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罪骨销(一)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6-09 04:38:46 字数:2247 阅读进度:195/219

“你在想什么?”渡白把药碗给放回了它应该在的地方,接着取出了一块儿蜜饯递到白决的手中。

白决将视线从窗外移回来看着他,开口道:“谢秉心是怎么失踪的?”

“当着所有人的面,在秦国的国宴上。”渡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记得吃,蜜饯放手心里久了就化了。”

白决一把将蜜饯塞进了嘴里,继续问:“我看这里不是秦国都。”

“这里确实不能够算得上是秦国都,这里应该是秦国都外的玉嵬坡。你来过吗?”渡白状似不经意地问到。

“我来过。”白决肯定道,他指着窗外客栈后院里的那一棵参天槐花树道,“这里是我捡到秩行渊的地方。”

渡白的脸色黑了一瞬。

“休离剑主?”

白决点点头道:“正是。”

他没有注意到渡白的面色不虞,继续絮絮道:“秩行渊当年真的就是一个傻子。我捡到他的时候,他害怕我把他一个人丢下自己走了,所以他就天天地赖在我的房间里不走。”

“晚上也不走?”渡白意味深长地问到。

白决:“是啊。”

渡白的脸又黑了几分。

“不过,那个时候我跟谢秉心同住一屋,多一个人也没什么的。”白决笑了笑。

渡白:“……”

这些讨厌鬼!

窗外的槐花香不断地往房间内涌进来,醺得人略微有些醉意。

白决这个时候终于从床榻上爬了起来,单薄的衣衫半掩,整个人都显露在渡白的面前,没有分毫的遮挡。渡白的视线瞬间不知道自己该放在哪里了,他只能愣愣地盯着白决,神情呆滞。

“谢秉心若是失踪在此处。”白决背着手望向窗外,微微的风吹动了他的衣袖,“我想着,应该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渡白回神,眨了眨眼睛道:“什么地方?”

“晓山院。”

……

玉嵬坡距离秦国都不远,也就一二百里地。可是,正是在这一二百里地里,白决带着渡白就遇见了两拨的山匪,也不仅仅是山匪,说起来确切一些应该是流民。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

“——留下买路财!”

白决:“……”

渡白:“……”

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各自的眼睛里看出了一句话“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乱了,这简直是乱到了一定的境界啊”。

白决盯着眼前的那几个歪瓜裂枣扶额道:“你们这是——打劫?”

跳出来的一名悍匪高声道:“就是!要钱还是要命?”

白决:“实不相瞒,在下都不想要。”

悍匪头子:“……”

这让我怎么接话?!

渡白一把抓住了白决的手,微怒道:“说什么呢?!你不要自己的命,我还要你的命呢!”

白决反手捉着他道:“稍安勿躁。”

他这一稍安勿躁就稍安勿躁到了白决把那些悍匪给一锅端了,还顺便给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捆成了串子,拉着一端对着渡白解释道:“他们这样也太过奇怪了,我跟着他们上寨子里看几眼,瞧瞧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

他接着又道:“你是在这儿等我还是跟我一起……”

渡白瞬间抢白道:“我跟你去。”

“好。”白决弯了弯眉眼。

直到这个时候,渡白才发觉,白决似乎跟从前的他越来越像了。而跟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柏自在”渐行渐远。

山寨离大路不远,白决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招出苍生剑,反而柚子一挥将所有人都给带到了山寨的大门口。

“是这里?”白决朝着为首的那个土匪头子问到。

土匪头子唯唯诺诺地低着头捂住自己撞在路边的石头上黑了一只的眼睛,不停地道:“是、是的,上仙。”

白决颔首,还没有抬腿迈进这个寨子,结果就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灵力波动。

“谢秉心?”

但是那种灵力波动是杂乱无章的,稍纵即逝,白决只是感觉到了一瞬间,却未能及时抓住这一抹灵感。

不过,他想了想,到底是有些在意。

“渡白,我们进去看看?”

渡白十分乖巧地点了头。

“走。”白决拉了一把那些悍匪。

说是悍匪,实际上倒也并不如何的凶悍,他们看起来也就与一般的农民一个样。

这些人见识了白决缩地成寸的本事,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撞上了何等的铁板?

进了寨子以后,里面的土匪头子就觍着脸凑到了白决的面前,朝着他讨好道:“仙师,仙师有什么吩咐吗?”

他不停地搓着手,似乎是还有些拘束。

白决斜睨了他一眼,弹指一挥,束缚着这些人的粗麻绳便应声而断。他阴恻恻地笑着命令道:“你们去把这个寨子里的所有人——”

“——不,所有活物都给我带到这儿来。我倒要好好地瞧瞧,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敢动我的主意。”

悍匪头子听了白决的话,浑身上下一个激灵。他不过是多了一句嘴,谁知道这位有大能耐的仙师出门居然会这么平易近人地靠走的?再说了,有本事的人早就坐着马车了,谁跟这两位似的,闲庭信步,仿佛就不是出来赶路的,像是在踏青呢!

白决:“怎么?有问题?”

“没、没有。”悍匪们连滚带爬地出了主屋的大门,做鸟雀般四散开来,迅速地消失在了白决的眼前。

他们生怕自己跑得慢了会被白决给不满地送去喂了妖兽。

这可是仙师啊!

白决目送着他们跑开,收回视线,这时方才察觉到渡白在盯着自己看。他笑了笑,问到:“看什么呢?”

“好看。”话音未落,渡白就抢答道。

白决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挑眉道:“有什么好看的?”

渡白不假思索道:“哪里都好看。”

“这么喜欢?”白决摇了摇头。

渡白:“对。喜欢到能够看一辈子。”

白决听到这话,一时之间都想不起来自己原先到底想说什么了。

“白决。”渡白步步紧逼到了白决的眼前,握住了他的手,一字一句道,“我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