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罪骨销(十一)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16 22:14:30 字数:2182 阅读进度:205/219

这艘传说中的宝玑船很大。

大到了没有人会怀疑他究竟能不能抗住海上的风浪的地步。

白决上船的时候是跟在那个人的身后的,那个人走在前面,他跟谢秉心跟在后头,亦步亦趋。

街道两旁是无数的百姓,人头攒动,却又何其的肃穆庄严。

没有人敢开口,只见满眼尽是国师府不染尘埃的素白袍服,霜雪百年未变,人心千载如一日。

假国师走上了船甲板,但是他没有进入船内部的层台耸翠之中,反而在登船的那一条长到仿若通天梯子一般的步道的尽头停了下来,站定回望这座秦国不过数百年历史的都城。

风雨却已经将它刻画得与百年前的那座曾经承载过“天下破晓”的晓山院的覆灭故都一模一样了。

祭司队伍经过了假国师的身旁。

步调冷寂,而又一致。

假国师却唯独死死地盯着白决的祭司,连掩饰都不加任何的掩饰。

他压低了声音冲白决的祭司一字一句道:“上了这条船,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即便是隔着一层薄纱,白决也能感觉到这个人对祭司的不友好,或者说,那是一种压抑着的愤怒。

为什么?

白决还来不及做什么思索,就听见他的祭司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地出声道:“我既然来了,那就断然没有再退回去的道理。倒是你——”

祭司忽然间收声,白决连神识都来不及放出来,他就闭上了嘴巴。

倒是什么?

春秋匪解悠悠然地出声道。

白决皱了皱眉头,按捺下内心的困惑,问了他一句:你为什么这样说?

春秋匪解的话音未落,白决就感觉到有人拉了自己一把,他抬眸一看,原来是谢秉心。

谢秉心白着一张脸,有些担忧地望着白决,不知道是怎么了。

一直到进入了宝玑船上密密麻麻的宫殿楼阁之中,白决看着没有人跟着方才朝谢秉心关心了一句:“你怎么了?”

谢秉心捂着心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从何讲起。

“别急,慢慢想,想清楚再开口。”

“我……我……”谢秉心喘了一口气,擦了一把汗,“这艘船有问题。”

白决眯了眯眼睛:“什么问题?你感觉到了什么?”

谢秉心:“我必须上这艘船,但是我知道,我回不来的。”

白决:“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艘船,不是他应该来,却必须来的。”祭司回头,衣袖一甩,四周原本敞开的窗户当即紧闭。

“你知道什么?”白决抬头看他。

祭司微微一笑,走到白决的面前蹲下,平视着他,压低了声音道:“比起这个——师兄,别来无恙。”

他露出了森白的牙齿,看得白决就是一阵没来由心慌。

“……”谢秉心疑惑地瞧瞧白决又瞧瞧祭司,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算了。”祭司拍拍衣袖,自然地伸出手想要抱住白决,然而他的手才刚刚伸出去,白决就果断地躲开了,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一丝的机会。

祭司的脸色僵硬了一刹那,转瞬又恢复了寻常。

白决趁着他没有起身,直接伸出小手按住了对方的头顶,眼眸沉了沉,勉强在脸上绽开一个笑容,一字一句道:“深流,好久不见。”

谢秉心:“……”

我脑壳疼,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师兄。”云深流蹲在那里,干脆就势用头顶蹭了蹭白决的掌心,“我好想你。”

白决一个用力,生生地按住了他动来动去不安分的脑袋,冷酷无情地继续道:“你最好先给我们解释一下,这艘船到底要到哪里去。”

云深流乖巧地顺着白决下心意不再动弹,开口道:“这艘船要去的地方是天尽头。”

“是——”白决刚想接口,就听见云深流继续道,“就是那个亡天尊的天尽头。”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沉寂了下来。

只有谢秉心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表示自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不仅白决知道,云深流知道,春秋匪解也知道。

那是一个上古的传说了。

春秋匪解暗道了一句:说起来跟曲敖师尊也有一些渊源。

上古洪荒,曾经是一个混乱但又生机勃勃的时代。

妖族、人族甚至魔族都共存与这一片世界,没有什么奇零境,没有什么朔方原,也没有什么东陆西陆。

有的,就是神州九地。

那个时候也没有所谓的天庭。

如今天庭的所在,当时被称为“九重云墟”,乃是天上地下灵力最为充裕,距离天道最近的地方。

而被神州三族共同奉为“天尊”的那个存在就是诞生于“九重云墟”。

后来,这位至高无上的“天尊”不知何故地大开杀戒,彻底结束了三族的洪荒。三族在万年里唯一的一次联手,就是为了将这位“天尊”彻底的平定,避免对方继续向他们伸出毫无缘故的罪恶之手。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件事,三族的强者前仆后继、奋不顾身,哪怕明明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与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尊”的力量比较起来实在是微薄,也未曾有一人一妖一魔退缩过。

上古的人心淳朴,曲敖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里从相思木中化形成人,一步一步地介入了这旷日持久的洪荒战场。

他做的事情不多,一不沾因果,二不见轮回。

曲敖只是行走在战场上,用自己的眼睛去记录所发生的一切。

无论是人族暗地里捅了妖族一刀,还是妖族想尽办法抹黑魔族——对于曲敖而言,这都与他无关。

他只是个小小树妖而已。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所有人见怪不怪的当他不存在的曲敖忽然有那么一天朝着一个陷入困境的人族小孩伸出了自己的手,他说——“我想试试看你们人族的因果。”

自此,便有了传说中的万年功德第一仙,曲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