨,蛟龙翻腾。

可知是一场恶战。

然而,却是一场与他无关的恶战。

谢秉心耗尽心力护卫天下正道百年,锄奸邪,去佞妄,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沦为那个被保护在别人羽翼之下的角色。

他眼睁睁地看着牧尘召唤千里邪尸,带着千军万马奔赴向海中仿佛凭空而来的一团深渊,头也不回。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去阻止他一下吗?

谢秉心的大脑一片空白。

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去阻止牧尘的这种行径?

逆天改命原来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吗?

不。

谢秉心回过神来。

他吃得苦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受那么多苦了。

如果当初自己再认真一点,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万尸鬼宗满手鲜血的少宗主牧尘。

千错万错都是他这个义兄的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