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小说: 大叔的心尖宝贝 作者: 玖玖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7:49 字数:2333 阅读进度:522/1687

“我的意思是……”区少辰审视的看着她,“为了骗我,拉上这么一个男人做盾牌,你也太不认真了!”

“盾牌?”穆井橙心里咯噔一声,但脸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异样,“谁告诉你子墨是盾牌?他是我先生,我们早就……”

“他不配!也不可能是你先生!”区少辰很笃定的看着穆井橙。

“为什么?”

“因为你心里还有我!”区少辰很坚定的看着她,“在这个世界上,爱过区少辰的女人,不可能再爱上别的男人!除非……”

“爸爸……”就在区少辰很笃定的说出自己的结论时,身后突然传出小泽的声音。

穆井橙和区少辰都不由的一愣,二个人同时转头看向身后,小泽却越过他们,飞也似的冲进了盛子墨的怀里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惊了。

包括盛子墨!

可当事人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的抬头望着他的“爸爸”,声音稚嫩的道,“你终于回来了,陪小泽进去玩儿变形金刚好不好?”

“你叫他什么?”区少辰望着自己的儿子,脸色低沉至极。

小泽转头看向区少辰,满脸的童真,完全看不出一丝异样,“爸爸啊!怎么了?”

“穆宣泽,你确定他是你爸爸?”区少辰眉头紧紧的皱着,自己的儿子喊别人叫爸爸?这点肚量,他真的没有。

“叔叔,你是不是管太多了?”小泽疑惑的看着区少辰,“跟你有关系吗?”

被儿子哪些顶撞,区少辰头一次没了底气。

别说他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更别提他这五年来的缺席,以及那应该尽却从来没有尽过的父爱。

此时此刻,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质问,即使再理直气壮,区少辰也说不出只字片语了。

“好儿子!”盛子墨看着区少辰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开心的笑了笑,一把将小泽抱起来,然后像没看见一般,越过穆井橙和区少辰,直接向别墅的门口走去。走上台阶之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向穆井橙,“老婆,尽快回家,我跟儿子等你!”

说完,还特意冲穆井橙暧昧的笑了笑,这才转身走了进去。

看着这“一家三口”如此恩爱,区少辰的脸色不但低沉,甚至有些苍白。

穆井橙看着盛子墨的那副奸计得逞的嘴脸,心里恶心了一阵,这才一脸镇定的看向脸色越发阴沉的男人,“区先生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区少辰目光微眯的看着她。

“对啊!”穆井橙很坦诚的看着他,“夫妻恩爱,家庭和睦,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是,挺好!”区少辰点头,然后转身向别墅走去。

“你去哪儿?”穆井橙加快一步,挡在他面前,“区少辰,你够了!事到如今,你还想做什么?难道你想让晓宙在天之灵也不得安息吗?”

区少辰看着她因为愤怒和激动而微微绯红的脸,心里的某个疑惑突然间就解开了。

“唐晓宙……”他缓缓的吐出了这三个字,目光忧伤的沉默了几秒,然后却深邃的望着穆井橙,“你觉得,看着我们变成这样,她会安息吗?看着我的儿子认贼作父,她会开心吗?”

听到区少辰说出唐晓宙的名字,穆井橙的心里不由狠狠的刺痛了一下。

不知道是因为唐晓宙已经离开了的事实,还是因为五年前他们带给自己的伤害,或许说……他提到了儿子的身份。

总之,此时此刻,穆井橙不想再谈及这个话题,更不想再跟区少辰“纠缠”下去。

“我们五年前不已经变成这样了吗?”穆井橙反问区少辰,虽然知道这样说,唐晓宙可能会不高兴,但是她无法忍受区少辰拿唐晓宙做话题,来引起她的那种悲伤,“区少辰,我不想再重复同样的话题,那样做也没什么意义。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你说……”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穆井橙认真且郑中的看着她。

“我也有一句话想要问你!”区少辰怔怔的看着她,目光里除了深情,更多的却是忧伤,“如果五年前,我没陪在晓宙身边,而是陪着你,我们之间会不会变成这样?”

穆井橙望着他的双眼,瞬间便收了回来。

心像被什么东西挖空了一般的痛了起来。

唐晓宙已经不在了,她不想再去回忆那些过往,更不想再去揭那些差点儿让她活不下去的伤疤。

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已不属于自己,而她更加没有理由去怪他,恨他,甚至是原谅他。

“有意义吗?”穆井橙抬头看他。

“有!”区少辰很确定的看她。

“没有!”穆井橙却否定了他的话,“不管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也不管五年前你的心在谁的身上,现在谈这些都没意义。”说到这儿,穆井橙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郑重其事的看向区少辰,“我只希望……你能从一而终!不要再辜负晓宙。”

说完,穆井橙头也不回的向房间走了去。

身后的男人望着她的身影,目光哀怨的抬头看向了穆井橙望过的那一片天,随即无奈的笑了笑,“唐晓宙,你一定在笑吧?”说完,他将目光投向别墅的门口,“穆井橙,你这个笨蛋!”――

穆井橙回到房间后,将房门紧紧的关了起来。

看着她神色慌张,脸色齐差无比,盛子墨有些担心的走了过来,“你还好吧?”

“好啊,怎么不好了?”穆井橙却迅速的从那种惊慌中走出来一般的冲着对方笑了笑,然后大方的从紧帖的房门上移开自己有些沉重的身体,向客厅中央走了去。

看着她打开冰箱,拿起冰水狂喝起来,盛子墨知道,她紧张了。

“五年了,他终于找过来了!”盛子墨望了望窗外,那里早已没了区少辰的身影。他转头看向站在冰箱边上发呆的穆井橙,略带疑惑的看着她,“你准备怎么办?”

穆井橙顿了一下,拉开冰箱门,将水放了回去。

“什么准备怎么办?”她回头看向盛子墨,一脸的平淡,“跟我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