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霄垂星野(上)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15 16:58:16 字数:2167 阅读进度:75/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白决一愣,然而他还没有愣神多久,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摔到了那个“尸体”的怀里!

无论白决触碰的是那“尸体”身体的哪个部分,入手全都是一片冰凉!

浓雾里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金粉蝴蝶漫漫无边的活动轨迹有些若隐若现。

白决:“……”

怎么办?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动手,敌我不明,先试探一下。

正这样想着,白决紧绷着身体,开口道:“能放我下来——”

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声轻笑,白决的身体一空,骤然失去支撑落空摔了下去。他忍不住瞪起了眼睛,咬牙克服失控感准备翻身滚动落地减缓伤害,然而他这一动,就脸朝地地摔在了地上。

白决一愣,从厚厚的茸草堆里抬起脸,茫然四顾,什么情况?!

他只不过愣了一下,便又戒备起来,按住腰侧的剑柄。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浓雾不远处,白决眯了眯眼,就要拔剑的时候,听到了那个人影非常欢快地一边招手一边开口道:“白前辈!白前辈!”

白决:“……”

秦奉竹这个——唉。

秦奉竹的面容渐渐从浓雾里一点一点的显现,他的身后跟着冷少宫主几人,一个人都没有少,除了白决。

白决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下摆,接着走过去,眼看着就要走到秦奉竹的跟前,却被一柄横空而出的重紫流光之剑给拦住了去路。他低头,看到了剑鞘上古意盎然的“残绯”二字,别过脸,道:“花小友,你这是何意?”

默默地躲在花月逐身后的江允儿也觉得不好,鼓起勇气想要伸手拉住她的师兄,可是她的手伸到一半忽然被她手里的追尘剑给打了下来。

追尘剑以法宝秘法传音给她道:“等会儿——诶,有一件事我之前提醒过你没有?”

江允儿收回了手,低下头在心底道:“什么事?”

追尘剑晃了晃又回到她的怀中,一字一句道:“这个‘白前辈’身上有我当年在‘天尽头’见过的那块圆不溜手的破石头的气息!”

江允儿听到这话更糊涂了忍不住追问到:“‘天尽头’?那是哪里?”

“……”

追尘剑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思考,他接着道,“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江允儿:“怎么?为什么?”

“因为那个地方,是世界的尽头,海水到了那里就会落入深渊,再也回不来了。”追尘剑顿了顿,又道,“而且,等你看见那块石头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回不了头了。”

江允儿听到这话,心思细腻,马上反驳道:“你怎么知道的?”

追尘剑这一次沉默了很久,直到白决跟花月逐在秦小友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对上了鬼知道是什么时候定下的暗号,准备离开此地的时候,它才闷闷地吐出一句:“我亲自试过。”

江允儿:“……”

她的本命剑,大概真的是世间最身世离奇的一把剑了。

然而此时,她还不知道,不远的将来还会有一柄更加声名显赫的剑横空出世搅乱了三界的风云。

……

背着岸边,越往里走,浓雾一点一点地散开。众人渐渐地能够看清周围的景象,一片蓝莹莹的微星小花,点缀于蓬蓬的细叶绿草之间,照亮了这一片空灵的天地。

白决看着这些花,嘴角微微上扬,姣好温润的瞳仁里却是无限的悲凉。

这里就是霄垂星野,抬起头就好像可以撞到星星的地方。

蓝花小草是“胡妖姬”,即使每天去薅上一把,第二天早上起来,它也照旧是丰茂旺盛的样子。

哪怕是野火焚尽,也永远不会灭绝。

白决笑了笑,拉住秦奉竹,对他道:“躺下来试试?”

秦奉竹:“……”

我们难道不是在赶路吗?!

但是他看着白决一张诚恳的脸,到底还是没有如何拒绝,反而顺从着他的意思躺了下来。

柔软清新的草丛托着人的身体,好像悬浮在云朵之中。

眼前的世界似乎骤然变得陌生起来,清新的草叶气息在鼻端蔓延,让人的心境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淡淡的柔和微光在这片天地间呼吸,好像有一只温暖粗糙却又温情脉脉的大手在抚摸着每一个人的心弦,一点一点地平静。

绚烂无比的星河展现在了他的眼前,秦奉竹的脑海里闪过了一瞬间的碎片。

曾经有一个人,在最残酷破败撒满鲜血的战场上,一身焯目的羽衣随意地曳地就为了俯身抱起自己。

秦奉竹茫然地看着紫衣的花月逐提剑走到自己跟前,剑尖指着自己的心口,一扬下巴道:“给我起来。”

秦奉竹一脸无辜地用食指顶住剑体的横面,开口道:“大师侄,这里的星空真美。”

花月逐忍无可忍地将残绯剑往旁边一挥,剑气扬起无数草叶碎花,其中有一些还溅到了秦奉竹跟旁边的白决脸上。

白决撅起嘴吹了吹那朵落在自己唇边的小“胡妖姬”,将它吹得飞起,又落在了白决的鬓边。

蓝蓝的,像一只小妖精。

“不要着急。”

花月逐抬剑,遥遥地直指白决,道:“你没事添什么乱?!”

白决翻了个身,从地上爬起来,撸下鬓边的小“胡妖姬”,无所畏惧地走到残绯剑的剑尖之前,将那朵小小的花儿轻柔地摆在了光可鉴人的剑身之上。

花月逐:“……”

——要不是辈分有别,我分分钟跟你绝交!

“那么,敢问花小友,你听到没有?风里传来的喜乐声?”

花月逐的神色一僵,走在前面的冷少宫主闻言也是一个停顿,他接着回过头来,快步走到白决跟前一副“洗耳恭听”的诚恳表情。

白决拍了拍手,张了张嘴就要开口。

然而,恰逢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修士行色匆匆地从白决身旁撞了过去,仿佛完全没有看见站在那里的白决一个大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