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罪骨销(十五)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16 22:14:34 字数:2178 阅读进度:209/219

白决突然出声道:“所以你现在,就是为了用自己的命去替谢秉心的命,填海吗?”

牧尘点了点头。

白决摇了摇头:“可是,你凭什么认为,你就可以用你自己的命欺瞒天道,逆天而行,改了谢秉心的命数?”

牧尘伸出手道:“我本来不必将十方纲幻从青霞观带走的,只是借来观测一些事情就可以了。但是我却冒着被全东陆追杀的风险去带走它,仅仅因为我需要用它来完成我替命的阵法。”

“有一件事我没有跟你说清楚,白前辈。十方纲幻不是被天雷劈碎了,它是被我用阵法封印进了我的魂魄里。”

“我自知难逃一死,却并不甘心就这样一无所成地赴死。生生轮回的阵法大成以后,我就是真正的不死不灭了。哪怕过程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我还是抢在谢道长沿着他原本的命运轨迹走下去之前,回来了。”

“十方纲幻是神器天生就可以将天道的窥探屏蔽在人世之外,我的魂魄里封印着十方纲幻,自然也就不是什么会被算入三界五行六道轮回之中的东西。”

“再说得通俗一点,我应该是一个不存在于世的人。”

“既然如此,谢秉心的命由我来替代,于情于理,都很合适。”

白决这个时候忽然间摇身一变,变回了那个介于他本来的相貌与白少主的那一副仿造白决娘亲之间的容貌。

他拍了拍牧尘的肩膀,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说吧。百年前他来我的草庐前跪了许久,就为了求一株传说中的‘仙灵草’去救人一命。”

“我没有答应。”

“可是,他却依然没有责怪于我,反而十分体谅地悄无声息离开了我的草庐。他知道我是真的无法将那株草给他,但是不试一试,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甘心。”

“我现在想一想,或许在沧洲放了你一马,应该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掐指一算,谢秉心来向我求药,应该就是为了救你一命。”

白决认真地计算了一回,定论一般道:“谢秉心为了你不惜代价了三回以上,你却没有为了他做些什么。如此说来,你现在直接还他一条命,那也是寻常。”

他说着,不动声色地看着窗外黑沉无比几乎压迫道了眼前的天空,淡淡道:“到了。”

牧尘回头,眯起眼睛瞧了一会儿阴郁的天色,一字一句道:“地方是到了,时辰却还差着一两刻钟的样子。”

“不过,也快了,等海水开始下沉的时候,就算我们补海的时机。”

白决:“要是不补这个海的话,会发生什么吗?”

“会有东西从里面出来,很可怕的东西。”云深流的面色凝重,插了一句向白决解释到。

白决的脑海中仿佛灵光一闪。

他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又缓缓地松开,反复几次以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春秋匪解说的没错,他的好师弟,真的可能就是那个西陆魔界的尊主。

要不然,他不可能知道,也不可能从补海引导白决联想到西陆那些时不时出现的深渊。

只是白决并没有当即将这件事情直接拆穿,他还需要一些事实来确认这一点,以免出现错认。

起先是牧尘笑了笑自顾自地跃出了窗外,接着众人追过去一看,他落在了一只体型巨大的长翼亡兽的背后,腾空而起。

然后是白决略作思索,直接跟着牧尘跳了出去。

既然白决跳了,云深流肯定也是要跳的。

众人都跳了,李维尘不可能不跳。

外海一片漆黑,从上往下俯瞰过去,竟然会让人产生难以磨灭的离奇感,不知道究竟那一片才是天地。

“待会儿,等海水落下去以后,你们记得帮我护法。”牧尘站在那一只形容可怖的亡兽的背上,满身的云纹白衣风度翩翩,看起来不像是个万尸鬼宗的邪魔外道,反而像是不知道从哪儿被邪魔外道绑架来的仙人。

外海之上皆为白衣,仿若缟素。

白决这时候忽然间开口道:“牧宗主。”

牧尘抬头,将视线从外海的海面上转移到了白决的身上。

“怎么了?”

白决:“这艘船上,都是些什么人?”

牧尘想了想,掰着手指对白决解释道:“万尸鬼宗的尸骸,秦国死囚,罪大恶极之人……还有——”

白决抬手阻止了他继续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那么,我想问牧宗主一句。你知不知道,万尸鬼宗如今有一个妖修,那个妖修是龙族的先太子殿下?”

牧尘的视线忽然间从白决的面上转开,看向海中。

“谢道长这一生从来都没有行差踏错过一步。”

“秉心而断,知非不恕,自然。”白决说着微微颔首。

然而牧尘的话锋一转,他道:“但是,这一件事,谢道长确实是做错了。”

“你们都说那位龙太子该死,可是你们谁又知道,他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来赴一个约。”

“他是来救燕国的旱灾的。”

“被燕国杨氏请来救旱灾的。”

白决愣了一下:“那他怎么会跑到齐国的地界?”

牧尘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微妙神情:“他不认得路,也没有个人带路,走错了。”

白决:“……你想说谢秉心杀错了人,不,龙么?”

“也不算是杀错了。”牧尘顿了顿,“当时那个情况,龙太子是不可能认错的,也不可能收手的。所以,我只能够做到这样,把龙太子的尸首找到,然后复活,让他加入我万尸鬼宗。”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阴差阳错的事情,不是每一个你都可以救得过来的。”白决淡淡道,“你救了他,焉知他不会借助着你的帮助去寻找自己心中认定的仇敌,用最恶劣的方式去复仇。”

牧尘长叹了一口气:“我也仅仅是有一个帮一个罢了,哪里可能真的每一个都救过去?”

“更何况,那个龙太子,他的心性本不坏。他去思慕城,也只是为了找谢道长,与他再次一决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