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极乐坊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26 01:58:46 字数:2231 阅读进度:101/219

客栈里人来人往的,有些嘈杂,吆五喝六的尽是些髯须大汉,打着算盘大腹便便或者饱经风霜的行脚商,每个人多是在专注着自己手上的事,并没有谁来关注这一边新进门的三个人。

“哎,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极乐坊的铃铛姑娘宁死也不愿意卖身,昨日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一根一根地把自己的手指给掰断了!”

又一次听到极乐坊这三个字,白决忍不住脚步变得缓慢了一些,他有些好奇,这个“极乐坊”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地方可不是咱们这样的平常人可以随随便便进的,没点身家,没顶乌纱帽,谁敢进去哟?”

“是极,是极,那里可真是个销金窟。只不过,这金嘛,销得也算是心甘情愿。”说出这话的人仿佛意有所指。

于是,有人追问了:“怎么?听您这口气,像是进去开过眼?”

“嗨!”那人一拍大腿,“可不是!”

“这里面的女人,可都是跟仙女似的,色艺双绝,人间少有的——”

白决发现自己的袖子被人拉住了,他回过神来低下头就看见是铃铛在拉着自己。她的手指十分不正常地扭曲着,还有些红肿,这都是白决之前没有注意的。

“柏……仙长,这边走。”

白决抬起头依言往她指的方向走去,莫是非已经站在楼梯之前等着他们了。

如果说,白决离世这百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的话,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说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至少在他行走凡俗的那些年里,“极乐坊”这个东西还是不存在的。

存在的只有“红袖招”。

步逾机的“红袖招”。

他几百年前见过步逾机,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顽劣的富家子弟。秦国的世家门阀力量强大且根深蒂固,白决为了秩行渊这个二傻子能够做好皇帝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仅将谢道长这位青霞首徒给他拐来做了国师,他还想办法将秦国内部盘踞着的世家都清了一遍。

身为世家之首的步氏子弟显然是首当其冲的。

不过,步逾机这个人,占着步氏族长的位子,却是在抢着白决的戏。步家有了他,真的是早衰败了二十年!

但是,步逾机的命格及其特殊,他行事乖张暴戾,然而满身的功德金光护法,白决完全拿他没有办法。

要不是步逾机因为白决在博望坡上阴差阳错地救了他一命而将白决当作了过命的兄弟,帮助他做了不少跟自家长老对着干的事情,秦国的格局怕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像现如今那样安定下来。

步家没了。

步逾机与白决也算是割袍断义,拍拍屁股离开秦国去往沧州道上开了一家青楼,接下来是第二家第三家……乃至于不知道第几家。

那个青楼的名字便是“红袖招”。

美人红袖添香,小手微招,天下慕名而来者如云。

可惜,白决哪里有钱跟闲心去这种地方,带孩子攒功德,忙得几乎两脚不着地。所以,时至今日,步逾机一介凡人大约是死了的,白决也不知道他究竟葬身何处,而“红袖招”这三个字也同样消失在了滚滚红尘之中。

“极乐坊……红袖招……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

夜幕降临,沧州道,双生渡口,南市极乐坊。

有人一身华服锦衣夜行,弹跳间云腾雾起,宛如仙神临世。

他戴着一张头巾,包着脸,让人看不出底下的面孔,身形瘦削,腰段有几分诡异的婀娜。他一个翻身,从大肆敞开的湖中水榭琉璃窗口进去,往宽敞的美人榻上一倒,懒懒散散地那么一卧,抬手倾壶,玉杯中斟起了一碗琥珀光,倒影着窗外暧昧的暖红灯笼,波光明灭。

水榭之外有人迅速地赶了过来。

那个人显然是被安置在建筑之间的警报所惊动而来的。

然而,他追到了湖边便不再往前,反而朝着里面客客气气地道:“敢问阁下何人?”

湖上荷风飘摇,白荷清丽地半开半掩,风里是无尽的冷香。

灯笼在动。

地面上斑驳的光影翩跹。

“我?你说呢?”

湖边的人听着被风送来的声音愣了一下,接着眯起了眼睛,略作一些思考,忽然间脸色骤变,连忙半跪于地,也不管地下是坚硬膈人的鹅卵石,用最快的速度表示了恭敬。

“见过主子。”

里面的人笑了,笑声分外的狂放恣意。

他笑够了,方才开口不咸不淡地道:“真是一条好狗。”

湖边的人额头上的冷汗都要在地上积成一处水洼了,却还是咬着牙朗声道:“主子过奖。”

“过奖什么?对于狗而言,这是合适的。”里面的人如是说到。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间又开口道:“我想要的那个东西已经拿到手了。”

话音未落,湖边的人立刻就是一句:“主子英明。”

“英明什么啊哈哈哈,那个东西又不是在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他要是将东西放在自己的身上,我可能还要费一番功夫,但是还在典当行里嘛——要搞到手还是很容易的。”他顿了顿,继续道,“哎,老胡子,你小心着点儿,别阴沟里翻船了。那个新来的愣头青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侠士,他是剑侠杨迦陵的养子!”

“剑侠……杨迦陵?”

“是啊。”

“可是,请恕属下愚钝,杨迦陵不是——不是——因为与鬼宗长老汝何辜于青灯峪一战受了重伤,不过几百年就死在齐国了吗?这个小子完全没有修炼的潜质,没有修为根本就无足挂齿。”

“呵。”水榭里发出一声闷响,“我看倒是未必。杨迦陵一人一剑闯过万尸鬼宗的尸山血海,哪里会是什么简单的小角色。他就算是死了,也未必就不会给他的养子留下些什么。”

湖边风动。

“主子英明。”

“……我英明个什么啊?我姐姐那才叫‘英明’呢……”

水榭里的灯忽然间灭了。

过了好一会儿,大胡子方才起身,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与之为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