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我这儿疼,特别疼

小说: 大叔的心尖宝贝 作者: 玖玖 更新时间:2016-12-23 10:57:34 字数:2312 阅读进度:425/1617

“你好好的想想吧,等想通了,再做决定也不迟。”区少辰站了起来,望着他低沉的头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恨他们吗?”易俊阳突然抬头看他,“区老,还有你大哥,你恨他们吗?”

区少辰的目光微微的沉了一下,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他根本不让那些毫无意义的问题浪费他的脑细胞。

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难道把他们全都杀了吗?!

当初知道是区洪峰派人在他的车上动了手脚,要置他于死地的时候,他确实想过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可最终还是没下的了手,只是让他落了个双腿残疾。

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他下了狠手,直接将他送给上帝的话,或许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但是……他真的就不会后悔吗?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大哥!

与其让自己内疚的活一辈子,还不如把这种感觉还给他们!

“不恨!”区少辰转头看向易俊阳,声音淡淡的,目光却极为清澈,“我相信,他们更恨我一些!”,区洪峰肯定恨不得杀了自己吧?!

如果他有能力的话。

“呵!”易俊阳笑了笑,笑的却毫无公害。他抬头,看向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朋友,声音里带着些许戏弄的味道,“不愧为区少!”

区少辰没理会他的戏弄,而是目光审视的看着他,“你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吧!”易俊阳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拿起来向区少辰举起,“死不了!”

区少辰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然后向门外走了去。

走出夜总会的大门,将吵杂的音乐关在身后,区少辰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方伟德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他低沉的声音在阴冷的夜里响起,“找到她们了吗?”

“找到了,在酒吧!”

“我马上过去!”区少夺辰说完,直接开车急驶而去。

――

与夜总会的喧哗相比,酒吧里的虽然不那么杂乱,但却也并没好到哪儿去。

唐晓宙坐在吧台前,一杯一杯的喝着酒,像要将所有的烦恼全都喝进去一般,眉头紧紧的皱着,脸上还带着残余的泪水。

“晓宙,你别喝了!”穆井橙在一旁劝着她,可心里却有些紧张。

因此这里时不时的会经过一些非主流的男生,他们全都带着别样的目光看着她们,就像她们是什么稀有动物一般,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甚至有些紧张。

尤其是在她发现坐在他们正前方的二个男人,正目不转盯的盯着他们时,心里更加紧张了。

因为有了上次被周佳宜陷害的事件,所以穆井橙对酒吧有着一种天生的抗拒性,这次如果不是唐晓宙跑进来,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种地方的,更何况是在这里待上这么久。

所以,此时此刻,她除了努力的劝唐晓宙放弃喝酒之外,更想尽快的带着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晓宙……”

“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唐晓宙突然将酒杯狠狠的磺到了吧台上,里面的酒随之溅了出来,落到了外面。

她满脸是泪,双眼通红的看着穆井橙,眉头紧紧的皱着,声音更是哽咽不已。

“难道我唐晓宙在他易俊阳的眼里,就那么的不值吗?!”唐晓宙的声音突然咄了出来,“他凭什么?!凭什么那么对我?!”

一瞬间,方圆几米的人全都转头看向了她们。

穆井橙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可能……有什么苦衷吧!”

“苦衷?!”唐晓宙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冷也很嘲讽,“你刚刚没听到他说什么吗?!他把我跟鸡比,甚至连鸡都不如!”

“他是故意说气话气你呢,你别……”

“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在那里好嘛!”唐晓宙再次吼了出来。

看着已经有些失控的唐晓宙,穆井橙真想给区少辰打个电话,让他把易俊阳给带过来,至少让他们俩人当面把话说清楚。

虽然她也听到了易俊阳那些话,但一种直觉告诉她,那些并非他的真心话。或者……他是故意说给区少辰,甚至是唐晓宙听的,所以才说的那么恶毒。

否则的话,怎么会那么巧?

而且以穆井橙的角度来看,易俊阳并非那种花花公子,也不是那种不洁身自好的男人,就算他是,也不可能将那些话说的那么直白。

所以,她确定,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只不过,唐晓宙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听不进去自己的话,所以她说什么用没用。此时此刻,看着早已哭成泪人,早已被愤怒所覆盖的唐晓宙,穆井橙只能改变策略,站在她的力场上,为她考虑问题。

“既然这样,咱们不要她了,好吗?!”穆井橙直直的望着她的双眼,那充满泪痕的双眼,声音轻柔的道,“我们抛弃他,这辈子都不理他了,好吗?!”

听到这些话,唐晓宙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不哭,不哭了啊!”穆井橙像哄孩子一样,将她拥在怀里,手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声音更加轻柔的道,“哭完了,喝完了,我们回家去吧,好吗?!到家好好的睡一觉,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的,好不好?”

“不好!”唐晓宙哽咽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甚至哭的更厉害了,“井橙,我怎么办?”她从穆井橙的怀里挣脱开来,泪眼汪汪的看着她,右手重重的敲在自己的心脏处,声音沙哑的低吼着,“我这儿疼,特别疼!井橙,你救救我,救救我,好吗?我疼的快要死了,真的快要死了……”

看着她这样,穆井橙的眼睛也不由的酸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不能哭,可她真的忍不住。

“好,我救你,我救你!”她流着眼泪再次将这个女孩儿抱在怀里,可脑子里却民慌乱的。她好想帮她,可怎么帮?

这个女孩儿为自己做过那么多,甚至差点儿付出生命的代价,可是她呢?她竟什么都做不了,连哭都没办法替她哭,更没办法替她疼。

易俊阳,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伤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