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新的开始

小说: 道魂至尊 作者: 墨道 更新时间:2019-09-09 02:47:19 字数:3897 阅读进度:232/232

天地开而混沌现,百族生而战乱起,洪荒大陆一时间四分五裂而血流成河,堪比炼狱。

人族神魔降临,趁着百族疲态强势崛起,终统洪荒而改神魔大陆,拯救百族于水火之中。

万年之久百族间争斗不断,源始大帝的强势,以准帝逆天改命存活两千余年,不是大帝甚是大帝,百族观其而暗自萌发追求长生的执念。

东方骄阳初生,降下万千恩泽于大地,大地万物沉浸于骄阳的哺乳,欣欣向荣之万物尽收眼底。

原始森林,一座座高耸入九霄之山峰静静地屹立在源始森林之中,然群山则形如巨剑,山体遍布桃花,远观则通体粉色。

一柄柄粉色巨剑,直刺九霄,尚有与苍天比高挑战苍天之威严也。

此山名为天剑山,群山排布有序,隐隐成大阵之势,庞大灵气源源不绝汇于中央山谷,犹如兵将守卫君王。

小溪流水潺潺,小鸟嬉戏于枝头,青葱的小草随风摇曳,一切无不尽情诠释着万物生机盎然。

山谷之中,隐约传来哭泣之声,前方无数天剑山体剑柄处有着方圆不下百米之盆地,天然形成一巨大古墓,灵气源源不断汇集于墓顶,哭泣声,便从此处传出。

四周桃花四季如春,久开不谢,群山则隐成天道大阵之势。

常人言:“天地开混沌,混沌生百族,洪荒大陆乱而生神魔,渺渺长生了无踪,一到源始帝成空。”

庞大天然形成的古墓前出现一位老妪,佝偻着身子,满头鹤发却有着一副绝世童颜,虽苍老年迈,除了佝偻着身子和满头随风飞舞的鹤发,很难发现虽有留下的痕迹。

“常人追求长生,老身却放弃长生大道只求你兑现千年之约。”

看着前方不断吞噬庞大灵气的古墓,老妪微微蹲下身子,依靠在墓碑前,双眼泛出丝丝血珠,话尽千年等待之悲凉。

“渺渺长生了无踪,一到源始帝成空。常人岂会知晓这方世界天道早已被篡改,往后不再有大帝了。”

“我只有微渺如麦芒的才华,欲将千年情话诉于你;我只有区区数十载的寿命,你却应陪我看尽天下沧海桑田;我原本千年即将逝去之人,你逆天改命让握苟活两千多年。”

千年等一回,等待你来生在辉煌的誓言亦无悔,只是千年的等待,却让人等得好生寂寞。

“滚滚红尘山海誓,偶遇源始泪亦终。”老妪轻轻抚摸着古墓上源始大帝四字,血珠变成了血线,正如其言泪水已干涸,血泪肆意冲刷着老妪的童颜。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若蒙君不弃,收我入厅堂。

道下难容公,来世再辉煌。

为君此誓言,千年守墓旁。

老妪难控内心伤痛,依附墓碑痛哭拍打着,往日的场景不断浮现心头,内心伤痛更加沉重,血丝犹如暴雨瞬间湿透了洁白的衣衫,显得格外刺眼。

千年希冀的等待,如今或许真心死,童颜浮现出一条条皱纹,细腻的小手瞬间变得如枯树一般,满头白发更加雪白。

既然你不遵守约定,那我去找你,看你是否在就有九幽地狱另得新欢,而忘却人间旧爱,忘记你我之约定。

“篡改天道?凡尘绝帝?老身便要试一试!”老妪拭干眼角血泪,瞳孔血丝居然在不断旋转,看着上空万里无云的苍穹。

“你若绝帝,老身偏不依,定会扶持一大帝,破了你这方世界!”

看着灵气袅袅的古墓,老妪双手结印,一个个古老符号如燃烧的火焰不断飞出:“向天借命五百年,完成你当年的宏愿就去那个世界找你。”

艳阳初生,春风和煦,万里无云,刹那间整个大天剑山风起云涌,乌云滚动,电闪雷鸣,瞬间陷入了无尽黑暗之中。

“你阻挡不了我的执念,五百年前敢向你借命,今天就敢再次借命五百年,你奈我何!”

平静的话,坚定的执念却诠释着老妪矢志不渝的决心。

咔嚓!

一道道闪亮的雷电俯冲而下,还未临近老妪,被无数天剑山体分解吸收。

老妪闭着双眼,一个个符号不断飞出,飞向高空,飞向无尽苍穹,且不知一道紫色的闪电从九霄直冲而来,被其中一道巨大的山体吸收。

一个个神秘的符号飞出,老妪身上死气就减少一分,皱纹居然在逐渐变浅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地变得平静,那场电闪雷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四周一切依旧,古墓前却少了哪位老妪,而墓中却多了一个外来者,看着被古墓记录下来的画面,看着老妪守护古墓,为了曾经的誓言一次次逆天改命等待为夫复活。

看着老妪泪水流干,血泪肆意纵横,从花季少女变成老妪,这一切就像放电影一般,快速在眼前闪过,殊不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听着老妪那句君生我未生的话,凌霄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倘若可以,我也愿向天借命五百年。

自己为了女朋友,拼死拼活考进华夏第一学府,拿到了博士后证书,可谁想遭到了背叛。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一切只会出现在电影之中罢了,现实生活太过于现实,也许这也是人们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期盼吧。

无奈摇摇头,对于刚刚失恋的凌霄来说,这部电影虽过于单调,但感人肺腑,真情令人震容,逆天借命,静静守墓一千多年,只为逝去时那句来世再辉煌。

“嗯?”

伸手想要拭擦眼角的泪水,居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自己的双手居然直接从脸庞穿过,恐惧举起双手,发现自己双手居然是能量体。

“难道我死了?不然怎么会是能量体?”堪称全能天才的凌霄当然也研究过灵魂。

简单来说,灵魂就是意识,人之所以会死,一则是你生体机能逐渐老化,另一则是随着你意识的逐渐强大,肉身难以支撑起强大的意识,当肉身机能丧尽就是逝去之时。

灵魂意识就会已能量体的形式游走于天地之间,逐渐消散,融合于天地。

记忆不断浮现在脑海,被女神的背叛,最后仰天怒吼老天不公时,被一道惊雷击中,回想至此,三尺男儿也忍不住哭泣起来。

“我注定是被上天遗弃之人,古语云,王侯将相焉有种乎?死后才明白,王侯将相是有种的。”

自己从小就被抛弃成孤儿,在福利院长大,一心努力苦读,终于进入华夏第一学府,遇到自己女神,以为一切都可以凭自己努力争取。

然而自己取得博士后证书后,偶然发现曾经跟自己山盟海誓的女神被自己捉女干在床,理由更是好奇孤儿也能取得博士后学位好奇结交而已。

“哈哈,好一个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妙哉一个王侯将相年有种乎,妙哉!妙哉!”

就在凌霄感叹命运不济之时,一道浑厚嘶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犹如万年没说话一般,诧然转身,然身后一片漆黑。

前方犹如地狱之门,那神秘且浑厚悠远而沙哑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阎王的召唤,求生的本能不断后退,想要远离此地。

出于对阎王叫你三更死,焉能留你到五更主宰死亡的恐惧,颤抖的后退在后退。

“你是谁!是谁在说话。”颤抖的举起手,提起勇气质问前方的无尽黑暗。

口齿不清,双眼恐惧看着前方无尽的漆黑,忽然背后传来一片冰凉,惊愕转身发现一副水晶透明的棺椁,里面躺着一少年,全身锦衣,只剩下皮包骨,吓得摔倒在地。

四周雕刻着高大霸气的各种奇异猛兽,隐隐传来嘶吼,这难道是传说中牛头马面之洪荒猛兽?

“您就是阎王大人吗?小的不是有意闯入地狱的,望您大人有大量。”

“你别怕,我没有恶意,因封印如此我不能出面,我观你灵魂惊奇,不是命薄之人,为何死去?”

嘶哑声音主人犹如壮年,虽说没有恶意,奈何如此环境却让人汗毛颤立,安敢信之?

前一秒的生,下一秒的地狱门前,回放着老妪的千年等待,种种诡异让人灵魂惊悚,不寒而栗。

“大人,何以见得我灵魂惊奇?不是命薄之人,难道大人愿意让我还阳吗?”求生的渴望,本是逝去之人,焉惧再死一次?

“阎王是谁?还阳是什么东西?”

“难道天纵之资之人都这般怪异吗?”

“我看你灵魂异于常人,我都看不透,定是人中龙凤,想复活否?本帝有办法让你复活。”

那隐匿于黑暗之人有些急切的看着凌霄的灵魂体,灵魂深处居然有着一层封印,灵魂体更是先天道体,若是成长起来想必神魔大陆又将出现一位大帝。

这都不重要,而这位大帝是自己亲手复活的,那么自己再造之恩岂不是等同于父母?

惊讶的看着远处漆黑之中,震惊的是那神秘之人的话,复活?本帝?不是阎王?难道是阎帝?

“我真能复活吗?”尽管不知此帝是何许人也,但能放出此话,加上刚才那位扬言借命一千多年的老妪来看,说不定真能复活。

“能复活,但是……话未完,就被打断道:我要付出什么代价?”

凌霄能够得到博士证书,心思慎密,自己的经历告诉自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这不是午餐,而是绝世无二的山珍海味啊。

那向天借命一千年之人叫颜王,作为条件就是你复活之后寻到此人,告诉大帝终有一天会回归,切莫心灰意冷。

原来那人就是阎王,凌霄没想到传言中主宰生死的阎王居然也是苦命之人。

“哦,你认识颜王?”

颜夕,源始大帝晚年之妻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认识她。”

凌霄有些恐惧的看着那块播放着颜夕逆天借命的画面,笑了笑说道:“我辈蝼蚁,怎能见阎王?只是听说罢了。”

“为何你不自己出去,向阎王解释?”这个声音主人,想必就是阎王守护的人,为何又忍心让其守墓一千多年呢?

“我封印至此千余年,努力无数次,终不得解封之法。”那道声音充满了沧桑,充满了无奈。

“颜王能逆天借命五百年,本帝也可借命五百年,甚至能送与你绝世机缘,指望你能遵守约定出去找到颜王道明一切,且找到我遗失在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