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谁让他曾经帮过你呢

小说: 大叔的心尖宝贝 作者: 玖玖 更新时间:2017-04-15 04:19:24 字数:2241 阅读进度:661/1715

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的盛子墨被推了出来。

看着他极度苍白的脸色,以及憔悴的面孔,穆井橙的心竟不由的疼了起来,尤其是看到医生身上那鲜红的血迹时,就更加心疼了。

那都是盛子墨的血。

他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血?

“病人的求生意志很强,也很配合,所以……手术很顺利。”主治医生看着区少辰和穆井橙,虽然疲惫,但却很有成就感的微笑着。可下一秒,他的脸色却渐渐变的严肃了起来,“接下来,他需要度过一个难关。”

“什么难关?”周佳宜担心的看着医生。虽然这是一个跟她不相关的男人,可她却无法控制的牵挂着他的安慰。

“他的身体消耗太大,失血过多,目前还处于病危状态。虽然手术很顺利,但并不代表他就完全没事了。”

“那……什么意思?”周佳宜追问。

“他的胃经过二次手术,已经相当脆弱,加上之前切除的地方伤口破裂,所以恢复起来会很缓慢,而且在饮食上要特别注意。”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别大意!比起他有可能会醒不过来,甚至变成植物人,现在的状况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

“什么?”穆井橙惊讶的看着医生,“手术不是很顺利吗?怎么……”

“手术顺利,不代表后期也会顺利。”医生因为知道穆井橙的身份,所以很有耐心,也很恭敬的看着她,“其它地方慢慢养就好,但是胃却需要工作。一旦他恢复进食,胃的负担就会加重,一旦负担过重,它就有可能会罢工,所以……”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可以让他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呢?”

“这就需要家属的细心照顾了。”医生别有用意的看着周佳宜。因为她是跟着盛子墨一起来的,所以潜意识里认为她就是盛子墨的家属,“另外……病危期只有一天,如果一天之后他没有按时醒来,那么……恐怕就会有危险了。”

“什么?”穆井橙再次惊讶,手术顺利到底意味着什么,她真的有点儿搞不清楚了。

“不过,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问题的,别太担心。”医生看着穆井橙如此紧张,于是不再像对普通病人和家属那样,只说最差的情况了,而是微微的笑了笑,“仁爱有最好的医生,加上最好的医疗条件,那种情况不会发生的,您放心!”

“好了。”区少辰走过来,为医生解围,“辛苦张教授,你去忙吧!”

看着医生转身离开,穆井橙和周佳宜不由的对望一眼,这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盛子墨。

“不好意思,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先送他去病房……”护士有些胆怯的看了区少辰一下,然后小心冀冀的推着盛子墨向病房走去。

“我去照顾他……”周佳宜看了穆井橙和区少辰一眼,然后快速的跟了上去。

穆井橙也想跟过去,可又怕区少辰想太多,所以停了下来。

“走吧……”区少辰却是拉住她的手跟了过去。

穆井橙愣了一下,心里不由的有些感动,“区少辰,谢谢你!”

“谢我什么?”区少辰转头看她。

这个女人,到了现在,还跟他这么客气,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所作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她吗?

“谢谢你没有不管盛子墨,也谢谢你不怪我。”穆井橙感激的看着他。他知道他不喜欢盛子墨,也不喜欢自己跟他走的那么近。

但她不可能看着他不管,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就当是还他一个人情吧!”区少辰笑了笑,“谁让他曾经帮过你呢。”

听他这么说,穆井橙也算是放心了。

原来,在这个男人的心里,也有知恩图报这个词。――

病房里,护士将盛子墨移到病床上,检查了各项生命体征及仪器,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才离开。

而周佳宜则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的脸,站在病床边却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是不会照顾人,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不知道该怎么来照顾自己的偶像,甚至是……喜欢的人。

她不确定自己对这个男人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她跟他之间会不会有什么交集,她只知道,当看着他不停的吐血,却又不停的安慰穆井橙他没事的时候,她就有些心疼这个男人。

尤其是看到他那么无助的躺在病床上,被推入手术室的时候,就更加担心他,想陪在他身边。

可此时此刻,真让她陪在他身边的时候,她却有些纠结,有些胆怯了。

“呃……”周佳宜看着氧气罩下那张英俊的脸,犹豫了一下之后,拿起一个椅子坐到了病床边,“我陪你聊会儿天吧?如果你不累的话!”

可能是病房里太大太空荡了,周佳宜说完之后,竟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太大了,甚至还能听见回声?

一瞬间,不由尴尬的停了下来。

她看了看周围的仪器,又看了看输液瓶里一点一点滴下来的液体,这才意识到,现在跟他“聊天”,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还是……帮你按摩一下吧!”周佳宜小声的说完之后,伸手轻轻的拉住了他的大手。

当她的手与他的手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周佳宜的心竟“砰砰”的跳了起来。

一瞬间,她原本感觉单纯且很有诚意的动作,竟忍不住停了下来。

可下一秒,她又意识到自己这样面对着一个病人胡思乱想,简直太低俗也太过份了,于是迅速的将内心里那些简单粗暴的男女思想抛开,心里才稍加踏实了一些。

“墨帅,你放心吧……”周佳宜一边轻轻的按摩着他的手,一边望着盛子墨的脸,声音轻微,但却还是说了出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加油!”

加油二个字看似是说给盛子墨听,实际上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因为周佳宜说完那两个字之后,心里对盛子墨偶像的光环便产生了免疫能力一般,不再那么“抗拒”,于是按摩的力道也渐渐的加重了一些,方式也从手上,渐渐的延伸到了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