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九州一曲苍生调(七)

小说: 打死我也不上天 作者: 贰月贰捌 更新时间:2019-04-08 21:45:12 字数:2151 阅读进度:54/219

不过一夜,第二日,便是那些凡俗商贾拍卖“瞒天令”的日子。

白决收拾收拾就跟着冷少宫主三人去了青鲩阁,青鲩阁在皓都之北,素有霜雪先至的雅名。青鲩阁高足九层,其大门自百年前建成起至今一直都是紧紧地闭着的,未曾有过为谁开启的先例。

然而,这一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凡俗的富商大贾竟然就找到了青鲩阁的背后之人,还说动了对方开启青鲩阁,用于这一次的“瞒天令”拍卖。

一群人乘着冷少宫主的飞剑在青鲩阁的顶端落下,白决换了一身粗麻素衣,宽袍广袖,显然是特意找人做的。因为粗麻素衣素来就是贫苦人家做活衣裳的常料,不可能是宽袍广袖。但是仙道中人的衣袖宽大,这样才能藏下许多东西,还有许多运灵之法需要震袖方可使出。白决这具身体本就十分的弱,未免得自己到时候众人打架,自己只能到处乱窜,他才换上了这样有些奇怪的衣裳。

说到底,还是穷。

一股脑儿地跳下飞剑,就看见青鲩阁的观云台上,密密麻麻地站着许多伸长了脖子往外探的修士,他们对着远处指指点点,好像是在说些什么。

“啧,承天剑宗这会儿算是真的很落魄了。”

有一名老修士捋着长须,绿豆大小的眼睛撑着多褶的脸孔,他叹了一口气,道:“想百年前,承天剑宗还没有被西陆的妖魔血洗的时候,那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如今——唉……”

白决冷不丁地停下了脚步,想要凑过去细听,却被秦奉竹眼疾手快地给拉住了手臂。

“白前辈,那些事情我也知道,我给您讲讲。”秦奉竹有些落寞地微笑着,“毕竟,承天剑宗是我的师门。”

白决别过脸看着这个一直都很傻兮兮跟不上节奏的少年,忍不住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手中没有剑,心中有剑,亦为剑者。”

秦奉竹:“……请前辈不要乱摸我的脑袋!”

他的眼睛骤然一睁,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

“剑者君子,为人于世,但行正义之事,便是有剑骨。纵然手中无剑,那又何妨?”白决放下手,走到了秦奉竹的前头。

秦奉竹的脑海里一瞬间划过一些破碎的画面,他甩了甩脑袋,试图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画面,却始终不能突破那一层朦朦胧胧的浓雾,看到底下的真相。

他只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无法遏制。

秦奉竹冷静了一下,便追了过去。

青鲩阁里的空间显然比外面看上去要大了无数倍,环着中央浮空的云岚之地是足足九九八十一重漫纱垂帘,垂帘里可以看见外面,外面却是看不见其内的脸孔。

“当年我三岁,跟着我师尊居于‘表里山河’之东的幽烨天峰——现在那地方也不叫这个名字了,叫‘百里长川’,因为整个承天剑宗的立宗大阵在混乱中被破坏了很多,只剩下天峰附近百里的一小片地方——西陆的妖魔打进来的时候,师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藏在天池的泉眼里。”

“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到底有多么惨烈,但是后来我跟我师尊一个一个地给那些战死的师叔弟们收尸,光把尸体聚集在一块儿就用了三天三夜。后来师尊让我去休息,我一觉醒来,就看见眼前漫天的灵火燃起了无数的飞灰。我师尊一个人站在熊熊烈火前,好像是在喃喃自语什么,然后他转过身,走过来抱起我,摸了摸我的头,跟我说:从今往后,承天剑宗就剩下我们了,我会好好教导你。”

“如果不是后来方师兄带着他大徒弟终于从一处秘境里逃了出来,怕是我们承天剑宗就要毁在我的手上了。我师尊的休离剑在镇守不落渊,想来千百年以后,渊中妖魔皆尽灰飞烟灭,他收回休离便会直接应劫飞升位列天庭上仙。”

“到时候,只怕是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承天剑宗了。”

秦奉竹叹了一口气,可是他这一口气还没有叹完,就听见白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话说,你有没有考虑过改修其他的剑道啊?”

众所周知,承天剑宗一脉三千大道独独修习剑道。而改道重修,对于这个宗门而言,基本上就是等于——劝你叛出宗门。

秦奉竹:“……”

前辈你这样是要被打成狗的,你知道吗?

劝人叛宗不得好死啊!

除了这些分给仙中大派的帘台,下方还有许多零散的修士客座。今日可不仅仅是拍卖那‘瞒天令’,还有为数巨大的仙丹灵器奇巧物件。

白决对那些东西自然是没有兴趣,也不能有兴趣的。

废话!他穷着呢!

直到一名漂亮的小狸奴捧着红绸垫着的一个檀香木盘飘出来,他的眼神一变,那是他曾经在凌天门的师弟云深流的血玉珠!

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帘台传出:“想来有些修为深厚的仙道中人已经看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未免一些小辈不明白,我还是向大家解释一句——此物乃是凌天门最后的云魔嫡系自三岁起,取不周山巅的万年凝碧岩,剖开心口埋下的珠子。珠子上刻着其人的剑心道一字真言,有静心凝神,促进修炼之奇效。”

“邪魔外道,啧……”

秦奉竹盯着那个珠子,感觉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白决:“……”

我还能怎么办???我师弟对我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我给打成猪头赶出凌天门,然后还把我当年的带回去的小姑娘给睡了,连累我给他带儿子!!!

这日子没法过了!

帘台里的声音忽然一变,轻笑一声,道:“可是,它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作用。那就是——打开凌天门禁地的钥匙。”

“在座的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凌天门的禁地里有什么吧?”

“神器苍生剑……”白决头疼地按住了额角,好死不死怎么还有人会来提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