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霄垂星野(下)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15 16:58:17 字数:2206 阅读进度:76/219

“诶呦!”

那名修士摔在地上,抱住自己的额头,发出一声痛呼。

白决看着这个人,冷脸抱臂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秦奉竹倒是被那个人给压个正着,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就被冷少宫主给提溜起后衣领子拖到了一边。

他沉声道:“你是何人?”

“啊?我是来参加喜宴的人!”那名修士不假思索道。

秦奉竹奇怪道:“这个地方都封闭了百年了,哪里来的人举办喜宴?”

那名修士也奇怪道:“怎么?你们不是来参加喜宴的?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凌天门的霄垂星野啊!”

冷少宫主挡开秦奉竹刚要继续问,旁边一道汹涌澎湃的剑气就砸在了那个修士的身旁。接着就看见花月逐一脚横踹开那个修士,踩着他的胸口,丝毫不理会冷澹的神色,道:“老实交代!赶这么快去做甚?!给你留条狗命!”

“我我我……你们这些人,讲不讲道理啊……我就是来参加喜宴的啊!”

眼看着那名修士就要号啕大哭出来,白决按住了花月逐的残绯,摸了摸那名修士的头顶,扶了他起来,推了他一把,道:“参加喜宴就快点去迟到了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白决还没有怎么使力,那名修士就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速度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残绯剑“唰”地一声架在了白决道肩膀上。

花月逐:“白前辈,我敬你一声‘白前辈’,你不要得寸进尺!”

白决轻笑一声,转身看他,盯着他的眼睛,道:“得寸进尺?不,我一般都得寸进丈!”

冷少宫主这时候走过来替白决解围,拖住了残绯剑,道:“刚刚那个人,不是一个活人!”

花月逐眉头微跳:“怎么回事?”

徐潇潇怕花月逐真的跟她师兄对上,站的位置最好,看的最清楚明白的她只好主动解释到:“那个人的后脖子上,有尸斑。”

花月逐眯了眯眼,扫视了在场的这些人一圈,到底还是勉强收回了残绯剑。

谁知道这时,他的后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好像是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到江允儿遇到了什么事情!

花月逐刚刚欲动,眼前就一闪而过一段白影,凌波踏雪,缥缈不可及。

“啪哒!”

众人一齐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白决整个人摔在了草地上,胸前还抱着瑟缩的江允儿。

江允儿害怕地赶紧爬了起来,整个人看着有些紧张,垂眸咬唇,像是在等着挨骂。

白决拍了拍她的头顶,安慰道:“你没事吧?”

江允儿小声地跟蚊子似得道:“没……没事。”

白决打量了她几眼,她就被花月逐给拉过去盘问情况了。

没办法,白决笑了笑,转过身去看他刚刚替江允儿压碎的那个小玩意儿——嗯?又是一顶喜轿?!

还是正红色的?

奇怪奇怪!白决道耳边不由地回响起一句话来——

……

江允儿抱着追尘剑对她的师兄道:“我、我刚才——”

“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花月逐的眉头一皱。

“追尘……追尘警告我……不要踩了那个木偶的花轿……我……我一个害怕就——”江允儿顿了顿,抽噎了几声,方才继续道,“追尘还说——那个花轿,谁踩了谁就要大难临头!”

事到如今,花月逐也不好再跟白决计较什么,他干脆一个归剑入鞘,上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会儿被白决给压得稀巴烂的木偶花轿。

花轿不大,最多也就一臂长短,轿门口的流苏色泽鲜艳,娇嫩的有如花骨朵儿一般,这时候全都被捻在了地下,狼狈不堪。

“咯吱、咯吱。”

几声奇怪的木架子脆响,被压扁的喜轿顶儿底下冒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诡异动静。花月逐眉头一皱,残绯出了半寸,随时都可以拔剑给这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东西来上一剑。

渐渐地一片红底下的动静越来越大,一个新娘打扮妆容诡异的木偶娘娘从里面举着自己盖着火红喜帕的脑袋爬了出来,她先是起身,托着她自己的脑袋转了一圈,好像就可以把周围的这些人看得一清二楚似的。

它在转到花月逐身前时,红盖头底下的脑袋“咔咔咔”地笑了起来,那种笑令人毛骨悚然。

“你要还一个新娘,你要还一个新娘……”它开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一点一点地靠近花月逐,动作僵硬而诡异,时断时续。

直到这个木偶被花月逐一剑劈成了两半,摔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它手上托着的脑袋从红盖头里骨碌碌地滚了出来,露出了惨白一片的妆容,还有眼角以及颧骨上艳色的浓红。

“还……新娘……还……新娘……”

所有人都被木偶断断续续坚持不懈的缥缈声音给震了一震,就在这时,站在不远的冷少宫主忽然道:“白前辈呢?!”

花月逐回头。

应该在他身侧站着的白决,不见了!

……

回廊萦纡的云中楼阁,苍松翠柏各自伸展出其风骨,悠悠的云岚流动其上,如流泉过石。明月开雾,清风过窗,夜半无人,唯有门外无数灯笼里的灯芯在一点一点的爆出细碎的声响。

内室喜房,房门外张灯结彩。房内满目水红,红遍了一整片天地。

白决捂着脑袋从大红的雕花喜床上爬了起来,头疼,他刚刚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来不及看到什么木偶爬出来。

“这里是……”

白决的视线死死地盯在了屋子里挂在正中的几个不算如何优雅瑰丽却充满流连洒脱的字画,字画上是一个人——一个云衣胜雪银冠付玉的少年公子。

画中人看着画外一脸的浅笑,嘴角还沾着油光,半截广袖被撸了上去露出其下因为长年不见天日而雪白的小臂,小臂的肌肉微微凸现,不算如何突出却结实有力。他的手里还用修长的指节攥着一段烤羊腿儿,手指尖上是满满的油光,任谁来了也会忍不住食指大动,想要去烤两条又肥又嫩的羊腿儿也来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