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奇零境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15 16:58:15 字数:2284 阅读进度:74/219

当时存世的几百大门小派皆是纷纷派人前去探查,试图在这一场“滔天机缘”里夺得一个头筹,好强大自己的门派,招揽更加优秀的子弟,在未来成为风光的高门大派占有更加丰厚的资源!

那个场景,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

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疯了一般地冲向那个“无回”之地,难得有人还有些理智。

承天、太上、九华、青霞、出云、落英……如今的高门大派没有一个落下。

渐渐的就有了第一个从无回杀域里出来的人,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但凡是从杀域里回来的人,就没有不提升修为、获得重宝、有所突破的。

于是,东西二陆倾巢而出,就是为了在这一次的巨大“机缘”中占得先机。

修仙炼魔,没有谁,不向往着强大!

然而,没有人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却是十分可怖的事情——伴随着众人的进出,无回杀域开始不停的扩大——它从一开始的弹丸之地,到了后来沧州海边肉眼可以见到的冲天黑气之地。

东陆的灵力开始从无回杀域起不可思议地枯竭,直到这时,那些仙门修士才反应过来,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死在无回杀域中的人越多,这个杀戮与死亡之地便越发的强大。

无回杀域已经诞生了属于自己的灵智,它开始渴望着更加强大的力量。

之所以从前没有人从无回杀域回来,那完全是因为这个杀域没有自己的意识,完全凭借着本能在吞噬着来者的灵魂与灵力。

等到它产生了灵智,便学会了更加有利的方法来增强自身——杀戮与背叛。

没有什么比这两样东西的执念使它获得的力量更多了。

眼看着无回杀域蔓延到了眼前,东陆的仙道众人慌了神,他们试图向天庭求救,却始终无法得到回应。而且不周山巅的碧落之门死死地紧闭着,他们根本就无法将求救的消息给带上天庭。

无回杀域已经开始吞噬沧州的土地,半个仙道已经因为此事陨落了。

事已至此,毫无挽回的余地,剩下的那半个仙道也都绝望地不知所措。

恰逢此时,沧浪之山,突然从天而降一名身着五彩天舞衣的仙女,美貌逼人,周身半笼着霞云,唯有一双明媚锐利的天眸露在外边。

镇守无回杀域前沿的仙道众人皆是被这一幕一惊,接着他们就目睹了他们此生都难以忘怀的“浩天”之舞。

如果有上古神祇的话,一定就是她的模样。

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玄女这一舞,舞动天地,万千灵魔混杂着涌向她所在的方位头顶,逐渐在此聚集成一柄刑法之刃——漆黑如墨,锋芒无比,通体压抑着令人发自灵魂颤栗的恐怖力量,雷霆紫电混杂其中难以估量。

成宝的雷劫在其上盘旋不落。

终于,无回杀域感觉到了这股前所未有的威胁,它试图反击。

玄女起舞,其实毫无自保之力。

一直没有表示的凌天门门主夫妇就在这个时候出了手,拦住了无回杀域的反击。而最后剩下的半个仙道也终于反应过来,男女老少只要是还能够拿起武器的就统统上了这片战场。

这一场浩天之舞,足足舞了月余。

最后一道天地之力汇聚,天罚大成,降世灭魔,惨烈玄色的雷霆伴随着那柄刀一同挥下,仙道众人至此时已经覆灭了将近七成。

金光投射天地,云开雾散,无回杀域惨叫着哀嚎着灰飞烟灭。

所有人喜极而泣,互相拥抱,凌天门的门主夫妇凌空在最前方的阵营中,一人执剑一人握刀,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跟那些发疯一般高兴的仙道众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有一名散修小心翼翼地凑上前行礼问到:“云门主,敢问——玄女娘娘去了何方?”

云门主这时候忽然抬起头,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道:“她不会回来了。”

“这……”那名散修并不明白云门主的意思,正要张嘴再问,就听见一旁寒芒一闪,蓝衣玄甲的门主夫人收起了断魂刀,出声道,“不要想了,她——要死了。”

门主夫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与愧疚,她似乎是笑了一下,那个笑容里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散修疑惑不解,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最后只见门主夫妇双双携手消失在这一方天地。

他不由感叹了一下,当年也是秀遍东陆的恩爱伉俪情深,怎么这些年却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散修在心底还没有感叹完,后面就追上来当时青霞观的老观主看着这片重回天清气朗的天地,捋着自己的长须,一字一句道:“依老夫之见,这怕是千年前出现过的‘执天尊’的‘天罚之刃’。”

散修失声道:“执——天——尊?!”

“可是,之前出现的执天尊不都是男子吗?!”

老观主微微一笑,道:“谁知道呢?”

“大约这个‘执天尊’也是传承着吧?彩衣舞,天地变,刀罚起,邪魔烬。”

……

白决听着这个圆脸的姑娘向他娓娓道来那段被仙道众人讳莫如深的旧事,心里却是在想他娘亲那个时候似乎也确实是刚刚开始气息奄奄不久。

时间,似乎对的上。

他还没有深想,船身就是一震,好悬没把他给震落海中。白决扶住一段阑干,微微皱眉地看向出现在船头的陆地,陆地上是浓浓的一团迷雾,完全看不出里面究竟有着什么东西!

忽然起了一阵大风,浓雾被吹了过来,遮天蔽日紧密地包围住这个巨船。

惨白的灯笼一盏接着一盏的亮起,白决正要行动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按住了肩膀。

白决:“……”

什么玩意儿?!

他刚刚要回头,铺天盖地的金粉蝴蝶冲了过来将他彻底的包裹在其中。白决的视线被阻挡,看不清按住自己肩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别乱动。”

这个“东西”声音竟然还有点低沉的好听。

白决侧过脸,低下头看向那只按住自己的手,顿时眼神一变,发自内心的一个冷颤。

这只手上,好像云朵一般舒展地长着一块紫黑色的尸斑。

白决:“……”

他可能真的有点害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