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莫是非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26 01:58:45 字数:2148 阅读进度:100/219

莫是非领着一大一小两个人从极乐坊的后门走出来,心里纳闷,脸上显露了一丝郁闷。

白决看着他把钱给付了,一路都是笑眯眯的样子,直到离开极乐坊的后门将近一里地,方才停步开口道:“莫少侠,我有一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嗯?”莫是非回头看着白决,“敢问仙长有何见教?”

“我姑且僭越问上一句,莫少侠为何一定要买下这位铃铛姑娘?”白决也转过头看着他。

莫是非不假思索道:“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路经沧州道,遇到铃铛这般的小姑娘遭人逼迫,因为平生最看不惯持强凌弱的糟心事儿,自然是要出手相助的。”

白决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没有说话。

“那么,仙长又是因为何事硬要我将您给从极乐坊中赎出来的呢?”

白决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我瞧着少侠的眼睛里写着两个字。”

“哦?什么字?”

莫是非感觉到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之感,心底忍不住暗叹一句,果然师父说的仙道中人多世故通达者,此言诚不欺我。

白决指着他的眼睛,背对着一旁的铃铛,悄无声息地张开嘴,用唇语道——“恩,怨。”

莫是非过了好一会儿才被铃铛拽着袖子回过神来,他初时先是震惊于白决的准确,后来却又是生出了一种疑惑。

这位仙长能够说出这样两个字,是否是真的猜到了一些什么?还是只是在简简单单地随口一扯?

如果说是前者,那多多少少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他们见面不过半个时辰,连言谈都尚未透露丁点,根本不可能猜测出他的身世来历。

而要是说白决是后者,那还是不太敢置信,这位仙长虽说并非鹤发童颜,但也算是小有风骨,与一般凡俗中的骗家子不同。

莫是非抬起手安抚了一下铃铛的脑袋,从怀里掏出三文钱放到她的手心,这才抬头看向白决道:“还未问过仙长姓字,不知可否?”

白决轻声答道:“在下姓柏,名自在。”

“柏仙长,你应该听过剑侠杨迦陵的名字吧?”莫是非问到。

白决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愣了一下,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又忽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动作,直接道:“杨剑侠与我并非同辈之人,所行之地更是从无交集,我们从未见过面。”

莫是非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继续道:“杨迦陵是我的义父,辞世到如今已有二十余年了。”

白决愣了一下,仔细端详了眼前的莫是非一眼,面容端方,鼻若雄狮,却不带丝毫的凶相,反而憨厚慈悲。

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个三十出头的江湖人士。

莫是非注意到了白决的眼神,他摇了摇头解释道:“仙长以为我是少年时被义父收入门下的?非也——义父收我入门的时候,我只是一个襁褓小童。他去世以后,我才不过七八年岁,流浪街头凭着义父的名头讨口百家饭吃,方才有今日。”

铃铛姑娘远远地站在街的那头,面对着满麦草跺的插枝糖葫芦,红艳艳的,娇艳欲滴,人面虽然憔悴瘦削了一些,眼睛里却是与糖葫芦的糖衣般清亮的颜色。

白决看她一时半会还过不来,便驻步向莫是非问到:“少侠流连沧州道,究竟是什么恩怨?”

“这要从我义父收留我说起。”莫是非的神态略略地游离,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义父是在乱坟岗上捡到的我,那个时候的我半个身子都还卡在我娘的肚子里,浑身是血,哭声细若游丝。”

他不欲多谈惨状,别过这个话题继续道:“我娘是极乐坊的舞娘,人样子生得很美,舞也跳得妙极。”

“当然,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我义父杨迦陵所言。他认识我娘,却没想到她一代佳人最终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一个下场。而导致这一切的根源,我义父说,便是这极乐坊。“

“我娘原本是齐国境内御洲人士,家中世代为宦,颇有几分余财,奈何一朝事故,家人遭难。她这才沦落到官奴籍贯之中,以至于最后辗转颠簸被迫卖身到这极乐坊之中,做了一名伴舞的乐妓。”

“义父在辞世之前将我娘的千言血书遗言交到了我的手上,那字字皆是她忍痛沾着自己的鲜血绘就的,然而字迹却风灵毓秀,天然一段风骨。所以,我相信义父所说的话,我娘确实曾经是一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文雅娴淑。试问,这样的一个人,她怎么会因为偷盗屡教不改、与人有染、行为放荡而遭极乐坊惩罚驱逐呢?”

白决摇了摇头,他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了,眼下并不适合妄下断论。

“柏仙长,您不是我们凡俗中人,有些恩怨也许在您的眼中看来是非常可笑甚至无稽的,但是这些恩恩怨怨在我们这些凡俗中人看来却是非常之重要的。所以,我娘的事情,事到如今,我必定会将它查个水落石出,多有怠慢仙长之处,还请您海涵。”莫是非半文半白地向着白决行了一个礼,腰板挺得直直的,看起来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客气。

这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江湖恩怨可不是一个查明就可以了结的。

莫是非把这样的话先对白决说了,那个意思便是希望白决不要来阻止他的复仇。而一旦白决成为他复仇之路上的一块绊脚石,莫是非不介意与他同归于尽,哪怕白决是所谓的仙道中人。

铃铛抱着一根糖葫芦左顾右盼几下,发觉莫是非跟白决还停留在原地,便直直地走了回来。她的脸在极乐坊里头洗了一回,白白净净的,勉强让人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娇俏的小姑娘了。

她走到两人的跟前,咬了一口糖葫芦,坚硬的糖衣发出“咔嚓”的一声脆响,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弥漫开来。

“你们干什么呢?还不走?我还等着找个地方沐浴呢。”

莫是非扶额:“走走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