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直捣黄龙(求收藏推荐!)

小说: 道法的世界 作者: 分飞雁 更新时间:2020-01-13 08:15:16 字数:2404 阅读进度:54/428

寺庙阴暗,神庙越发显得阴森恐怖。

“人呢?刚才还在这。”

轿夫有些慌张,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一个壮汉走到大门面前,用力推了一下,大门纹丝不动。

大门很重,不是普通的木门,而是石门。

上面刷了一层红漆,底下有一些轮子。

“有人吗?”轿夫有些慌了。

诡异!

以往神圣的神庭,此时却显得无比阴森寒冷。

经过一番交流,众人赫然发现他们竟然都是外地人。

“这村子的人绝对有鬼!”其中一人说道。

轿夫都是外地人,一部分是路人,听到有丰厚酬劳,所以前来抬轿。

“来!大家一起把门砸开!”壮汉招呼众人说道。

“一二三!”

轰!

众人狠狠一撞,大门纹丝不动。

壮汉伸手一摸,发现门上有无数划痕。

划痕似乎带有一丝血迹,好像别人硬生生用指甲抓出来的一般。

轿子之中,童子忽然惊恐捂住嘴巴。

只见,三米高神像眼珠子似乎动了一下,头上燃起绿色火焰。

咔咔!

江南水主缓缓站了起来。

…………

周家。

周玄一人坐在堂中吃饭。

三菜一汤,吃的很清淡。

从修炼法术起,周玄很少吃五辛、牛肉、乌鱼、乌鸦等等食物。

很多法术忌讳这些东西,吃了这些东西,将会导致法术失灵。

传说前世的道士也有这种忌讳。

忌口忌其他东西,其实算是一种培养自律的方式。

周玄以前世道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人做不到自律,恐怕路很难走远。

周玄之所以不修炼混天法,主要还是担心魔染。

一个连自律都很难坚持的人,还有什么能力抵御邪术的污染?

正当周玄吃饭的时候,周一忽然走了过来。

“大人,县里又有情况!”周一说道。

“有人举报江边乡一带有邪神祭祀。”周一拿出信纸,递给周玄。

周玄定睛一看,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对王氏夫妇前来县城举报,说江南水主庙有妖魔作祟,妖魔吃了他们的儿子。

陆县令听到这等神异之事,自然不敢慢待,连忙派人送信而来。

靖天司府。

一辆黑色马车停下,五名黑衣护卫依次下马。

马车中,一名漆黑鱼龙服男子下车。

华丽图案,威严配色,给人一种气势磅礴之感。

进入府邸,见到张伯坐在亭子里,一对中年夫妇手足无措站在一旁。

中年夫妇正是当日孩童之父母。

那日恭送童子大典过后,孩子从此查无音信。

夫妇二人原本想找轿夫询问,结果人说轿夫已去外地。

找到庙祝,庙祝便说孩子去侍奉河神去了,日子过得比神仙还潇洒。

夫妇二人心中思念儿子,心知儿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气愤之下,夫妇决定逃出报官。

夫妇二人鼻青脸肿,看来这一路上不好过。

“童子吗?”周玄心中思索。

“想必是邪神祭祀,你这儿子恐怕此时已入妖魔腹中。”张伯缓缓说道。

夫妇二人抱头痛哭,虽然心中早有准备,骤然听到儿子的死讯,心中亦是悲愤万千。

自古以来便有邪神祭祀,这些大部分是妖魔鬼怪假扮。

妖魔在人世间露出能力,收割大量信徒,以此来完成自己一些目的。

例如吃人,修炼邪法等等。

历朝历代,打击这些邪神都是重中之重。

百姓愚昧,一旦真让妖魔趁虚而入,恐怕会酿成大患。

妖魔蛊惑百姓作乱的事情,历朝历代都有发生。

一旦掀起叛乱,很可能是波及数百万人的大兵灾。

普通农民起义或许还可以招安。

若是妖魔邪教作乱,历代皇朝都是赶尽杀绝,从不留一丝后患。

“不过也说不准,或许是妖魔窃居庙宇,假扮神灵,并不是真正的邪教作乱。”张伯说道。

如果是邪教,那么事情有些难办了。

不过从夫妇两人透露的信息来看,并不像是邪教作乱。

邪教作乱一般都有严密组织,响亮口号,聚拢大量信徒。

而那水伯庙不一样,虽然有大量信徒信奉,并没有表现出多么严密的组织。

没有改天换地的目标,反倒是整天敛财。

“是谁让你们把儿子送出去的?”周玄说道。

“张员外家,张员外的管家曾经派人过来慰问我们,送了好多东西,我们就相信他了。”妻子双眼通红说道。

现在看来,天底下哪有掉馅饼的事情。

送吃送喝还送房子,他们当初也是猪油蒙了心,一点都不怀疑就收下。

原先将自己儿子送过去的时候,两人还觉得撞大运了。

以后儿子将会在神庙里吃香喝辣,不用跟着父母受苦。

“原来如此!”周玄若有所思。

看来还是集体作案,恐怕附近的百姓都是间接迫害者。

张家以及庙祝是主谋,他们所作所为不会伤到附近百姓,甚至还对本地百姓有利。

迫害的都是外地人。

夫妇两人近日打听到原先还有人反抗,绝大部分都被活生生打死,或者被宗族长老找个借口浸猪笼。

从此,再也没有外地人敢反抗。

很多外地人成为本地人之后,助纣为虐,戕害其他外地人。

关于水伯庙祭祀的事情,其实早在五年前便已开启。

当初有人报官。官府来人一到村子附近,立即有人通风报信。

更有甚者,为了拖住官府来人的脚步,直接让老弱病残躺在路上阻拦。

再加上被害人是外地人,或是路人,本身没有踪迹留下。

官府来人没有找到证据,只好作罢。

“有点难办啊!”周玄无奈道。

这水伯庙近年神迹颇多,信仰范围不止万年县。

百姓愚昧,容易受到蛊惑。

若是贸然带人伐山破庙,恐怕引起民变。

到时麻烦就大了,当初没人管,恐怕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罢了,我先带人乔装查探,若是能直捣黄龙,斩除敌首;如此也不用浪费人力。”周玄说道。

人总是喜欢折中的。

活人祭祀令人骇然。

相比于成千上万数量的民变,前者反倒好接受了许多,只不过每年死几个人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