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陵谷变(四)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12 21:30:23 字数:2121 阅读进度:140/219

白决在听到“白浮生”这三个字的时候,眼神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要知道,这三个字可是他母亲的名讳。

“您在说什么?”白决出声问到,语气冷凝。

老尼姑的眼神里充斥着惊恐之色,她甩开旁边搀扶着自己的小尼姑,疯狂地摆手道:“走开!快走开!你这个妖怪!”

白决拂袖,正要走到那老尼姑的面前问个究竟。然而,红山却是拦在了他的面前,笑着道:“她犯病了。”

她顿了顿,又回答了一句:“公子你若是想要知道那些年轻修士的下落,不妨跟着小女去房中喝一杯茶,容小女与您慢慢道来。”

白决:“有什么话不能在此处说个明白?”

红山姑娘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在她的身后,那些年轻的小尼姑早已将那名疯疯癫癫的老尼姑给拖回了房中,不见踪影。

白决盯着她,忽然间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东西,心思一转,点了点头,道:“那我便姑且信你这一回。”

只有真正地置身于这积香庵之中才会明白这座庵堂究竟有多么的宏大,楼房是层层叠叠的看不出什么稀奇,但是能够层层叠叠掩映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八重楼,九斗拱,有明堂。”

这可是高门才有的规矩啊。

白决奇怪地定神四顾,便发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地方。

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座庵堂的制式从头到脚都透露出一种秦国的气息,还是他曾经行走过的那个秦国的气息。

奇怪,这里可是齐国的地界。

他这样想着,跟着红山在她的大管家的引导下沿着回廊不停地往深处走,一直走到了最深处,那个大管家忽然间停住了步伐,回过头,朝着红山行礼道:“大小姐,再往里仆家就不便去了,还请大小姐谅解。”

红山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白决等着这位大管家离开了,方才一边跟着这位红山姑娘往里走,一边道:“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太上仙宗的平安佩?”

这种平安佩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它代表的意思有两重。

一重是此人与太上仙宗交好,归仙宗管教。

其二则是此人曾施恩于太上仙宗,仙宗有恩情需报答。

无论是哪一种,如今还是个太上仙宗长老的白决都不能直接离去,这也是白决选择留下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身上为什么会有太上仙宗的平安佩?”红山挑眉,眉呈一字,惨不忍睹,“因为……因为……你猜呀。”

白决:“……”

我猜你个鬼。

红山“咯咯咯”地笑了好几声,接着取下了腰间的这块玉佩丢到了白决的怀里,道:“我去给相公沏杯茶,去去就来。”

“姑娘——都说了不是‘相公’了——你这……”白决几乎要翻白眼,奈何红山跑得快,他现在起步用常人的姿势应该是追不着了。

他站在原地本想等着红山回来,墙头的马形石面在夕阳的照耀下显现出一片阴影,这道阴影越来越斜越来越斜,到了最后几乎是被无边的黑暗给吞没在了血盆大口之中。

白决已经在原地等了将近半个时辰了。

原本是在闭眸养神的他猛然睁开眼睛,他的视线投向了他侧边的雪白石墙面之上,墙里传来“吱嘎吱嘎”的咀嚼声,过了一会儿竟然还出现了“咕嘟咕嘟”的吞咽声!

白决露出了莫名的神色。

掐指一算,这会儿也该是卯时了。

这庵堂里还会有人在吃东西?

他想着,抬眼往上望了一道,只见天色已晚,黑透了半边。于是,白决翻出金光印捂在手中,轻轻一跃登上楼头,接着就沿着瓦片的屋顶悄无声息地滑了下去。

红山这姑娘看来一时半会儿的是回不来了,白决暂时离开一会儿四处看看,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白决这样想着,整个人便已然是滑到了对面的院子里。

院中一棵老槐树参天,绿盖如云,树上没有花却结着些槐子。

虚掩着的门里传来更加鲜明的“吱嘎吱嘎”声,白决皱起了眉头。

这种声音可不是吃什么寻常的米面所能够发出来的。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灵力包裹了周身,隔绝一切动静。

透过门缝,能够看见里面是那脸上长满了褶子的老尼姑,她一个人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背对着大门坐下,驮着背,隐隐约约可以望见她的脸颊时不时地鼓动,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然后是“咕嘟咕嘟”的吞咽声。

嘶——

白决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庵堂里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这种血腥气绝不是平平常常的猪牛羊,反而是……

白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是一颤,好悬没有碰到那扇隔着他跟老尼姑的大门,直接摔进去。

是谁?

白决:“……”

他没有开口,试探着在脑海里集中精神地想到: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谁知道那个声音竟然笑了一声,回了他一句——

白决算是明白了,合着这家伙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只不过是看着心情出个声罢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威胁。

于是,他干脆在心底试探性地问到: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白决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要被气着。

然而,也不知道那个声音是跟他做对还是怎么回事,白决的后背一凉,就有一只手绕过苍生剑碰到了他。

冰凉透骨,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一股冷气沿着脚底心直冲天灵盖。连白决这样的元婴都会感到不舒服,看来是有些来历的存在。

“别闹。”白决压低了声音,试探跟那个声音交流,这种情况下,他可不希望再成什么腹背受敌的糟糕情况了。

可是,那个声音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