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纸燃灯(三)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8 00:38:46 字数:2243 阅读进度:172/219

作为身处于程夫人与武明钦之间显而易见多余的那一个人,任逍遥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燃灯世家护法给直接拖到了宴席之上坐定,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看见这个护法十分熟练地从怀里的乾坤袋中抽出一根金光闪闪的绳子将自己给硬生生地捆在了宴席用的玄铁木椅子上。

旁边坐着的就是呼呼大睡的李道长,口水都出来了。

任逍遥“……”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他心里嘀咕着,李道长就睁开了眼睛,正对着任逍遥,将他脸上乱七八糟的表情尽数收进了眼底。

“哟,好巧。”李维尘笑了笑,视线粘在了任逍遥身上捆着的那根绳子之上,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继续道,“你这根绳子,我似乎有些眼熟。”

“为什么?”

李维尘不假思索地解释道“这是龙筋。”

任逍遥“……”

上古至今,龙族归入妖洲从此不再与人族接触,所以也就是极为罕见的存在。而龙筋作为法宝炼药的上好材料,现在居然有人如此暴殄天物地用来捆绑他一个毫不知名的小剑修,着实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了。

“我再瞧瞧——”李维尘眨了眨眼睛,朝着任逍遥身上捆绑着的那一根探过了头。

他就保持着这个微妙的姿势过了许久,终于久到下一次的开口。

“啊……这根龙筋好像是我扒下来送给程家的,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实诚地活用了。”

任逍遥“……”

敢问道长您还能够再坑一点吗?

李维尘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确实还能够再坑一点儿。

宴厅之内的众人坐定,清寂的氛围伴随着宁神香的点燃渐渐地笼罩了四周。任逍遥的修为不算如何,但是好歹也是代表着太上仙宗来送礼的人,程府并没有怠慢于他。

在座的大部分修士都还算是有交情的,这个时候也都三三两两地攀谈了起来,十分的融洽和谐。

可惜任逍遥从来都没有出来参与过这些活动,自然与在座的修士没有交情,只能够跟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仿佛是大梦初醒一般的李道长坐在席位之上大眼瞪小眼儿。

女修士坐的地方也跟他们不同,可怜任逍遥被绑在椅子上连个能够说话的人都没有,着实是凄凉。

酒过三巡,话至半酣。

现下这一场只不过是燃灯盛会的开场罢了,还算不得什么,左不过是给各门各派的修士一个初步联络关系的地方,好进行接下来的“正事”。

各门各派的掌门之间关系有好有坏的,但上面人的关系好不好倒还真跟下面这些专门负责外事杂务的长老们没多大干系。他们这些负责外事杂物的长老活得或许比上头的人还要久,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也没谁会跟钱过不去的。

可是,就是在这种十分融洽的难得节骨眼儿上,原本关得严严实实的宴厅大门被突如其来的一只骨爪给活生生地撞了开。那只骨爪上附着阴冷的邪气,尖端锋利,似乎时不时地还会有寒芒闪现而出。

李维尘脸上漫不经心的那种神情就这样消散了。

他东倒西歪地摆放在一边的剑匣顿时跟从着他的心境矗立了起来,将一旁的任逍遥吓了好大一跳。

“咣当!”

破败的门板已然被那只骨手攥在了掌心,宴厅之内心头骇然的众人当即警醒起来。

只见门板霎时间不知道被一股何方而来的玄妙之气给震得撞飞向了主位席,满地碎木乱飞,将靠近门边的一个看门小童子的脸蛋都划破了一道血痕。

“万尸鬼宗,梦不平——前来贺喜——”

这句话声若洪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终于表现出身为青霞观首席道长应该有的修养的李维尘这个时候周身的气势当即一变,一把抓住身旁竖立起来的古朴剑匣,看都没有看一眼地抛了出去。

剑匣以比门板更快的速度横杀到了门板之前。

“哐当!”

几乎是眨眼,两物相撞,李维尘骤然起身,一袖一拂,灵气震袖而出,未曾揭开过神秘面纱的剑匣当即如飞花般绽开。

李维尘站在任逍遥的半步身前,眼神凌厉,抬手就是一个字“收。”

飞花般漩涡绽开的剑镞仿佛在李维尘的一个字吐声之间被赋予了生机,剑如雨,狂风暴雨,疾风骤雨,银光冷艳地潋滟过众人的眼角,剑锋席卷了所有的碎片,刹那裹挟着这些锐利的暗含杀气的门板碎片化为灰烬。

过了许久,尘埃落定。

门外跨进来了一条腿,顺着腿往上看,一片闪闪的金光。

紫金龙袍。

五尺小童。

“哼。”那个穿着犹如大逆不道一般的服饰的小童冷哼一声,终于在宴厅内的众人惊愕的目光洗礼当中展露了真颜。他好像一点儿都不懂得什么叫做“教养”,连瞧都没有往里头瞧一眼,煞气腾腾地沉声道,“好啊,本座辛辛苦苦地将东陆掘地三尺,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

李维尘听到这句话,脸色半点儿也没有变化,只是从任逍遥的桌前顺过一串晶莹剔透的紫葡萄,咬下一个,连皮带籽地嚼了两下,“咕咚”一声吞了进去。

他缓步走到自己的剑匣跟前,一屁股地坐在了上面,轻笑一声“哟,死鬼,你还敢来?”

龙袍小童的脸色在听到李维尘的这一句话的时候,当即就翻了两番,简直是比翻书还要快。

“你——找——死!”

他说着,身旁的两具邪光冲天的骸骨骷髅当即是爆射而出,呈现合围之势,一副不将李维尘斩杀股掌之下便誓不罢休的架势。

任逍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竟然看不出这两具骷髅的修为!

旁人的心情倒是并不对李维尘产生任何的作用,他依然是那一张笑意盈盈的脸,连眼神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往剑匣上一躺,整个剑匣就有如机关盒子一般伴随着剑气地涌流奇妙变化起来。

可是,正是在这样的一个剑拔弩张的时间上,门口来势汹汹的鬼宗小童的脑袋忽然莫名其妙地——掉了。

不仅掉了。

它还在地上滚了好几下,这才撞在柱子上勉强停了下来。

宴厅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