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罪骨销(十)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16 22:14:28 字数:2109 阅读进度:204/219

白决看看眼前的这个祭司。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他却觉得这个人无端地与不久之前才见过的那位祭司不是一个人。

然而,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愣是没有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当真是别无二致。

“你……”祭司瞥了一眼白决,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是忽然间脸色一变。

他猛地一个回头,丢下白决跟谢秉心两个人就是往外跑。

徒留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地面面相觑。

“他这是……”白决眼看着人都走远了,忍不住朝着谢秉心略带一丝茫然地问了这一句。

谢秉心摇摇头:“不知道。”

“那——你有想起来些什么吗?”白决追问到。

谢秉心继续摇头:“未曾。”

“这就很——”

白决回过头刚刚才放下谢秉心的事情,就听见背后一声泠泠的轻笑。

有人在说:“很什么?”

“……”

白决默默地顺着谢秉心惊愕的视线回头,就看见前不久才从两人面前跑出去的那位祭司竟然悄无声息地又出现在了房间之内。

白衣胜雪,轻纱如雾。

简直神出鬼没。

“你饿不饿?”那个祭司从床榻上不紧不慢地起身,带起一阵融融的焚香之气。

谢秉心的后脑顿时刺痛了一下,他蹲下身捂住了自己的脑袋。顿时房间之内就只剩下了白决一个人在盯着祭司瞧,他不仅瞧,他还走了过去,走到那个祭司的面前小声道:“大人,您怎么会问我们这种问题?”

祭司笑了笑,摇头道:“我不是在问你们,我是在问你。”

他说着就将白决从地上抱了起来,动作纯熟,仿佛早已在心底谋划了千万遍,连一点儿挣扎的机会都不给白决。

“饿不饿?我带你吃点儿好吃的去?”他的语气懒懒散散的,像是在逗弄白决,可是白决明明白白地从他的眼底看出了他的认真。

这个祭司他……是真的在问他饿不饿,想不想要吃点东西。

白决:“……”

我的内心毫无波澜,还有点想跑。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绷着小脸正想着应该如何严词拒绝,可是谁成想,这位奇奇怪怪的祭司就自顾自地抱着他走出了门外。

跟谢秉心擦肩而过的时候,白决还用力地探出头来给他递了一个眼色,让他好好跟紧,免得被那个假国师又给抓走了。

谢秉心认命地追了上去。

他特意与那个祭司之间落下了几步的距离,毕竟刚刚他还特地说了,自己是在问白决而不是在问他们两人。

这种时候就不要自讨没趣儿了。

祭司说要带白决去吃点东西。

他竟然真的带着白决找到了国师府的厨房里。

谢秉心环顾四周,烟熏火燎的痕迹处处皆是,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竟然会把好好的地方变成这样。

总不能是在炼丹……吧?

“你想吃什么?”祭司拍了拍白决的后背,语气温和地问到。

白决:“……”

已成仙,不想吃。

他盯着白决的小脸盯了一会儿,忽然间从桌上拈起一个果子,直接塞进了白决的嘴里。白决原本是想要反抗的,然而那个果子入口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将嘴巴给重新张开,好让东西被吐出来。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这是——相思子。

白决含了一会儿,果子自然地在他的嘴里化开了。

他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祭司,脸上是分毫不加掩饰的懵逼。

祭司挽起了袖子,从没有人的厨房里找出了一把做好的生面条,当着白决的面指间灵力一弹,一缕灵火灵动地跃进了灶膛里,接着便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白决就这样站在原地眼神失焦,茫然地看着祭司下油煮面起锅,最后将一碗喷香的面条摆在了白决的面前。

他说:“尝尝?”

白决抬起头看着他。

良久没有说出一个字,做出一个动作。

直到外面有人跑出来喊了一句“祭司大人!国师说要即刻启航!”,白决才像是被叫回了魂魄一般如梦初醒地捧起了祭司手上的那一碗面。

面上盖着一个煎的色泽鲜亮的鸡蛋,看起来跟他曾经在那个荒郊野岭的军营里见到的那个鸡蛋一模一样,甚至——连心意也是一样的。

他没有说话,是因为他不敢说话。

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有些事情一旦不一样了,那就再也回不去了。

“好吃吗?”

那个人看着白决从面条里夹了一筷子,慎之又慎地将面条送进了嘴巴里,抿住,咬断,咀嚼——“好吃。”

听到白决的这句话的时候,那个人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温柔而又心满意足的笑意,好像这就是他的平生一大夙愿。如今得偿所愿,他也可以上路了。

白决:“……”

不,这不是我的师弟。

“好吃?那就吃完吧。”那个人摸了摸白决的脑袋,占足了便宜以后方才收回手,接着换上了一脸严肃镇定的神情,就好像刚刚那个“欺师灭祖”的人不是他似的,“我们待会儿就上船,到了船上,我再跟你解释。”

白决垂眸颔首,犹如一个小媳妇一般地捧着碗掩面,不敢再说什么。

也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苍生剑的声音适时地在他的心底响起。

过了好一会儿,白决才在心里回了他一句:关你什么事儿?

苍生剑飞快地接口道。

白决:难道连师兄嫁祸师弟,这事也是天经地义的么?

白决:“呵。”

他放下碗,不再与苍生剑里的春秋匪解多费口舌,转身便朝着谢秉心道:“走。”

谢秉心端详了白决一会,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只好再次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