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陵谷变(二十五)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2 21:27:17 字数:1880 阅读进度:161/219

破开空间的乱流扬起了白决的衣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被尊主抱进了怀中。

还是彻彻底底的那种抱。

他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问到“你想要做什么?”

尊主低头望了他一眼,道“那个瘟神的问题很大,我带你离开他。去见一个你想要见的人,他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事情。”

“谁?”白决并不知道自己想要见谁。

“丹青。”

二字一吐,尊主就再也没有了下文,他走了两三步,跨过一道折廊,只见满地的画纸,卷云薄金在纸面上反射着月光熠熠生辉。

白决定睛一看。

当真是丹青。

还是满地的丹青。

“本尊让你做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吗?”尊主轻轻地放下了白决,抬头看向眼前歪歪扭扭地跨坐在回廊栏杆上的少年画师,月光洒了他半身,看起来尤为的清俊恍如天地之间的谪仙。

少年回过头,嘴里还叼着粗大的画笔,含糊不清道“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用办法从那个老尼姑的嘴里问出来了。”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在画上,自己看吧,不要来打扰我。”

白决闻言俯身从地面之上拾捡起一张画纸,上面画着一个人坐在湖边的样子——还是在拂堤春晓的柳浪之下,青山秀水,满园灵动的文气。

这是秦国的晓山院。

那个再也不见了的晓山院。

天地拂晓,万山踏遍。

“为何要画这个……”白决的话音未落,眼前的景象就是一变。

原本月色明媚的夜景也一并化作了迢迢的万里晴空,骄阳似火,秦国的晚春,波光明灭。

鹅黄色春衫的小姑娘从白决的身侧径直穿过,白决一眼回眸只觉得那个小姑娘追着的四五龄小童看起来着实是有些眼熟。也不仅仅是眼熟,似乎是有些神交已久的味道。

这谁?

白决正想着,场景就幻化到了一片平平常常的书院楼房之中,青松翠柏,空谷幽境般的环境。

小姑娘这回已经抱住了调皮的小童,撅嘴嘟唇地柔声数落着他,哪怕是如此,也让人无端地觉得她是个有极好教养的温吞女子。

一个“了”字的尾音都还没有吐完,高大威严的房门之外的三个人就被一声响遏行云的冲突声给炸得一惊。

白决定下心神仔细一听,便听见了里面的人似乎是在谈着什么东西,而且还是一对夫妻。

好像是——他们儿女的婚事。

里面忽然间传来一阵剧烈而又撕心裂肺的哭声。

白决心里暗想着,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样想着,他刚刚要上前去查看个究竟,场景当即变幻,他没有注意到身旁的那个鹅黄色春衫的小姑娘竟然用力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骨节泛白,咬紧了下唇。

再接着的是一面书院里的景象。

白决站在小小的阁楼窗口往下望过去,越过长起了斑斑点点的青苔的黑瓦,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楼房之下的那群文士打扮的学子。

看样子应该是晓山院的求学者。

他正在思索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接着便望见了在那人群之中站着的一个人,清俊出尘,身上唯独少了自己认识他时的几分飘渺冷意,却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书卷温文尔雅之意。

“谢秉心?”白决忍不住念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知非不恕,秉心而断。

像是听见了白决的声音,那个人一眼看了过来,眉目如玉润珠圆一般,令人不得不赞叹一句——世有令德,为时名卿。

年轻的谢秉心弯了弯眼睛,冲着这个方向笑了笑。

白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眼前一黑,在那一个呼吸的黑暗之中他似乎听见了谁的心跳,怦怦怦怦。

很快黑暗就过去了。

他一睁眼就看见一个鼻青脸肿的猪头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竟然连尊主的脸都不能从中分得一丝半毫的注意力。

白决动了动眼珠子,勉强辨识出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猪头就是“丹青”小画师,眨了眨眼睛便是望向一旁抱着他的尊主。

尊主好像一点儿都不在意这个少年的死活,开口就是一句“他不听劝,打打就好了。”

白决“……”

这是打打就好的问题吗?

这年轻人犯了什么事儿了?

“我让他给你展现一下当年的旧事,他没事居然连一些无关的闲杂人等都给我搞出来了,简直是——是可忍,熟不可忍!”尊主说着,像是真的生气了从白决的手指里夹出那一张画纸,接着朝丹青道,“本尊再给你一个机会,将这些事情精简地给你白前辈说清楚明白。”

丹青这时候也不装什么世外画师的风范了,含泪道“对不起,白前辈,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好好地给您讲讲我从那个老尼姑那里问出来的事情,您就高抬贵手,给我一条活路吧。”

白决“……”

他就从来都没有想要不给这小子活路啊。

“苏皇后的事情,要从几百年前晓山院的那一场浩劫说起——既然如此,那就不得不让您知道一下,当年晓山院出事情的缘由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