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你也别逼我!

小说: 大叔的心尖宝贝 作者: 玖玖 更新时间:2017-11-04 01:49:44 字数:2350 阅读进度:1190/1687

怎么会这样?

一个月后完婚?

可……怎么可能?

文莱虽然不大,可皇室的那些人真的闲到这种程度吗?

他们怎么有这种闲心,去为两个不相干的人确定婚期?

那是自己的婚姻,是自己的一辈子,凭什么由那些人来确定?

凭什么?

“不然义天为什么会追到这里来?”王亚楠抬眼看向自己惊恐不已的女儿。

一年了,她一直放任女儿在外面“流浪”,不是她不担心,不着急,而是她了解这个孩子。

如果是她不想做的事情,就算是拿刀放到她脖子上,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可是现在,事情已是她无法控制,也无法掌控的了。

原本他们以为,沾上皇家的名誉,他们两大家族的生意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大,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名誉就是把双刃剑。

他确实可以让冰雪和聂家走的更远更顺,可是却也限制了他们很多的自由。

比如他们的股权分配,比如两家儿女的婚期。

比如……她自己!

所以,如果说不后悔那是假的。

但即使后悔,她也只是后悔跟皇室沾上了边,而是女儿跟聂家的婚事。

对于聂义天,她是一万个满意,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会让女儿嫁过去。

之前冰雪聪玲或许会闹脾气,也或许会生气,会愤怒,会反抗,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么倔强过。

而更让王亚楠没想到的是,冰雪聪玲的反抗还没有消除,半路又出现一个易俊阳,一瞬间,这件事情就更难解决了。

光是冰雪聪玲反抗还好说,但如果让聂家知道了易俊阳的存在,这件事情就更难办了。

尤其是聂义天……

他为了跟冰雪聪玲在一起,连前女朋友的死讯都隐瞒了下来,他们又怎么可以让他如此失望?

“反正我是不会跟他结婚的!”冰雪聪玲很坚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就算是死,都不会!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否则的话……我死给你们看,让你们人财两空!”

说完,冰雪聪玲再次转身,向门外走去。

王亚楠看着女儿倔强的背影,心不由重重的沉了下去。

“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不得不把你绑回去了!”王亚楠也是没办法,所以她威胁似的走到女儿身后,看着她的手放到了门把手上,然后继续道,“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成为聂家的儿媳妇,文莱的皇妃!”

“聂家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比我的命都重要?”冰雪聪玲突然转头看她,目光里全是怒火。

她有时候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自己的亲妈吗?

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这么对自己?

“对!”王亚楠很确定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这些年来,她可以把冰雪家的生意扩展的如此之大,就是因为她的果断和无情,否则的话,冰雪家早在很久之前被吞并,消亡了。

冰雪聪玲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这么久以来,虽然母亲霸道,**,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无情的话。

一瞬间,她心里残存的那一丝丝希望,那一丝丝的温情,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了。

“你就那么在乎聂天浩?在乎那个男人?”五年了,她终于说出了那个压在自己心底的话,也终于将母亲的丑闻公布于众。

虽然此刻就她们俩人,但说出这句话之后,冰雪聪玲突然有一种解放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溺亡之际,突然吸到新鲜空气一般,整个人都变的轻松了起来。

可相比之下,她的心却更痛了。

“你……说什么?”王亚楠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说什么你很清楚!”冰雪聪玲心寒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声音也不由的压低了下来,且充满了怒意,“我甚至怀疑,我爸爸的死……也跟你们有关!”

“冰雪聪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亚楠气的全身发抖,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会这么的“污蔑”自己,更没想到,在女儿的心里,自己竟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当然知道!”冰雪聪玲愤恨的瞪着对方,“所以……”

“所以,你最好听话,乖乖的回去跟义天结婚,否则的话,我恐怕不会放过那个姓易的男人,就算我能放过,聂家也不会放过,更何况,还有皇家的人!”

一瞬间,冰雪聪玲不由的愣在了原处。

她……竟然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只要自己愿意,只要她和易俊阳相爱,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在一起,管他什么聂义天,管他什么文莱皇室,全都让他们滚蛋。

可是现在,当王亚楠说出这些厉害关系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她想怎么样就可以的,更不是她一个人付出什么就可以解决的。

因为有些人比你想象的更卑鄙,也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聪玲,孰轻孰重,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真喜欢那个男人,真为他考虑的话,最好能听妈妈的话。要知道,妈妈是不会害你的……”

“我也一直以为你不会害爸爸!”冰雪聪玲很倔强的瞪着自己的母亲,之前或许她是叛逆,或许是自私,但是现在她很恨!

恨自己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更恨自己有这样一个妈妈。

“冰雪聪玲,别惹怒我,否则的话……”

“你也别逼我!”冰雪聪玲却丝毫不理会她的愤怒,反而阴冷的看着对方,“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说完,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冰雪聪玲全身帖在了门板上。

一瞬间,她倔强的气息像突然消失般,整个人无力的靠在那里,两行泪就那样无法控制的涌了出来。

这时,一个脚步声轻轻的走了来。

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无助的目光,心疼的将她拥在了怀里。

冰雪聪玲没有反抗,更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便靠在了他的怀里。

因为她知道那个人是谁,更知道,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肯走近自己,愿意将自己拥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