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命纸燃灯(二)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8 00:38:45 字数:2220 阅读进度:171/219

这里是程府,如今人来人往的,倒也不怕程夫人做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任逍遥仅仅犹豫了一瞬,便抱着睡得香甜的小桃花跟着这位半路冒出来的程夫人走了,丢下被门房吹胡子瞪眼的李维尘道长,连个招呼都不打——李道长也高兴,省了打招呼的力气呢。

过了影壁往里走,曲径通幽,竹木成林,最令盈门的宾客惊叹的还是程府的华丽池景。

“叮叮咚咚”的泉水淌过黑白灰三色的鹅卵石清渠,水渠两侧分别是玲珑的樱木以及高大的槐花,树影斑驳,绕过几匝垂柳,方才豁然开朗的瞥见一汪碧蓝清池。池中荷莲交杂,错落有致,游鱼灵动仿若行于空潭之中,几引人生疑,以为是仙中灵物方得浮空。假山横斜,奇景迭出,间杂兰草幽芳,简直是将山河之中漫天的野趣都集聚在了这一院当中。

也只有在齐国才会有这样十分含蓄的奇妙园景了。

秦国的庭院偏向古朴大气,燕国的园子充斥着莽莽苍苍的壮丽。

程夫人带路似乎是在往园中偏僻之处带,任逍遥察觉到了这一点,抱着小桃花便直接开了口“程夫人,请问您是要将我们带到哪儿去?”

话音未落,睡得香甜的小桃花就惺忪地醒了过来。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骤然止步的程夫人僵硬的脊背,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脑海跟心口都在泛着疼,像是有一千根针在扎自己,又像是有无数的白蚁在啃噬自己的树心。

“你是?”

程夫人抬起头,望了一眼天空中飞过的白鸽——那是程府饲养的信鸽,盘旋于府上做训练的,方便必要时与外地的联系。呼哨声缓缓地吹过,她终于回过头,看向小桃花,眉目含着悲戚,轻轻地道“明钦姐,这些年,你还好吗?”

小桃花愣住了。

明钦?

她只听过“明钦湖”、“明钦墓”,何来一个“明钦姐”?

“青灯峪一别近百年,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当年的约定?”

任逍遥听见了这种话语,心里莫名,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打断程夫人的话才是合适的。

小桃花的额角开始渗出汗水,俏丽的小脸脸蛋儿都变得煞白。

她很痛苦。

“啊!”

任逍遥顿时警惕起来,全身的灵力灌注进了重剑之中随时准备对这位来路不明的程夫人出手。

然而,谁成想就在这个时候,他怀里娇小的小桃花在这个时候骤然一沉,连带着他都失去了平衡,差点儿就摔倒在了地上。

“我当然记得。”

一声清越却并不高亢的沉稳女音响了起来。

任逍遥微微抬起头就看见一只白皙如玉的纤手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顺着这只手往上看去,便是鲜衣怒马的颜色还有清丽无匹的面容。

一个姑娘,眼角跟小桃花一般带着浅浅的艳色绯红。

“你是——”任逍遥撑着地面,仰望着这个姑娘,天光略有些刺眼,他忍不住问到。

那个姑娘笑了。

她说“我是你的小桃花呀。”

任逍遥摇了摇头,认真道“我的小桃花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漂亮。”

那个姑娘顿时笑得更加厉害了,“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充斥了这个小小的隐蔽角落。

“那是因为你的小桃花长大了呀。”她说着,还从怀里取出那只任逍遥曾经用来给她乘汤用的蓝花瓷汤盅,更加认真地解释道,“我们说好了的,等我长大了,就换我来保护你啊。”

“现在,我长大了。所以,我要履行约定。”

任逍遥忽然间捂住了脑袋,抱头蹲在地上不起来。

“我不听!我不听!”

一旁的程夫人着实是看不下去了,对着变了一个样儿的“小桃花”道“明钦,你跟这个不过百来岁的后生磨蹭什么呢?好歹也是算前辈的人了……”

武明钦没有看向程夫人,她说到“不入仙门,不归地府,三界六道黄泉碧落从此再不相见——我做到了。”

程夫人被武明钦的这种执着的语气惊得愣了一下,到底是长叹一口气,扶额道“没想到百年过去,你竟然还是这么性子倔强。”

“我武明钦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从来都不会忘记。”武明钦这个时候回过神来,一把拉起任逍遥,朝着程夫人就说到,“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程夫人无奈地道“你还想怎么样?他不过是个太上仙宗的外门弟子。”

“杨迦陵可以的事情,为什么他不可以?”武明钦的话语极为决绝,她顿了顿继续道,“他还是我宗门里明长老的亲传弟子呢。”

“明仲卿?!”程夫人忽然间失声。

若是这位明长老的弟子,那这个任逍遥似乎也不算太过糟糕。毕竟,明长老可是春秋老怪的三传弟子,太上仙宗传说里的老祖相思子的四代辈分,单凭一个辈分就能够压九华或者整个东陆百家仙门一头了。

她忽然间回过神来“可是,明长老的亲传弟子为什么会是外门弟子?”

任逍遥这个时候总算是站稳了,冲着这位程夫人当即就道了一声“谁是那个怪老头的弟子啊!我只是瞧他孤苦伶仃怪可怜的,才顺着他的意思,给他点面子修炼他的道法。关弟子什么事儿啊?”

武明钦这个时候冲着程夫人摇了摇头,撇了撇嘴道“你将他带入席中,有什么旧,咱们慢慢叙。太上仙宗就来了这么个小子主事的。”

“也好。”程夫人颇有默契地点了点头。

任逍遥“……”

“哎!不是!我好歹也是代表着太上仙宗来参加你们程府的燃灯盛会的,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我?!这不符合道理啊!”

……

任逍遥大呼小叫的声音渐行渐远,这个时候的一汪碧池边只倒影着一双窈窕的倩影。

程夫人这个时候终于压抑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哽咽道“好久不见。”

武明钦也感慨万千地回应道“好久不见。”

不是所有的朋友,在经历了嫉妒、背叛、决裂、重逢的恩恩怨怨之后,还会有相顾无言的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