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陵谷变(二十)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0 17:17:55 字数:2205 阅读进度:156/219

晚间进城,只能过城墙上越过,因为供凡俗中人通过的大城门早已关闭了。

众人各怀心思地越过城墙看见其中的繁华之景,不由得都是内心一松,人多之地总是能够从里到外地透露出一种浅浅的烟火气息,令人不由的精神柔软下来。

白决低头,站在苍生剑释放出的虚空台阶之上,衣袍猎猎,垂眸往下望着,神色晦明难辨。

他没有说话,耳边似乎在不停地循环着积香庵的老庵主在厅堂中央与他所说的那一句话——“白浮生!你还要害我多久?”

若是娘亲还活着,她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若是娘亲还活着,她是不是能够告诉自己,自己所受的这些苦究竟是为什么?

若是……

白决长叹一口气,道“我们下去。”

尊主趴在他的肩头,接嘴道“你就算去了,今日‘它’已然出过手,怎么可能还会再出现在这城中?”

“别人‘它’会不会在意我不管,”白决当着这些年轻修士的面,面不改色道,“但要是我在此,要真的是她,她必然会来。”

任逍遥问到“‘它’是谁?”

“与其问‘它’是谁,你们倒是不如好好想一想在你们住在城中的这几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见过什么人,遭遇了什么事,在什么地方被打昏。”白决一挥手,虚空中的台阶便碎成了一瓣一瓣的涟漪,将众人缓缓地送到地下。

“她会在什么地方见你?”尊主问。

白决想了想,点了一个地方。

“子夜,夜来香。”

……

之所以会点这样一个地方,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实在是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灵物喜好灵气充足之地,而在这样一个绝灵之地,也只有花开的情况下才能够显现出一些未被吞灭的灵气了。

白决一个人坐在花前,看着这一大片的花开,心里的谜团一个紧接着一个,却全都没有答案。

娘亲真的没有死?

又或者,在这几百年间又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所有人都被他留在了客栈之内,因为白浮生没有死,那这就是他们母子两的事;而白浮生若是死了,那在这里的“邪物”便是毁他娘亲清名的妖魔,他必将亲手将之屠灭。

他摸了摸心口,只听到苍生剑在他的耳边道了一声。

白决侧目,一眼就看见了半空中破空而出翩翩若蝴蝶的白衣,愣愣地念叨到。

“娘亲。”

真的是他的娘亲。

他哪怕把自己给认错,都不会将自己的娘亲给认错。

此等修为,虚空破立,早就是渡劫之上了。

可是,怎么可能?

白决心道我可是亲眼看着娘亲化为飞灰,亲手将她安葬于凌天门的清澴七十二洞天云海之中的。他摸了摸自己袖子里的那颗灵珠遗骨,不知所措。

“儿啊,”白浮生在半空停住,略微有些僵硬地道,“你可知道,娘亲在这里等你回来,等得好苦啊——”

白决“……”

这开场不太对啊?

他的视线从白浮生的身上转移到了客栈的窗口之中,只见客栈里的那些年轻修士们纷纷抬起头,看着窗外的白决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小桃花更加过分,端了一盘瓜子在那里磕着,眼睛里写满了明晃晃的“看戏”二字。

白浮生还在继续“儿啊,娘这就去血祭恢复血肉之躯,你等着。”

白决“……”

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他妈。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只见白浮生在空中某处灵虚一点,空间错乱她顿时化为了一道影子,她一念之间便出现在了白决的面前,神情狰狞地盯着白决。

两个人面对着面,她的手抓住了白决,冰冷的死亡气息透过她的手掌心扑面而来,几乎将白决的半个身子都给冻住。寒霜自她落地的裳摆处如莲花般绽放,一片一片,一缕一缕,呼出的气息都在瞬息之间化为了绒毛雪花,冰霜巨藤拔地而起,就在这一个呼吸的时间里,将一整座客栈包围。

白决没有害怕。

即便他明明知道,就算加上苍生剑加上尊主加上在场的所有人,他们一旦对上白浮生也没有任何的赢面。

白浮生太强了。

从她第一次打破自己的飞升雷劫时,白决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这种强大。

苍生剑解封与白决达到第一重的心意相通,也不过是令九天之上的天道雷劫不敢轻举妄动而已。若是换了白浮生在此,那天道应该甚至都不敢显现雷劫之像。

白浮生是死了,死得彻彻底底,连尸体都不会留下的那种死亡。

但是,她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白决只能够看着她,看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计划,看她说自己等白决等得有多么多么的苦,看她……握着自己的手,就像是要捏碎它。

千钧之力。

“为什么?”白决打断了白浮生的絮絮叨叨。

白浮生停顿了一下,解释道“你不是想要我活着吗?那就动手吧。我知道你心底纯良,不忍心看这些百姓白白死去。所以,我用来血祭的人,可全都是修士啊。他们不是号称‘夺天地之造化’吗?我们灵物与那些修士天生便敌对的,不是吗?你难道不知道这些修士抓取弱小的灵物做些什么用途吗?他们奴役他们,剥削他们,将他们的鲜血榨干延年益寿,皮变做了法宝衣物,肉一条一条地剔下来投入炼丹炉,筋加到任何一种法宝里都可以产生玄妙之变化,洁白的骨炼制无暇的利刃——这就是那些修士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我的儿。你有什么理由不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情呢?”

白决僵硬地摇了摇头。

他抬起还没有被彻底冻僵的右手,结剑指,剑指苍天。

背后沉寂漆黑的苍生剑骤然出鞘,冲天而起。

他说“你不应该活着,你已经死了。”

“人死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你死之后,轻灵化归苍穹,重灵沉入地底。哪怕你在这里说一千遍一万遍的鬼话,我都不会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