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陵谷变(三)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5-12 21:30:22 字数:2251 阅读进度:139/219

“咚!”

这是庵堂陈年的门坎被人给踹断的声音。

白决眼睁睁地看着门里的庞然大物飞跃而出,看眉眼折叠在一块儿,几乎瞧不出这是个姑娘家。可是,那惹眼的红裙流苏,近乎完美的翩然青丝,她的的确确是个姑娘家。

总不能让对方一个姑娘摔在地上吧?

白决这样想着,运起灵力就是一个马扎步子,稳稳当当地抬起手,用四两拨千斤地姿势眼看着就要将人给扶住落下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在他接触到那个姑娘的时候,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怎么这么轻?

谁会相信这个看起来仿佛是个庞然大物的姑娘竟然会轻到这个地步?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他还是撑起手将那姑娘隔空托了一把,回旋着让她落在了地面之上。

“你……没事吧?”

白决顿了顿,别开视线,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那个姑娘山一般的体形。

那名姑娘也相当的会得寸进尺,一把抱住了白决的手臂,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前,娇嗔道:“相公——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最好啦。”

白决:“……”

我遭不住。

求大妹子放过。

然而,放过是不可能放过的。

他身为一个功德道又不能随随便便地伤人,只好勉强抽出自己的手,与那个姑娘竭力保持一丈的距离,接着再就着这样的情况去探寻此地的蹊跷。

那个曾经给他开门的小尼姑这时候终于爬了起来,跑来接待,她用一种含着三分同情七分幸灾乐祸的表情望着白决,眼神里里外外流露出来的意思都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白决有些奇怪。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这位红山姑娘不是齐国人士,她家祖籍燕国,算是半个“胡商”。

她大张旗鼓地带着成群的家仆来这个地方,只是为了等她命中注定的那位“如意郎君”。红山的爹娘曾经因为行商路过此地,彼时因缘际会恰逢红山姑娘出世,得了当时在这座小庵堂里落脚的隐居禅师的卦象,说是一辈子克夫,唯有在某年某月某日本人于此庵堂之中潜心焚香沐浴吃斋念佛方才能化解此劫,其中最好的一个结果便是在此地就会迎来一位“如意郎君”,两人之间携手共白头。

白决:“……”

不会吧?这么巧?

他的这一念头都还没有落地,那位红山姑娘似乎就跃跃欲试地又想扑过来了。

白决连忙抬手制止道:“姑娘!你我之间尚未成亲!你且自重!”

红山闻言扬眉,她的双眉竟然连为一体,仿若一道横画。

“自重?什么自重?我又不重!”

旁边负责添茶倒水照顾香客的小尼姑掩面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白决扶额。

“不是……自重的意思是——姑娘,你我素昧平生,即便是你我当真是‘命中注定’的姻缘,在没有拜堂成亲之前,你着实是不应该做出这等、这等……有违礼节之事。”

“哦——”这姑娘颇为豪放地扬了扬手,朝着白决道,“我又不是你们齐国人,讲究什么齐国的破规矩。在我们燕国,男女婚前便可以夫妻相称的,更何况——”

她顿了顿,学着齐国的高门嫡女们的样子,举起手中的绫罗绢帕,掩面轻笑道:“我们过了今晚,便是夫妻了!”

白决:“……”

姑娘,你这么自说自话真的合适吗?

红山把眉头一皱,高声道:“莫非——你宁愿去那城里冒着喂鬼的风险也不愿与我成亲?”

白决这时候像是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问到:“红山姑娘,此地是何处?”

虽然他可以从这位姑娘的言行之中揣测出他如今大约是在齐国的境内,但是并不能推断出究竟是齐国的哪个地方。

那位姑娘在这庵堂里倒像是个主人似的老气横秋地介绍道:“这里?你连这里都不知道?”

她“咯咯咯”地笑了好几声,方才继续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呢,哈哈。这里是齐国的函阳郡主城外的七里坡,翻过了这座庵堂后的小山,再往前走七里便是函阳郡主城。”

白决掐指一算,便知这位红山姑娘并未骗他。

照他的计算,云舟画舫也确实是应该到了函阳郡的地界,没有问题。

他环顾四周,这座“积香庵”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既没有出现什么不同也没有什么妖魔之气,似乎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这样想着,白决知道自己是应该起身了,他问完最后一个问题便要去那函阳郡主城里看看,先将他从太上仙宗带出来的那些年轻修士给找到,再从长计议。

既然是他师尊交给他的任务,哪怕困难重重,也一定不会是无解的。

以曲敖的为人来看,他更喜欢做个神机妙算的逍遥上仙。

于是白决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在此地,有看见过一群身负修为的姑娘跟一名背负重剑的仙师吗?”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然而却出乎意料地同时得到了两个答案——

“有!”

“没有!”

白决微微蹙眉,这位红山姑娘开口就是个“有”,而另一边负责添茶倒水的小尼姑却是也不假思索地回了他一个“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想清楚再回答。”

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一声重重的咳嗽声穿堂而来,紧接着一名看起来老得有些诡异的老尼姑在一名小尼姑的搀扶之下慢吞吞地踱了出来。

这名老得有些离谱的尼姑抬了抬层层叠叠的眼皮子,朝白决投去了一眼,脸上的褶皱颤了颤,忽然间开口道:“我们这儿庙小,容不得你这一尊大佛。”

她的声音就好像一只老猫被人捏住了喉咙发出沙哑的叫声。

“来人!送客!”

白决想着,还是没有直接离开,反而朝着那位红山姑娘问到:“请问姑娘,您是在何处见到那一行人的?”

老尼姑顿时像是被白决的行为触怒了一般,她一掌拍在桌案之上,大喊一声:“白!浮!生!你还要害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