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罪骨销(二)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10 06:20:27 字数:2234 阅读进度:196/219

“你——”

——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一度涌上了白决的喉头,却始终没有被他说出口。

因为他知道,一旦问出这个问题,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会像河道中的暗流一般涌动到更加不可预知的未来中去。

渡白的手从冰冷一点一点地升温,最后热到白决都觉得滚烫的地步。

他轻轻地对着白决,盯着他的眼睛柔声问道:“那么……你呢?”

白决避开了他的视线,心底一团乱麻。他怀疑渡白就是云深流,也怀疑渡白就是西陆魔界的尊主——他同样对苍生剑的说法持怀疑的态度。

苍生剑里封禁的是他在月老殿正殿仙君曲敖门下的同门师兄春秋匪解,而春秋匪解是个妖修。他不仅仅是妖修,他还是万妖共主的妖皇,言出法随,召令六部。

也正是这么一个人,他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自主能力的情况下竟然借助了自己的力量完成了对昔日仇敌的复仇。

玄真殿满门,燃灯世家满门……

白决深吸一口气。

如果不是程丹青那个奇葩,燃灯世家的人大约一个都活不下来。

苍生剑,不,春秋匪解觉得程丹青的离经叛道非常地合他的眼缘。更何况,留着程丹青在,他还可以不停地败坏燃灯世家的名声——虽然,燃灯世家自从白决揭露了他们发家的根源以后,就陷入了一种分外难堪的境地——程丹青一日不松口前往不落渊,那燃灯世家就一日不能获得修真界的“谅解”。

燃灯世家一日不能获得“谅解”,春秋匪解就高兴一日。

既然如此,程丹青当然得活着。他不仅要活着,最好还要活得潇潇洒洒,令人眼红。

这样修真界对燃灯世家的积怨才会越来越深。

“大、大仙!”

门外这时候忽然间一个人连滚带爬地闯了进来,他的鼻子有些大而外斜,白决还记得他是站在这些悍匪头子的身旁的。想来应该是这帮悍匪里军师一类的人物。

白决想着,一道灵力拂了过去,将几乎要鼻子朝地摔落下去的军师给扶了起来,堪堪没有让他当真撞在地上。

“说。”

军师结结巴巴地望着白决道:“我、我把人都给带过来了。”

白决点了点头,可是他的这个头点到一半的时候,竟然硬生生地停在了原地。

他盯着门外的那个一身喜服被五花大绑的书生,眼神简直诡异到了极致。

“谢秉心?”

他喊的那个人也顺势抬头,远远地望着白决,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渡白这个时候抬起头看着白决,又望了一眼一身喜服文士模样的谢秉心,暗想着,这个人着实是没有自己当初迎娶白决的模样好看,白决总不至于瞎了眼看上这么个晚辈。

他的心神稍定。

然而,这边白决却很是感到困惑。

因为这个谢秉心看起来就是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他朝着渡白望了一眼,两人交换过了一个眼神,接着他就走向了谢秉心。

谢秉心有些防备地望着他,眼神警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秉心,你是谢秉心吗?”白决开门见山地问到。

谢秉心盯着他,语气格外温和道:“在下确实是谢秉心,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白决颔首,接着一道灵力闪过众人的眼前,谢秉心的心底一惊,周围的灵势就是一凝。白决察觉到了眼前的这个谢秉心身上泄露出来的灵力,熟悉且熟悉,很显然确实就是谢秉心本人。

至于为何这个谢秉心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这就是他们需要慢慢查出来的问题了。

“你是谢秉心就行。”白决朝着渡白使了个眼色,渡白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点点头,朝着那些悍匪就是开口道,“你们可是因为此地连年的干旱而落草为寇的?”

那些悍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之间流露出来一种迷茫的神色。

为什么上仙会忽然间问起这个?

他们相互之间推推挤挤,谁知终于挤出来一个人,定睛一看还是他们的军师。

军师畏畏缩缩地道:“禀告上仙……不是的……在下……小的们是因为……是因为秦国的苛捐杂税太、太高了。家里有老有小,入不敷出,方才如此……出来讨个生活。”

“哦?”白决听到这句话忍不住追问道,“我记得秦国的赋税是要经过国师府向上苍祈祷方才可以有所增加的?可是?”

悍匪们瑟瑟发抖着点了点头。

可是军师却接着白决的话解释道:“这、这也不是因为我们……实在是……实在是国师定下的赋税太高了……我们着实是交不上税,只能够落草为寇。”

渡白的脸色变了变,他望着白决,能够看出白决脸上同样的困惑之意。

昔年秩行渊为帝,谢秉心做了国师,白决时不时地在秦国境内行走人间,以帮助他们这两个晚辈将秦国的内政勉强处理维系,保证不至于再次落入国祸的窠臼。

他们早在那个时候就定好了赋税的制度——只能跟由户部提出,接着皇帝审核,最后由国师府祭天求解正事通过。

这也就意味着,缺少了其中的任何一环,新的赋税都不可能被征收下去。

白决抓住了一闪而过的灵感,连忙问到:“国师怎么了?”

他说着紧紧地盯着谢秉心,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国师……眼下的这个国师他……似乎有些邪门。”军师犹豫道。

白决:“怎么个邪门法?”

他没能从谢秉心的脸上看出任何一丝的不同寻常,这个谢秉心像是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他们口中的国师,根本就是在听其他人的故事。

一脸茫然。

“就是……就是……仙师您知道么?国师他、他想要派人出海去找天尽头的仙山。”

白决:“仙山?”

“是的,传说海的尽头有一道通天之桥,有缘者可过通天之桥一直往前走便会抵达天的尽头。最后,国师就可以从仙山上找到古籍中记载的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尊残魂,询问他一直以来困扰着人间界的几个问题,从而帮助秦国变得长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