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陵谷变(五)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12 21:30:23 字数:2287 阅读进度:141/219

白决顿时一惊。

回首一个金印对着那只手的脸面便是毫不留情地砸了过去。

然而,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动作,接着一座肉山压了过来,将他整个人都压制得不得动弹。

“是我。”

白决抬眼。

他看见红山姑娘就这样抱着自己,陷入了沉默。

这个时候,里面的老尼姑像是从他们的动静之中察觉到了什么,“呼”地一声,昏暗的油灯瞬间熄灭在了黑暗之中。

“你放手。”白决愣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红山姑娘看着他露出了笑脸,便道:“相公——你害羞什么呀?”

白决:“……”

我求求你,放过我,我脑壳疼。

“诶哟,连小脸都白了。”红山姑娘松开白决,笑眯眯道,“怎么,莫非我竟然比那老尼姑还吓人不成?”

白决:“……”

你这是吓人不吓人的问题吗?

哪里有姑娘家家的这样行事的?

夜风一吹,带来冰冷的血腥味。

红山不知道从哪里端出一盏茶来,递到了白决的面前。

“喏,这可是人家精心为相公泡的茶呢。”

白决:“……”

你这一去,不是去泡茶,你是去炼了个毒吧?姑娘?

红山望着白决,忽然间一个伸手趁其不备拔出了他背后的苍生剑,道:“你这剑也忒丑了些,我家中挂墙上的随便哪一把剑都比它好看多了,不如让我给你换一把好的,相公?”

“你到底是什么人?”白决定了定神,转而质问道。

然而,这位红山姑娘似乎完全不能理解白决话中的意思,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语气诡谲地道:“相公,这个地方进来了,可不是好出去的,你得跟我来一趟。”

白决:“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红山顿了顿,将苍生剑插回了白决后背的布包之中,“你若是想要活着出去,就得听我的。”

白决皱眉。

“我要是不听呢”

红山摇了摇头。

“你不会这样做的。”

“那群小修士的性命可还掌握在我的手里呢。”

白决的脸色当即一变,他抬手正要画出法决,可是却发现自己的灵力根本就是分毫地运行不得了!

“感觉到了吧?”红山姑娘眯着眼睛,五官都挤成了一团,“这庵堂之中早已被我下了重重毒物,寻常人是脱不得身的,这可是来自西陆的毒物啊。”

“你想要我做什么?”白决放下手,决定先按兵不动。

“我?”红山骤然发力,在白决的脸颊上轻轻地啄了一口,颇为温柔缱绻地道,“我想要你——”

白决等了一会儿,然而,这位红山姑娘似乎是陷入了沉默一般,再没有了下文。

“……”

所以——还是要个人来做她的相公?

恰好白决看向红山的时候,红山也在低头看向白决,她分出一只手拂过白决的腰侧,小声呢喃道:“——陪陪我,好不好?”

白决:“……”

不知为何,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白决的心底升起。

他转过头,盯着红山姑娘那惨不忍睹的眉眼,接着就望见了那一双仿若琉璃般的眸子。

“来呀——相公——夜深了,我们该上床歇息了。”

白决露出了瑟瑟发抖的神情。

……

夜深,有青衣留着老鼠胡须的管家走过曲曲折折的回廊。

他的手上提着一盏白纸糊的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字“红”。

大风刮过他的身旁,烛火微微摇曳,犹如鬼魅过境,谁也摸不清这底细。

他路过红山姑娘的院门之外,一双老鼠般的眼睛探了探,畏畏缩缩地似是而非地觑了两眼,接着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媚音。

“嗯……”

他提了提衣领,赶紧地加快脚步离开了这一处地方。

这等墙角,谁听谁倒霉!

一墙之隔,白决躺坐在床榻之上,**着手臂,露出上面的青青紫紫给红山姑娘疗伤。

这位“红山姑娘”倒也不是肉体凡胎,一只手攥着白决的手腕,一只手附在他的伤处,心疼地给他疗伤。

“你没事跟我打什么?”

白决:“我不打你还能如何?”

“亲你一口吗?”

“红山姑娘”的眼睛当即一亮,忙不迭地点头道:“如此甚好,甚好。”

白决连白眼都给翻了出来,几乎就是抬起腿不轻不重地踹了“红山姑娘”一脚,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红山姑娘”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指头在白决的眼前晃了晃,道:“非也非也,我可不是什么人。”

白决颇带鄙夷地瞪了对方一眼,接着干脆不跟对方在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反而是转移了话题,改口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这人揉着白决的手臂,忽然语气一沉,道,“我是来救你的。”

白决:“你为什么会觉得我需要你救?”

这人沉吟半晌,解释了一句:“也没什么,就是……就是三宝斋失窃了而已。”

白决:“三宝斋都失窃了?燕南慈人呢?仙道的东西也敢动?”

“所以,那个有能力将三宝斋重宝阁里的东西给取走的人必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这人深吸一口气,接着道,“可是在重宝阁中没有留下任何一丝一毫的灵力魔气运行过的痕迹。”

“红山姑娘”顿了顿,接着道:“我也去那里看了一眼热闹,确实是半点儿灵力或者魔气运行的痕迹都没有。”

“这也太过蹊跷了。”白决露出了有趣的表情。

然而,这人的下一句话就让他瞬间失去了冷静。

“丢失的东西,好像是一把剪子,木头剪子。”

白决:“……”

这莫非是——我师尊的法宝?!

一看到白决的脸色“红山姑娘”就知道自己确实是猜准了,便是开口道:“这丢失的东西,不会就是你从桃源乡里带出来的那把剪子吧?”

白决:“……”

是啊。

不仅正好是那把剪子。

而且那把剪子还是他师尊的本命法宝啊!

“红山姑娘”补刀一笑,道:“哈哈,这木头剪子你到底是怎么忽悠那三宝斋的人送到重宝阁保管的?谁拿个木头剪子做法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