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陵谷变(二十一)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0 17:17:56 字数:2192 阅读进度:157/219

白浮生僵硬的脸上忽然间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她就这样抬起头望着白决没有表情的脸庞,绝美的眼睛里倒映着天地,好像会说话。

“你长大了。”

她如是说到。

在白决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做些什么的时候,她握住白决的手骤然间发力,刹那间就令他已经近乎失去一切知觉的手感受到了过于残忍的剧痛。

仿若千刀万剐。

又仿若万虫噬心。

尊主甫一看见白决的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当机立断地破窗而出,提刀挥出一道魔气,那不顾一切的架势,霎时就逼得白浮生松开了白决的手,倒退着飞起。

“好好活着。”白浮生最后望了楼台上的尊主一眼,重新看着白决道,“我很快便会彻底复活了。”

尊主压根儿就没有理会白浮生的胡言乱语,一把攥住了白决方才还被白浮生紧握不放的手,他想要看看白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然而,白决不着痕迹地甩开了他的手,顺势就追着白浮生的去路而去。

“快追!”

任逍遥也从客栈里跳了出来,背上的重剑出鞘,毫不犹豫地跟着白决就是一个追。

连客栈里的那几个小姑娘高呼“不要追!”“他们好像是一伙儿的!”都听不进去,俨然是一副做事不经脑子的样子。

尊主愣了一下。

他从来都不觉得白决是这样不计后果的人。

白浮生有多强横无匹,他可是比白决还要清楚的。

若不是白浮生在,他可能早就变着法儿向白决下手了,那里会让事情拖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样想着,他也觉得,现在这个“白浮生”的所作所为都刻意得有些令人不可能不去怀疑。所以,他略微一动心念便抬起手对着客栈画了一个圈,将整座客栈用氤氲弥漫的魔气包裹起来,朝着这些来自太上仙宗的年轻女修们传声道“你们在客栈之内好好呆着!无论如何都不要出来!你们的白前辈脾气好,本尊可不是好惹的!”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人便如同一只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迅速地追随着白决的去路而去。

徒留下一群小姑娘在魔气之中,面面相觑,显然是没有想到白决这样一个修为高深的修士竟然会跟西陆魔界的尊主厮混在一起。

敢在普天之下自称“本尊”的修士不多,而敢用这个称呼来自称的魔修,哪怕是数遍了玄荒古狱也只有那位西陆的尊主一人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认错的机会。

一路追去,人迹寥寥,尊主不由得心生多虑,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心里有底。

跟白浮生一个级别的存在,哪怕是他的本体在此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是现在的这个“影子”?

他稍稍一走神,突然间便一晃儿地撞进了一棵树的底下,树荫像极了幢幢的鬼影,摇曳浮动。

“白上仙……”

有一个人拦在他不远处的前面,似乎是在与白决说着些什么。

不,尊主眯了眯眼睛。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寻常的凡人,他是神!

一袭黑鸦鸦的羽衣,密密麻麻绘制满了人世间最为恶毒的诅咒的血线,冷酷到令人发指的一视同仁,混沌的灰眸,花白的长发——哪怕是西路的任何一位人形魔将,都要来得比他更像一名受万人香火景仰的神仙吧?

尊主不动声色地走到了白决的身后,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小神追查到此……”那名神明正在跟白决交代自己的经历,然而一抬头便看见了满脸煞气的尊主出现在了眼前,神情顿时一僵,连忙用抽搐的眼神示意白决他的背后站着这么一个恐怖的玩意儿。

可是白决不过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眼,一把揭掉了尊主脸上摇摇欲坠的人皮面具,面不改色地回过头冲着那名神明道“你继续。”

那名神明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眼前的这一切了,要知道,这可是西陆的尊主啊!杀上过天庭最后仅仅是因为听到了一个消息才自行退兵几乎打下九重天的大魔头啊!

旁人不晓得那一战究竟是个什么内幕,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在那一战中这位尊主绝对不是因为打不过天庭而退兵的。他是为了后宫里一个美人退兵的,要是那时那个美人没有出事,怕是不知道天上的那个君位到底是谁坐着还不好说咯。

“听到了?他让你继续。”尊主露出来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站在他不远处的任逍遥这时候看着这位“红山姑娘”,浑身僵硬,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去了。

他只以为这人是个魔修,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西陆来的尊主啊!

西陆的尊主不好好地呆在西陆,跑来东陆做什么?

难道是要娶媳妇儿吗?!

任逍遥深吸了一口气,不禁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这怎么可能?

西陆魔女千千万,他难道非得跑到东陆来找存在感不成?

那名神明显然发现了任逍遥跟他一样的处境,投去同情的一瞥,接着好像身不由己地继续道“……我追查到此,只见、只见此地竟然呈现出一种绝灵的态势,心中惊疑不定,自然是要下来好好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的。”

他说着,露出了回忆的神情。

“这个地方的情况太过诡异,我在这儿,竟然联系不上天庭。而且,这里的地势似乎构成了一个天地大阵,能够将进入此地的修士活活困住,脱不得身。”

白决“连你们这样的神明都脱不得身吗?”

那名神明十分诚恳地点了点头,小声道“不是我偏颇,我感觉、可能、大概……我似乎是看见了白尊者。”

白决“白尊者?”

“啊……您复生的消息天庭早已经传开了,小神虽然修为不精,但是消息还是蛮灵通的。”他说着摸了摸鼻子,“白尊者,就是您的母亲,白浮生,白前辈。”

这个时候,尊主拉着白决的手,忽然间插了一句嘴“哦?名震天下的瘟神也会说自己修为不精?本尊倒真是见识了,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