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铃铛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26 01:58:44 字数:2177 阅读进度:99/219

周围安静得可怕,白决躺在视线的中央,心里无奈了一百遍,然而还是要接受这样的现实。

无论那个小姑娘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她的本意应该是好的,只可惜这并不是他如今需要的“好意”。

白决忍了又忍,就在他想要稍稍试探一下,那两个人究竟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破绽的时候,站在年轻人前面的大胡子忽然间开口打破了沉默,道:“这位公子并不是我们极乐坊的人。”

他转过身,对着年轻人继续道:“但是,您要是想带他走,也不是不可以。”

“贵坊有何要求?”年轻人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急躁之色。

“他是被午潮冲上岸的,身体虚弱,我们坊主仁慈,给他垫付了药钱。你若是要将他带走,必须将他的药钱给付了才行。”

坊主?

白决按兵不动,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姑娘却是急了眼,她匍匐着身子用虚弱的声音朝着年轻人竭尽全力道:“侠士!求……求您……带那位落难的公子走吧!”

那名年轻人本想与大胡子谈一谈药钱的问题,谁成想半路杀出来这样一个小姑娘,他便咽下了涌到喉咙里的话音,反问她到:“你都自身难保了,为何要护着这位萍水相逢的落难公子?”

“因为……因为……他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不能再跟我一样沦落到极乐坊这种地方了……”小姑娘的眼睛随着字句一个一个的蹦出来变得越来越亮,到了最后简直就是要放出光来。

她的眼神很坚定,看起来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

那个人看着她倔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直接问到:“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小姑娘似乎是注意到了大胡子铜铃般恶狠狠地瞪着她的眼神,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

年轻人察觉到了这一点,摇摇头,几不可察地挪动了脚下半步,算是挡住了那个大胡子的视线。

“那这些人是如何称呼你的?”

他又问。

离开了大胡子的恫吓,小姑娘稍稍地放松了一些,她微微歪起头,甜甜地笑着道:“大哥哥……他们都叫我‘铃铛’,风铃的‘铃’,饼铛的‘铛’。”

可能是说了几句话以后,口水润泽了喉咙,铃铛说出来的话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有一种必然的干涩毛糙的质感了。

她的眉眼带笑,弯弯的,眉毛浓密乌黑,羽睫奇长,下面仿佛是一整条的天涧银河回环,闪闪发光。

年轻人也不由得莞尔,他点点头,朝着又脏又臭的铃铛一字一句道:“那你记住了,我是莫是非,莫再提的‘莫’,是非绝的‘是非’——”

他的话音未落,铃铛就插嘴道:“真是个好名字啊,一听就是千古奇侠!”

“我记住了,谢谢你。”

大胡子被这两个人排除在外,显然是十分的难受,所以他想了想,干脆找了一个理由推开莫是非,走向白决。

“哎,这边这个人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没有醒过来?怕不是死了吧?”

他这样说着,一边挠了挠头,一边极为自然地走到白决的身旁提起那截铁链。

白决:“……”

半截铁链没有完全压住,当即被抽了出去,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随着大胡子的动作还在左左右右地轻微摇摆,发出细碎清脆的互相碰撞声。

大胡子不知所措地捏着手上断开的铁链用上了三分力气摇了摇,眼神茫然,声音更大了,断口也整齐得诡异。

“这是——怎么回事?”

白决眼见装无辜装不下去了,暂时定了定心神,睁开眼睛,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裳的下摆。

铃铛看着白决站起来,即刻便激动高兴地大喊一声——“你醒了?!”

白决:“……”

——你这反射弧也忒长了一些吧?

他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拉过身后还挂着的那半段铁链,再次一抖,灵气化针将铁链剩下的尾巴给断了个一干二净,全都散乱在了地面上。

大胡子离白决近,看得分明,当即按捺下脾气,问到:“敢问公子可是仙道中人?”

“是。”白决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些人接下来会问什么,直接连续地解释道,“我是在海上过沧州道的时候,遭遇了大雾导致航船偏离了道线,最终因风浪沉船而遭难的。”

“既然如此——”年轻人听了这一耳朵,本想带着铃铛走便是了,可是谁能想到白决与铃铛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的骤然异口同声打断了他的话。

“不行!”

白决奇怪地瞟了铃铛一眼,还是闭上了嘴巴,示意她先开口。

铃铛会意道:“我……这位公子……他不能留在这里!”

大胡子闻言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质问到:“我们极乐坊养你教你,花费千金,你这个小蹄子怎么说话的呢?!我们极乐坊怎么不能留人了?!”

原来这里竟然是沧州道上的极乐坊。

“这位大哥,稍安勿躁。”白决摆出一副笑眯眯脸孔轻巧地吐声,“我想这位铃铛姑娘的意思,应该是她觉得我一介病弱之躯,对于乐理一无所知,留在贵坊也是累赘,不如让我跟了这位侠士去,好找一条生财之路,报答诸位。”

“可是,钱——”大胡子的视线滴溜滴溜地转到了那位年轻的侠士莫是非的身上,“当然,莫少侠要是不嫌弃你麻烦的话,把你一并带走也不是不可以。”

他的话音未落,铃铛就抓着栏杆尖声惊叫道:“如果他不走!我也不走!”

白决是真的奇了怪的,这小丫头片子与他非亲非故,究竟为何非得要与他这般接近?

莫是非被铃铛尖利的叫喊吵得头疼,抄起手偏过头挖了挖耳朵,接着将并不存在于指甲缝里的耳屎一弹,无奈扶额道:“怕了你了,小丫头。”

他说着就朝着大胡子道:“胡老哥,这人我就带走了,银子过会儿便着人给您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