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陵谷变(二十四)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1 21:14:05 字数:2234 阅读进度:160/219

也幸好秩行渊不在这个地方。

他要是在的话,心都不知道要碎成几瓣。

苏皇后确实是从来都没有将他给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好好地抚养过,在秦国皇城里时是如此,在流亡之路上时更是如此。

白决头疼地将这一切零零散散的线索一点一点地拼凑起来,扶额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尊上,您带着我去长春斋的时候就在怀疑李家公子的死因了,对吗?”

尊主牵着白决的手,并不在意白决所说的话,反而整个儿地包住他的手,道“你知道吗?我那个时候以为不会出事的。虽然如此,你也不要用这种过于恭敬的字眼来称呼我,阿白。”

白决“……”

小桃花有些好奇道“那要如何称呼?”

“说,该叫什么?”尊主微微一笑,漫天的星辰似乎都在为之闪烁。

“啊……”白决陷入了不知所措。

瘟神看着这个场景当然觉得难以言喻,他想着,干脆一咬牙一跺脚朝着房间里也走了进去。

尊主一弹指,魔气如火焰般涌起高墙。他像是铁了心,一定要让白决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将他的名字给念出来,没有人能够阻止。

“说。”

白决进退维谷,到底还是用最轻最轻的声音念出了那个名字——“镜、镜儿。”

任逍遥“……”

我是不是应该聋一下,应个景儿?

这名字也亏得这个大魔头能面不改色地让白决念呢!

他光听着都要头皮发麻了。

事到如今,谁还能看不出白决跟西陆魔界尊主的关系,他也别修仙了。

任逍遥一介外门弟子,当真是听着各路乱七八糟的传说长大的。别瞧不起外门,外门的弟子过得没有那些内门的天之骄子如意倒是事实,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东陆百家仙门,外门弟子的基数绝对是最多的——比东陆的散修加起来还要多。

是以外门弟子往往不仅仅代表着他们本身,他们的背后还有着外门依附盘曲的家族势力、各种各样的关系网,没有人会闲来无事拿外门弟子来寻开心。

曾经凌天门云氏的旧事在东陆的外门早就不是什么隐秘了,大家都知道这事儿做的不地道、有蹊跷。虽然,也没有人知道凌天门那个千百年来唯一的弟子究竟是谁长什么模样,但是对于他的猜测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早已烟消云散的灭魔同盟挂在东陆将凌天门尽数剿灭的百万灵石悬赏如今还在不周天山的天门柱石之上铭刻着呢!

只可惜,能够兑现那个诺言的前辈修士大能们已然是殒身于朔方原一战之中了。

现在看来,大约这位眼前的白前辈就是那位白前辈了。

毕竟,珞珈山白少主的娘亲是谁,全仙道都是心照不宣的。

白玉容树敌如此之多,所有人也不过是慑于珞珈山老祖的万年余威,放了白少主一条生路而已。

想到这里,任逍遥就是一阵头疼,他不过是一介不足千岁的区区外门弟子,哪里应该被卷进这种长达千百年的恩怨旧事里?

还不如安安稳稳地呆在宗门里给灵田除除草、浇浇水、晒晒太阳呢!

至于,白前辈到底跟这位尊主是个什么关系——任逍遥是真的不想知道。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尊主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隔着魔焰瘟神瞧得并不真切,他只能听见尊主过了半个呼吸之后,忽然毫无征兆地开口道“你很好,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见一个人。”

白决“啊?”

话音未落,瘟神眦目欲裂,尊主竟然说带人走就真的把人给带走了!

“糟糕!”

瘟神这时候什么也顾不上了,一个拂袖用上了十乘的修为,灵力涌流翻滚将那嚣张至极的魔焰强行熄灭,整个人什么也顾不上地穿过余温未散的痕迹,跨到了任逍遥的身旁。

“他有诈!”

小桃花一看这个人冒到了自己的眼前,顿时害怕得往任逍遥的背后躲过去,却不想她那一身飘飘欲仙的水红霓裳羽衣到底是遮掩不住的。

任逍遥回过头,一把将重剑砸在地面之上将瑟瑟发抖的小桃花护住,不卑不亢地出声问到“上神在说些什么?还请不吝赐教。”

瘟神心烦意乱地摆了摆手道“你年轻,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干系也不奇怪。”

他说着,还是耐下心来跟任逍遥解释道“我现在算是瞧明白了,百年前让这个死不足惜的魔头在紧要关头退兵的‘美人’究竟是谁——这就是你的白前辈!”

任逍遥“……”

懊恼的瘟神一抬头,却看见任逍遥一脸的古井无波,像是对这件事一点儿都不意外似的。他奇怪地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一点儿都不惊讶?”

任逍遥咽了咽口水。

他倒是想要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附和一下这位上神,可惜对方说出来的事情着实是太过……太过寻常了——全东陆但凡会参加茶余饭后的闲谈的修士,应该没有谁不晓得白决跟西陆魔界尊主的画本子戏的吧?

也就是这些百年不出一回门高高在上的神仙们不知道了。

“什么?这你小子也知道了?”瘟神吃惊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看起来不似作伪。

任逍遥“啊……”

瘟神黔驴技穷地摸了摸后脑勺,喃喃自语道“我在那里被关了百年,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实属正常……”

他放下手,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道“你刚刚也瞧见了吧?那个白浮生,她想要我们所有人的命!”

“这不是还没要呢嘛?”任逍遥心平气和道。

瘟神“……”

仙途逆天,你多长个心眼啊,年轻人。

“你就不害怕?”

任逍遥见小桃花一个劲儿地扯着自己的衣角,到底是有几分心疼地把她给抱了起来,十分地漫不经心道“白前辈手上那是苍生剑啊,更何况他本来的修为就比我要高出这么多了。我担心也没有用啊。而且听上神说的话,那个白浮生白尊者,也厉害得不行的样子,再加上一个尊主在这里,我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啊——因为担心还是打不过的。倒不如不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