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罪骨销(十二)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16 22:14:31 字数:2183 阅读进度:206/219

那个第一个被曲敖救下来的小孩,后来便成了三族最大的英雄——他杀死了昔日至高无上的“天尊”。

血染了衣袍,这个英雄活过了洪荒之战,却没有活过后来的人心龃龉。

既然是传说中的“天尊”,哪怕是死去了,他也与旁人不一样。

曾经有鲛人一族在洪荒一战后被人族魔族逼迫,不得已退居外海,一退再退,结果退到了“天尽头”。

在他们的记载里,每当暴风雨过后,出彩虹的时候,“天尽头”就会出现一座芒石荒山。

那座山上只有一棵树,树下坐着一个人。

树是红云盖顶,人也是满身绯色,只是看起来有的地方深些、有的地方浅些。

鲛人里有蒙昧的小鲛不听家人的告诫游到了那个人所在的地方,爬上了荒山,好奇地问他——你是谁?为什么坐在这里?

那个人的回答是:我是“亡天尊”。我曾掌八方杀伐,手握四海权柄,醉卧云头,笑看百代兴衰。

小鲛人不信。

这个人要是真的那么厉害,他又怎么会被困在这个地方呢?

所有人都知道,外海从来都不是什么平和之地,也只有穷途末路之人才会长居于此,苟且偷生。

那个人笑了笑,从头顶的树上摘下一片叶子递给小鲛人,道:你日后可以拿着这片叶子来求我一件事。

小鲛人不高兴。

这叶子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他抬头就能打下来好几片,这人也忒没有诚意了一些。

可是,从他接过那一片叶子以后,那个人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真真正正的消失。

哪怕是如何波涛汹涌的暴风雨过后来的光鲜亮丽如锦缎铺地一般的彩虹降临,那个人跟那棵树也没有再出现在鲛人一族的领地之中一次。

很多年以后,那个小鲛人才知道。

困守“天尽头”的不是人,是一道残魂,只不过因为是“天尊”的残魂,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个人。

他说的执掌天地杀伐也不是假话,因为昔日的“天尊”确实是执掌着典狱司,只要是他在的地方,就有公平与正义,无关种族。

然而,他的衣袍上过于浓烈的颜色也并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那就是血,三族的血。

所以,为什么在洪荒的最后“天尊”要对三族痛下杀手,这一直都是一个谜。

春秋匪解这个时候忽然间朝着白决开口道——

白决:你又知道些什么?

春秋匪解说出这一句话以后就不知道触动了哪一根心弦,沉寂了下去,无论白决再怎么询问他,他也不肯再透露一句话。

“师兄。”

云深流恰到好处地开口,语气里莫名地带上了一丝撒娇的意味。引得白决看着他,神色都和缓了许多。

毕竟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师弟。

这样想着,白决的眼神又柔和了三分。

“我知道我劝不了你,我也不奢望您原谅我曾经犯下的那些过错。”云深流顿了顿,“我只是希望,这一次,你能够好好的,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白决淡淡道:“我能出什么差错?”

他说着还松开手摸了摸云深流的脑袋:“我的修为,可是比你高得多了。”

这当然是算上了苍生剑里的那个春秋师兄的份的。

单论他本身的实力修为,那倒是不好如何与云深流做比较。

毕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无论如何,这脸皮都是该有所长进了的。

云深流笑了笑,撇开这个话题,指着站在旁边老神在在的谢秉心道:“师兄准备拿他怎么办?”

白决:“他?那当然是要帮他找回自己的记忆了。莫非你有什么见解?”

云深流心知白决暂且不想与他提起从前的事,自然便是随他,他也不想提起从前的事来,平白让师兄感到难过。

“可是,师兄,没有人希望谢观主恢复记忆。希望他想起来的人,只有你。”

谢秉心这个时候实在是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道:“还有我。”

“你不算。”云深流连视线都没有分给谢秉心一个,就是死死地盯紧白决。

“为什么?我需要一个理由。”白决退了一步。

“因为,他不能想起来。”云深流指着谢秉心如是道,“他一旦想起来了那些事情,便会死。”

白决不禁皱眉。

这就有些棘手了。

“一定会死么?”

云深流略作思索,继续道:“一定。”

“但若是在这艘船从外海的‘天尽头’平安回来以后,谢观主再恢复记忆,那大约就是不会死了。”

白决对上了云深流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颔首道:“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下船。”

“——来不及了。”

一个人从拐角的地方猝不及防地冒了出来。

他的身上是与云深流如出一辙的祭司白衣,甚至连那一张脸都是一模一样。

白决回头,愣了一下,有些犹疑地出声唤了一句:“李道长?”

那个人的面孔马上变了一副模样,白决定睛一看,果然是李维尘。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维尘长叹了一口气道:“怎么?我谢师兄都在这里,倒还不许我在这儿了?”

白决:“……”

不是不许,只是这也太过巧合。

李维尘一边满脸的无奈,一边从地上抱起了手足无措的谢秉心。

“唉!你还别说,谢师兄还是这个样子可爱多了。我还真没见过他的这个样子。”

话音未落,李维尘就一把将谢秉心的脸恢复了原样,然而却没有将他的身体恢复成平常的大小。

白决就这样看着李维尘把满是诡异感的谢秉心给举高,然后放下,举高,然后放下,甚至到了最后还把他给抛了起来,好像在玩一个娃娃。

他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云深流正在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凌迟着李维尘。

谢秉心:“……”

我不是国师么?

为什么随便来个小祭司都能这样对他?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