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边角料

小说: 荡进西洋 作者: 吴大坏坏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2194 阅读进度:26/26

李荡和沈星移黯然不语的默立伊芙琳的坟前,直至圆月西落,旭日东升,李荡这才招呼一声:“走了!”说罢,猛然回身,大步流星的往回走去,似不在有半分留恋。

沈星移瞅着李荡远去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伊芙琳的坟墓,长长叹了一口气,随着李荡也转身回去。

回去之后,两人谁也不搭理谁,只是各自打坐练功,且二人都因伊芙琳的突然离世而心如死灰,每日过得浑浑噩噩,只能靠打坐行功才可消磨心中哀痛。

所以在这天起,他们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坐练功,从未像今时般刻苦,只因他们心中都了然,若想为伊芙琳复仇,唯有变的更强才可。而心中的伤痛,不知是行功的效能还是专注的结果,总之,是在日益消减。

殊不知,在有意无意间,这短短的时日,让他们彻底吸收炼化了郑公宝图的异能。每一次行功李荡都感觉自己重如千钧,身体也变的更加坚硬,一拳击出,有开山裂石之威力。而沈星移则恰恰相反,每次行功都感觉自己轻如鸿毛,身体的皮肤渐趋透明,肉眼可直观的看到体内的血肉。

就这样持续整整十日的时间,直到厨老的到来,与之一同前来的还有单坛翻。

厨老人未现身,爽朗的笑声就已先到:“两个小娃娃,在此过得可算如意?”

沈星移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冲着厨老声音来的方向,深鞠一躬,恭敬的说道:“厨老您来了。”

沈星移身体刚成九十度,厨老恰好出现在他的身旁,轻拍他的肩膀,朗声道:“好好好,你这两个娃娃,倒是惬意,知不知外面因你二人都乱成一锅粥了。”

厨老边说边走到小院的石凳上坐下,似是对李荡的苏醒丝毫不觉惊讶,就如早知如此一般。

其实自李荡自昏迷中苏醒后,厨老就已经明了李荡是怎么一回事了,之所以又查看李荡状况,并向沈星移夸大其词,完全是他故意为之。因为厨老知道沈星移对李荡的情谊深厚,如果李荡有事,沈星移绝不会离开半步,但如若沈星移知道李荡的真实情况,则不能安心待在这里,一旦露面,恐成众矢之的,那是厨老他们还未能完成后续布置,将会陷入被动。所以,厨老才会说下这个善意的谎言。

这时李荡站起身来,朗声道:“厨老对那只猫可否满意?”

厨老一怔,没想到李荡竟会询问这个问题,在来之前,他就猜测李荡和沈星移会有很多问题,也曾想过哪些问题可说,哪些不能说,但出乎意料,李荡似乎对那只猫更在意。

不过厨老稍一思索就明了了,李荡这个家伙还真是锱铢必较,想必是此前给自己送猫时挨了那顿打有关,后发现那只猫并非凡品,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厨老猜测应是变身时被李荡所见,所以才会有此一问,来表达心中不满。

厨老讪讪笑道:“你这娃娃……得了,反正也是为此而来,老夫就再大出血一回,真是上辈子欠的债。”

说着厨老自怀内掏出一根银色棍子,长约一尺,粗细刚好握住,颇为肉痛的抛给李荡:“接住!”

李荡顺手接住后,仔细端详了一番,这只不过是一根平平无奇的银色铁棍而已,上面光洁溜溜,未有半点花纹装饰,除了材质有点特殊外,并无奇特之处,就如一根擀面杖。

厨老见李荡面露疑惑之色,痛惜道:“你小子可别不识货,不想要就还给老夫,老夫真有点舍不得。”

还给厨老,怎么可能,当铺当掉,也值个百八十两,更不用说厨老如剜肉般怅然若失,绝不像装出来的。于是李荡恭敬问道:“还请厨老明示。”

厨老洋洋自得道:“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根铁棒的来历非比寻常,那可是当年大禹治水时使用的神珍铁……”

沈星移听书听的多,立刻就知厨老说的乃是由太上老君冶炼的神铁,后被大禹借走治水,治水后遗下的定海神珍铁,放在东海,后被保唐僧西天取经的齐天大圣所得,唤作:如意金箍棒。

可自大圣成佛之后,就再无其传说,定海神珍铁也随之下落不明,难道会是这样一根普通的铁棒?据说定海神珍铁重一万三千五百斤,怎会是这样一根看起来只有三五斤重的铁棒,因此沈星移断定,厨老应在吹牛皮。

但沈星移又不好直接明说,只好委婉道:“可据说神珍铁为大圣所得。”

厨老似是没有听出沈星移的暗示,得意的笑道:“你这娃娃知道的还不少。”

沈星移头痛,早知如此还不如直说。不过换做是李荡的话,恐怕早就在大喊厨老吹牛皮了。

厨老继续说道:“老夫当然知道定海神珍铁在东海龙宫被大圣借走,但老夫又没说就是这根铁棍。”

沈星移疑惑的追问道:“厨老此话怎讲?”而李荡却急切道:“有话快说,不要卖关子。”

厨老得意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说道:“这根铁棒可是当年大禹治水时使用的神珍铁的边角料。”

什么吗,厨老渲染了半天,吊足了他们的胃口,结果却是这样一个结果,李荡和沈星移颇为失望。

厨老见李荡和沈星移并未露出预想中的惊讶与赞叹,轻咳两声掩饰尴尬,道:“虽是边角料,但不要小看这根铁棍,它可有五百二十一斤重,而且也能像真正的定海神珍铁般依心意变大变小,当然其效能较真正的定海神珍铁有所减弱,但也算的上是难道的神兵利器。最最重要的是,它似有神志一般,不是选定的正主,绝不能使用。”

说道这里,厨老哀叹一声:“它随老夫已有十三载,但老夫只能拿它当作一根擀面杖。”

厨老说了半天,不还是擀面杖吗?李荡和沈星移不想在浪费时间,听下去了。

厨老急忙喊道:“不信,你将真气注入棍身试一试,它可自动依据主人的特性,幻化成不同的冰刃,当然如没有任何反应,还请归还老夫,毕竟这么多年用来擀面,已经顺手习惯了。”

厨老似乎对后半句的话十分期待。