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不是婚宴”

小说: 当鱼爱上猫 作者: 会潜水的猫NO1 更新时间:2015-03-04 06:36:37 字数:2364 阅读进度:4/47

更新时间:2009-07-13

这天,我照样在宿舍睡觉,醋罐依然在帮我练着级,已经两个星期,在冲38级,练两级火。忽然木平回到宿舍说道,“今天晚上开班会,辅导员让大家都参加,你去叫他们回来吧”,我看了看时间,才三点多,“我再睡会”说完继续开始睡觉,

“六点了,快起来,再不起来就来不及了”又是木平那小子。

“有什么大不了的,开班会嘛,又不是没有逃过”我继续睡我的觉。

“辅导员说了,这次谁不去,就是不给他面子,还让我重点通知你们”木平对着我的背说道。

男人要面子,自古的理,没有办法,我极不情愿的离开了我心爱的床,小洗了一下,就去网吧,路上竟然遇到了鱼,“我刚才去网吧,没见你人”鱼说道。

“我也是去网吧叫他们”我应着。

“我已经和他们说了”她的精神很不好,看来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怜悯之心立刻在我脑海里涌起,“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没事”,她和我一起向学校走去,谁都没有说话。

回到教室,我还是和她坐着一张桌子,他们都陆续的赶到了教室。辅导员也很准时,原来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说这个星期天我们班集会,庆祝一下鱼评为我们学校的唯一一个三好学生,而木平同学过英语六级也受到了学校的表扬。还有我们班被评我三好班积什么的荣誉是一大堆。我和毒品,董、醋罐听的是稀里糊涂。想不到才两个星期没来上学,我们班的进步就这样大,不由得想起了他们的话,“我们来上课真的是会影响社会主义的发展。”

说完后,特地把我叫出去,“这次喝酒你和我一座,别忘记照顾一下我,我要是醉了,你这次功课都别想及格,我要是没事,你今年的考试也一定没事,”他信誓旦旦的说着,我更是拍着胸膛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很快到了星期天,我们宿舍破天荒的休息了一天,准备大战。出发时的宣言就是让所有的人都直着进去,横着出来。

我赶紧说道,我不参加。这帮小子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话是说的大了,可是真干上了,还是把我往前方推。这种堵枪眼的话我可不想干。可是他们一个个邪笑的神情,我是想跑也不可能的了。

“四方居”地方不算高档,可是菜却不便宜,位置不算繁华,可是生意却不错,装饰不算精致,可是服务小姐却是“美的掉渣”,所以这样一个饭店,我们这样并不富足的学生向来只是梦中才可以踏足的地方了。

这次我们几个兄弟说,“早点去,先观察到有利地形,这叫掌握天时、地理、人和,还说什么是孙子教的”,其实是想去多和那此服务生说话,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醋罐正是如鱼得水把那几个服务生逗的哈哈大笑,董在一旁抽着烟装酷,也引来不少小mm有注意,而毒品也是不甘落后,那无赖的水准真是发挥的恰到好处,典型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那坏男人的范例。我一个人坐在他们旁边,无语的看着天花板,抽着白沙,其实我更爱抽红梅,可是那烟比白沙贵一块钱。

那群小子只有到了失恋的时候才会第一个想到我,现在这个时候一般是把我掠在一边的,我也在大叫“遇人不淑”的同时渐渐习惯了。一直想不通的就是我好殆也是个“黄花大闺男”,怎么就没有人喜欢呢?他们说现在不流行“黄花菜”,而正流行“阉斗角”,我无语。

人陆陆续续的到齐了,辅导员一看到我身边还有一个空位马上走了过来,说着我们喝酒是从来不会迟到,人越来越多,我越来越失落,鱼怎么还没有来呢?

“可以开始上菜了吧?”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很礼貌的问道。

“再等一会儿,我们还有几个人没有来”辅导员回答道。

还有木平也没有来,“都去那里了,吃饭也让人等,太没风度了,回去好好给木平开个检导大会”毒品在一边开玩笑的说着。

“去买葡萄酒了,这里的葡萄酒太贵”辅导员解释说

“葡萄酒!”我的心一颤,可别买“初恋情人”,我还依稀记得它的味道,那是一股钻心的酸楚,酒味不在口中停留,直接滑进心里,然后慢慢的阔散、到四肢,无处不透着酸。我害怕喝那种酒,虽然只有醋罐请我喝过一次。

“千呼万换始出来”他们辆终于来了,神态很是亲密,两人抱着八瓶酒,从老远我就看见“初恋情人”,每个桌子上放了两瓶,他们分完酒就向我们桌子走来,毕竟现在都是以宿舍为组的坐着。

她坐在木平旁边,神态很是不安,却有一点羞涩,我直觉一定是发生什么了,不然不会有这种儿女之态的。

很快菜就上好了,我看见木平那小子一个劲儿的向鱼的碗里夹着菜,我的心像那冰啤酒一般的“拔凉拔凉”的,过了一会儿,辅导员开始讲话了,“这次主要是庆祝酒会,所以大家争对两个主人公就可以,不要把矛头指错了,今天我还特地聘请了醉猫同学和我一组,向醉猫敬酒,就是向我敬酒,所以大家最好是量力而行,不然我把你们罐醉了,可别怪我没抬你回宿舍”。说完大叫了一句,“喝”大家端起杯,一起喝下了第一杯。

毒品叫着:“醉猫,你敢与全班为敌?”

“我是被逼的,有人跟我说他今天喝醉了,今年考试我就不想及格了”我无奈的说着“为了兄弟的幸福着想,大家杯下留情”

“那可不行,辅导员始终是我们的重头戏,你小子竟敢范众恕,今天就要量量你醉猫的底”说完一陈符合声,平时没见木平那小子有那么多屁放,今天还忽然对我来上这么一句,本来就对他一肚子的气,还找上门上挨打。

我笑了笑,“你不服?,我转过头去:“今天有谁不服就冲着我来”,说完将啤酒盖咬下,一口气将它喝个底朝天。董、毒品、和醋罐,都知道我今天一定是范混了,谁都没有说话,刹那间,整个很好气氛的酒会给我一闹全都鸦雀无声。

我看了看鱼,她一脸埋怨的看我,我想了想,我这是吃的那门子的醋,难道还想抢“醋罐”的雅号不成。

“和大家开玩笑,大家继续喝,我又举起一瓶酒,一口喝完”,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看着木平和鱼接受着别人的祝贺,我却怎么看怎么像他们两个的婚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