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2857 北逃色当

小说: 大清隐龙 作者: 大清隐龙 更新时间:2018-04-24 08:33:20 字数:2327 阅读进度:3928/4571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吓破胆的法皇在三倍于自己的普军包围中仓皇北逃,梅斯城失手了,这也标志着马恩河防线已经彻底被普鲁士人控制在手中。

法国控制东北部的最重要两个战略要地,一个就是斯特拉斯堡一个就是马恩河防线,这两条都是可以通过大军团的要道。

眼下斯特拉斯堡在普鲁士生力军团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而马恩河防线也因法皇的懦弱无能而彻底失守。

此刻法国东北部已经彻底和中南部断绝了联系,南方的支援兵团想要和法皇会师,反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南部和中部的军团必须要变成进攻者,想尽一切办法进攻普鲁士人的防御阵地才能和法皇会师。

真是天大的滑稽啊,明明是在法国自己的国土内,侵略者和守卫者居然完全调换了角色!

法皇和麦克马洪军团还有更遥远的巴赞军团,已经成了东北部普军海洋中的两块孤岛,在滔天的洪水中渐渐被冲的七零八落。

此刻法皇的双眼已经没有半分过去的趾高气昂了,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垂死老者所常有的暮气沉沉。

坐在战马背上,他眼看着面前绝望的一幕,忍受着神经性胃痛的折磨,干瘦的老头越发的显小了,骑在马背上就好像一只瘦猴子。

眼前的村庄内,无数士兵正在掠夺村民最后的一点口粮,哭天抢地的村民跪在地上哀求,但是换来的只是*的猛砸。

房间里穿来女孩绝望的喊叫,傻子都能知道那里面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一切拿破仑三世都已经看不见了,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愿意看见,大军到此刻还能勉强维持住建制,这就已经是奇迹了,就更别说什么军纪了!

战后很多经历过色当之战的老兵都回忆道“当年梅斯城溃败的时候,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还要继续打仗,明明有一哄而散的机会可是却依然追随在皇帝的身边!”

“可能……那仅仅是习惯罢了!”

说的没错,此刻的法皇完全靠的就是习惯的力量在控制着军队,因为整个军团的军官阶层对他依然忠诚,那些人都是波拿巴家族一手提拔起来的军事贵族。

他们只能向法皇效忠,因为他们很明白,一旦共和国成立,那么所有贵族的特权就都会被废除的,自己家族三代的努力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一只军队如果军官团稳定了,那么也就不会出太大的乱子,而下面的普通士兵则更多的是靠习惯的力量在维持秩序。

波拿巴家族对法国军队的控制力是非常强大的,这对叔侄所建立的两个帝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军队哗变的现象。

这里除了家族的个人崇拜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法国所执行的精兵政策了,也就是职业军人制度。

法国和普鲁士的兵役制度完全不一样,普鲁士是全民皆兵,搞的义务兵那一套手段,兵和民是不分开的。

任何成年健康的男性都要接受军事训练,并服一定的兵役,然后再回到社会去从事各种工作,一旦爆发战争国家会下达各种级别的动员令。

这时候民间的储备兵就能源源不断的走上战场!

这种制度说白了就是靠人海战术取胜,而且还很依赖工业革命后的庞大生产力,因为只有强大的生产力才能轻而易举的快速武装数百万的大军。

而法国人则不然,波拿巴家族向来信奉的是精兵政策,这是在拿破仑大帝横扫欧洲时候留下的传统。

精兵永远是军队的脊梁,优秀的老兵集团在战场上起到的作用是那些义务兵根本无法想象的。

因此法皇拿破仑三世手下一直有一个数十万的只忠诚于他的职业兵军团,他们从年轻时候入伍当兵,跟着法皇南征北战。

有的战死了,有的伤残不得已离开军队了,而更多的士兵则被优厚的兵饷给养了起来,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他们会一直被养到退休。

这样的军团基本上是和社会生活所脱节的,他们不用接受军营外混乱的思想,更不用担心明天的早餐在什么地方,他们全部的精力可以都放在训练上。

这样的军团精锐而且忠诚,法皇用起来当然绝对放心了。

常年的军营生活让这些士兵对命令产生了一种习惯依赖,哪怕战争打到这个地步,谁都不抱胜利的希望了,他们依然没有崩溃,依然选择集合在法皇的战旗之下。

但是他们所能做的也仅仅如此罢了,军纪什么的肯定是无法维持了!

拿破仑三世听着道路旁民居内女孩凄惨的叫声,他选择闭上了眼睛假装这样的罪行根本没有发生过。

直到战马走过了那所民居,法皇才开口道“麦克马洪……想办法给巴黎发电报……告诉所有的人,我要在色当固守待援!”

“现在是国战,希望他们放下隔阂,先抵抗外敌的入侵!”

“只要能把敌人赶出国门去……我愿意主动下野,放弃皇位!”

“陛下……”周围人一片哀嚎。

“就这么办……马上去发电报!”

就在这时候,一匹快马突然冲了过来“报告长官……兰斯城遭到敌人骑兵的突袭,两辆给咱们输送粮食和弹药的火车被拦截……”

“此刻火车已经无法前进了,他们只能固守兰斯等待援军……”

法皇痛苦的摆了摆手“听见了吗?我们已经没选择了……就按照我说的发电报吧!”

“命令大军尽量多的收集粮食……恐怕我们要在色当待很久了……”

有了法皇的明确命令,这十万大军更是肆无忌惮的开始搜刮百姓,整个阿登省让他们搞的乌烟瘴气。

大军行进的所有地区都跟遭了蝗灾一样,所有能吃的能带的都给抢走了,所有的牲畜也都被军队征用,一时间阿登省变成了人间地狱。

稳定的军官团加上靠习惯力量约束的老兵集团,最后还有抢劫所释放出的人性之恶,溃败的十多万法军居然全部撤入了色当要塞之中。

1870年8月30日,法皇和他的大军终于撤到色当要塞内,中央塔楼升起了法皇的军旗!(大清隐龙..6565882)-- ( 大清隐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