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陵谷变(十九)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20 17:17:54 字数:2216 阅读进度:155/219

白决有些惊诧地看着任逍遥。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非常固执的剑修竟然会选择相信他。

白决往前走了两三步,悬浮在他身侧仿佛护法一般的苍生剑也就跟进了两三步。他抬起手,正要扶正趴在自己背上的尊主,然而这个时候,一道灵光从任逍遥腰间的酒葫芦里蹦了出来,硬生生地拦在了白决与任逍遥之间。

白决皱了皱眉头。

任逍遥却是当即大惊失色。

他几乎是不经大脑地冲了过去,直接抱住了那道灵光。

灵光落地,化为了一个小姑娘。

她第一眼看到白决,义正言辞地道“你不准伤害——”

然而,她毫无防备地被任逍遥从背后扑过来抱住了,打断了这一句话。

任逍遥死死地抱住了小桃花,极为失态地高声道“前辈!剑下留人!”

白决“……”

我看起来有这么残暴嗜杀吗?

场面一度陷入令人无言的沉默。

直到白决长叹一口气,走到任逍遥跟小桃花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与他们擦肩而过,方才打破了这个沉默。

“别抱了,起来吧。”

任逍遥惊疑不定地抬起头,却发现白决早就从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做了些什么。

白决走过那群有些害怕他的姑娘的身边,左右各自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少人,又继续往前走。

他一边走,一边道“你们别害怕,我不会对你们动手的。而且,将你们好好地送到思慕城,正是我要做的事情,你们放心。信不信,由你。”

那些姑娘们转过头看向任逍遥,就连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出现在这里的小桃花都抬起头,站在任逍遥的怀里看着他。

显然是在等他的回答。

任逍遥卡顿了一个呼吸,眼看着白决的背影越来越远,终于还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一把将小桃花甩到了肩膀上,扛起她就追着白决的身影而去,招呼着同宗的女修一道去。

哪怕这个白前辈看起来真的是非常的可疑,但是就像他自己说的那些话一样——以白决的修为尽可以将他们干干净净痛痛快快地杀个片甲不留,根本就没有必要对他们做那么多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选择相信白决。

刚才小桃花意外跑出来,只是因为太过令人担忧了,他才会在不假思索之下做出这种事情。

这样白决还没有对他动手或者如何,大约是不可能再对他们如何了。

话虽如此,白决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气场到底还是令人有些在意跟恐惧的。

苍生剑果真是神器啊。

任逍遥这样想着,已经跟上了白决慢悠悠的步伐。

他盯着白决的侧脸,盯得久了忽然间绝得这张脸竟然陌生起来,跟自己不久前见过的白前辈的脸有些不一样,然而,要说哪里不一样,他还真的说不出来。

只是,现在的这张脸,跟他记忆中要害他们的“白前辈”相比较,似乎更为硬朗一些。

白决知道任逍遥正在盯着自己看,他察觉到了尊主正在醒过来,心底一惊,连忙朝着任逍遥投去了警示性的一瞥。

然而——

任逍遥傻愣愣地开口道“前辈,我发现您跟我们记忆里那个要害我们的人好像有些不一样。”

白决“……”

废话!本来就不是我,那能一样吗?

“哦?什么不一样?”尊主刚刚醒过来就听见了这样的一句话,慢慢地睁开眼睛,趴在白决的背上随意地捏着嗓子问到。

任逍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好像在感觉上,那个人的样子要比前辈柔和很多。”

白决听到这句话,心里忽然间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说到“柔和”这一字眼,大约是在男女之别上所体现出来的。

那么,他们看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便是——

白决一把抓住了尊主的手,将他手上的肥肉一点一点的攒过来又堆回去,以缓解内心的不安。

“别说了,我带你们回城。”白决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天黑已经了,那个‘东西’应该快出来了。我们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跟‘它’碰上一面。”

“那是……什么东西?”任逍遥问到。

白决摇了摇头。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猜测‘它’是媚魈,但是根据你们所说的话来看。既能让人失去一段记忆,还似乎有幻化成他人的能力,绝对不是寻常的‘媚魈’一般。”

“‘媚魈’?”一旁站着的一位姑娘忽然间开口了,她小心翼翼地道,“你在想什么?那——那个……人,怎么可能是那种东西呢?我瞧着‘它’倒是有些像人,还应该是修为高深的修士。我……我觉得‘它’很美,是那种慈悲为怀的美,简直是、简直是——美到了惊艳。”

小桃花这时候也补充了一句“‘它’美到什么程度?我当时为了护住任逍遥,跑出来的时候,也看见了‘它’的样子。‘它’怕不是天仙再世,‘它’没有对我下手,但是‘它’在走之前似乎看了我一眼,那一眼里潜藏着万种怜悯——”

白决抬起手直接打断了小桃花的话,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心底最不可思议的猜想已经得到了验证。

“我知道了。”

尊主像是也想到了什么,朝着白决转过视线。

然而,白决并没有在意他的视线,自顾自地向着城中走了过去。

“难道……”尊主若有所思地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白决的背后,方便他把自己给背起来,或者说把自己一并带走。

山一样的姑娘啊。

一干年轻的修士原本还在瑟瑟发抖。

这时候看到连一个凡俗的小姑娘都能让白决背上自己,还是看起来像巨石一般的身体。

好像十分的平易近人似的。

白决被尊主拖得愣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顺从地俯下身背起尊主。背上一重,他内心顿时安稳了下来,这城中到底有什么蹊跷,很快便会知晓了。

那个人很可能是他的娘亲,一个死去七八百年的灵物,白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